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eblog >  濠飲濠食 >  日本師傅招徠!「大阪京都居食屋」

科公子

科公子,自命麻煩嗜吃人,為食絕不妥協,可以不理價格高低環境好壞,一切味道先決,心願盡嚐各國最傳統菜式。香港人長居澳門工作,再忙也好,發誓三餐不准吃得不好。
日本師傅招徠!「大阪京都居食屋」
發表於 18-02-2019 12:00 AM

最喜歡為大家搜尋在非賭場酒店開業、又能提供傳統美味菜式的小店。早前去筷子基和樂坊「明記」買粥,赫然發現同一條街,新開了一間叫「大阪京都居食屋」的日本料理;餐廳門外,掛上一塊細小的不顯眼的小木牌,反而搶我眼球,決心搵日幫襯。木牌寫上:板長 牧野松男。

街坊都知和樂坊滿佈舊樓和車房, 如今竟然開了一間以日本廚師作招徠的餐廳,確實震撼;特意搜尋該 店臉書專頁,得知此店原本在新橋區連勝馬路開業,月前在筷子基開 分店,並找來年近七旬的日籍師傅壓陣,專頁稱牧野師傅來自關西, 有四十多年料理經驗,平民和高級菜式都做。

街坊都知和樂坊滿佈舊樓和車房,如今竟然開了一間以日本廚師作招徠的「大阪京都居食屋」,確實震撼。

 

「大阪京都居食屋」筷子基店新張不久,但觀察所見晚市頗為爆滿,日本師傅招徠或是原因之一。

 

牆上放滿大量清酒,雖然見不到十四代這類頂級酒水,但亦有獺祭二割三分遠心分離等不俗的選擇。

 

 

預先看完餐牌——坦白講菜式很大路,與一般日本料理無異, 看不到日籍師傅擔任板長後有何分別。致電到該店訂位, 想問有無壽司Omakase(廚師發辦)?對方回覆, 新店雖然是從日本引入飛機魚貨,可惜種類暫時未夠做Omakas e,但光顧當晚師傅可以介紹最新鮮的刺身和壽司。

 

基於支持小店和好奇心堅持光顧。雖然筷子基店新張不久, 但觀察所見晚市亦頗為爆滿,日本師傅招徠或是原因之一。 牆上放滿大量清酒,雖然見不到十四代這類頂級酒水, 但亦有獺祭二割三分遠心分離等不俗的選擇, 據知餐廳老闆本身有考國際品酒師牌,他揀選酒水應該靠得住。 不喜歡清酒,可以飲生啤,或揀近年興起、女士喜歡的果味啤酒冰沙 。

不喜歡清酒可以點生啤,或揀近年興起、女士喜歡的果味啤酒冰沙。

 

該店星期二和五會從日本返飛機貨,這兩晚去吃刺身或壽司最新鮮;光顧當晚正好是返貨日,果真如此。

 

先來活赤貝、日本牡丹蝦、帆立貝、油甘魚及劍魚。活赤貝是當日返貨,十分鮮甜但略嫌細小;牡丹蝦雖做不到用活蝦,但也飽滿甘甜。

 

 

這次光顧,重點始終不是喝酒而是吃飯,還是專注試菜: 餐牌上各式以沙律醬作調味的卷物和小菜,我都沒興趣, 我不喜歡這類不正宗菜式;訂位時,我刻意選吧頭位置,就是爭取與 師傅接觸,直接請他們介紹。

 

壽司吧頭站着兩位廚師,一位是我為他特意而來的牧野師傅, 另一位則是本地師傅。我在港澳也光顧過日本師傅掌廚的餐廳, 縱使言語不通,這些師傅仍盡力用唔鹹唔淡的廣東話, 甚至身體語言與客人溝通;但這晚我坐了兩個小時, 牧野師傅基本上與所有客人沒有交流,十分奇怪。

 

當晚我吃的壽司,基本上都是另一位本地師傅做的。 水準我稍後評論,但起碼我吃每件壽司, 那師傅會瞄着我揣測是否滿意;傾開一些話題,他亦會禮貌搭嘴, 這才是吃壽司坐吧頭的意義。 或許牧野師傅在日本擁有很亮麗的工作履歷和廚藝, 但我直覺本地師傅才是撐起成間舖運作。

 

放低「吃日本師傅做的壽司」這個期望, 反而放鬆心情享受和品評食物。 該店逢星期二和五會從日本返飛機貨,這兩晚去吃刺身或壽司最新鮮 ,光顧當晚正好是返貨日,發現果真如此; 師傅介紹我點一條魚做刺身,但我不太喜歡這種食法, 故專攻可多試幾款魚、只選精華部位的壽司。

吃牡丹蝦的話,大蝦頭可供客人揀選作蝦湯或天婦羅,我試了蝦湯,覺得味道較淡,後悔揀錯了,炸應該比較好。

 

第二輪壽司試海膽、三文魚籽及原隻北寄貝等,水準也是可以的。

 

 

沒有Omakase,我就是Omakase, 按我所知由淡至濃地順序點壽司,先來活赤貝、日本牡丹蝦、帆立貝 、油甘魚及劍魚。活赤貝是當日返貨,十分鮮甜但略嫌細小; 牡丹蝦雖然做不到像葡京「江戶」般用活蝦,卻也飽滿甘甜, 蝦頭可供客人揀選作蝦湯或天婦羅,我試了蝦湯,覺得味道較淡, 後悔揀錯了,炸應該比較好,但整體上第一輪壽司水準不俗。

 

喝啖茶、吃點子薑清洗口腔,再試第二輪壽司,包括海膽、三文魚籽 及原隻北寄貝等,水準也是可以的。打聽得知, 師傅原本在氹仔日本料理「騎師」工作,對的,「大阪京都居食屋」 的壽司大概就是與「騎師」、高士德「日皇魚市場」 等餐廳水準相約,但價錢平一點,確有競爭力。

 

看見牆上串燒宣傳海報,試了最大路的燒雞翼及牛舌, 但很抱歉地說,水準不符要求。該店也有賣拉麵, 而且細緻地分為白龍、黑龍和赤龍。點了一碗黑龍, 最初以為是用黑蒜油湯,一試原來不是。要評論水準,無法與拉麵專 門店比較,但作為綜合式日本料理,拉麵水準合格有餘。

 

這晚試菜,我與日本師傅無任何溝通;要品評,只能從性價比分析, 認同該店壽司有競爭力。當然,如果我提早張揚身份、提早請老闆準 備食材,再請日本師傅掌廚,可能會有不一樣的體驗;但是,如果店 家迎接新客時,食物和服務無辦法予人信心, 九成九無人肯花錢叫貴價食材。

看見牆上的串燒宣傳海報,試了最大路的燒雞翼及牛舌,很抱歉,水準不符要求。

 

該店拉麵分為白龍、黑龍和赤龍。點了一碗黑龍,最初以為是用黑蒜油湯,一試原來不是。水準雖無法與拉麵專門店比較,但合格有餘。

 

 

閱讀(3304)


昔日網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