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eblog >  家在摩洛哥 >  鎮上抗議 : 有病沒得醫!

譚惠清

一個愛旅行、愛寫東西的人,在捨棄一份不再愉快的工作之後,過着隨心的日子。難得自由啊,乾脆給自己換一條全新的軌道吧....就是這樣,把一屋東西送掉跑到摩洛哥住下!最初計劃是住到撒哈拉旁邊,買幾隻駱駝租給遊客,過過世外的日子;結果沒留在沙漠小村,卻愛上海邊一個美麗古城,在索維拉一住七年,三年前更把新家變成迷你民宿,足不出戶也可交到一個又一個新朋友。在太陽傘下聽聽海鷗喝喝薄荷茶,錢比以前少,日子愉快得多。
鎮上抗議 : 有病沒得醫!
發表於 26-02-2019 12:00 AM

最近索維拉一帶也多了青少年和學生示威,這是去年底幾十公里外一條小村供水有問題,個多星期沒水煮飯沖涼,學生們出來抗議。

早上起來聽到窗外傳來陣陣口號聲,伸頭出去看,沒看見示威的人,循聲音來源估計,應是來自散步大道另一頭。那兒路的盡頭是海,左邊有間大型超市,右邊是個平民住宅區,有座清真寺,寺的前面一大塊空地,是集結的好地方。

我後來下樓到旁邊的超級市場買洗衣粉,看見我的「老朋友」阿斯,他是裡面年紀最大的店員,人很好,會說一點英文,我從四年多前搬到這民宿的第一天便認識他。

我問阿斯:「今天抗議什麼?」

他答:「醫療服務。鎮上什麼都沒有,窮人病了沒得醫。」

「不是有免費街診嗎?」在老城入口對面有間阿卜杜拉大醫院,門外一早便排滿人龍。

「只有街診,救不了人。索維拉什麼儀器都沒有,心臟有事,頭有事,掃瞄機也沒有,只能去馬拉喀什或薩菲,車程三個鐘頭兩個鐘頭!」阿斯用手指着自己的心和頭,給我解釋。

那是真的。我幾年前去沙漠,回程路上到好朋友阿布都家裡作客,洗澡後在樓梯滑倒撞到後腦,像電影裡的人物那樣短暫失憶,連自己怎樣吃過晚飯上了床也記不清。這之後家人都很擔心,叮囑一定要弄清楚有沒有積血,當時便是到兩個小時車程外的薩菲,花了一百多歐元在私人診所做腦掃瞄。

「我們唯一有的是X光,但窮人去了總是說儀器不行,連X光也沒得照。」阿斯說起來禁不住氣憤:「索維拉有很多窮人,郊外小村也是,沒工作。政府會給窮人一張診病卡,看病拿藥不用付錢 ; 但你去醫院排隊,排到最前面把卡拿出來,枱後面的人一看便把下巴一抬,跟你嘿嘿嘿說哎吔這會兒主診醫生不在、機器不妥…..給你一個日期叫你改天再回來。又或者看得着醫生,但醫院說說藥派光了,沒免費藥可拿,給你一張診方叫你自己去買…..」

他把手往褲袋裡一插,眨眨眼跟我說:「如果你有一點錢,拿出來,職員往口袋裡一放,醫生也有當值,機器也可開動,藥也有,就是這樣了。可是窮人沒錢呀,想花點枱底錢也沒有呀!」

「抗議一下是好的,有聲音才有希望,對不?」我問他,他點頭。

摩洛哥首都拉伯特上星期才有合約教師示威,抗議長期四百歐元月薪又沒福利,要爭取好一點的待遇。

阿斯說:「北部的人念書多,有什麼便大聲爭取,這兒的人一向比較安靜,聽天由命。但慢慢也開始了。」

我對於鎮上這大醫院,有過兩次經驗,都和皮膚敏感有關。頭一次是初來到,曬得頸部手臂又又紅又癢,朋友帶我一早去看門診,汽車一泊便馬上進去了,在裡面付了六十塊錢給一個坐在櫃台後的職員,看完專科拿了藥方去配藥。我一直以為六十塊是正常診金,朋友說要另外給一百塊他,因為他替我找了熟人幫忙,才可讓我走快速通道。

另外一次是已住下好幾年了,皮膚敏感又發作,私家醫已擠滿人,有站有坐,也不排隊,他們自有一套秩序認得誰跟着誰;等了半天亂哄哄的,到了隊頭有張枱,一位先生問有什麼毛病,聽完叫我把拍紙簿給他,翻開一頁寫了個日子,叫我去另一間政府醫院看門診。朋友又帶我去了,那醫院比較小,醫生老是不在……下文我已不記得。

我對這裡的醫療不寄望,有小事看私家醫生,有大事回香港好了,一切自有天命。

閱讀(1135)


昔日網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