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eblog >  家在摩洛哥 >  索維拉尋屋記

譚惠清

一個愛旅行、愛寫東西的人,在捨棄一份不再愉快的工作之後,過着隨心的日子。難得自由啊,乾脆給自己換一條全新的軌道吧....就是這樣,把一屋東西送掉跑到摩洛哥住下!最初計劃是住到撒哈拉旁邊,買幾隻駱駝租給遊客,過過世外的日子;結果沒留在沙漠小村,卻愛上海邊一個美麗古城,在索維拉一住七年,三年前更把新家變成迷你民宿,足不出戶也可交到一個又一個新朋友。在太陽傘下聽聽海鷗喝喝薄荷茶,錢比以前少,日子愉快得多。
索維拉尋屋記
發表於 02-08-2018 12:00 AM

這篇文字是上周在面書寫下的,記錄了一個周三中午發生的事。

昨天看到愛美莉在民宿網頁給我寫下的評語,彷彿仍感受到她媽媽摟着我時雙手的力度。

就是這間大屋,法國媽媽六十多年前在裏面出世。 它以前有個名字叫Maison du Cadi, 但相隔太久,她們前一天去過附近問了好些本地人,都說沒聽過。

我家前兩天來了一個法國家庭,三代同堂一共12人,是民宿有史以來最大陣容的,我在客人到達前趕快去買了一張大圓枱,加上幾張椅子,這才可應付12人一起在天台吃早餐。

這個夏天索維拉晚上有點冷,厚羽絨卻太過分了,想想又跑去多買兩張被。幸好買了,他們開車從北部來,晚上10點多才到鎮上,吃過飯從海邊餐廳過來已快12點,我下樓去等他們的車子,風好大,他們下車時又倦又冷!訂房的愛美莉緊抱雙臂說路上人人都病了,該是食物有問題,只想暖暖睡個好覺。當中最糟糕的是祖母,法國老太太的臉蒼白得令人擔心。

第二天,大夥都像起不了床,中午後才外出。

第三天早餐時明顯人人都好了,老太太給我和來幫我忙煮正宗薄荷茶的男友看手機上兩張照片,說要找一間古老大屋。原來她是在索維拉出生的,爸爸職業是燈塔看守員,她三歲才離開,這次全家來摩洛哥,最大心願就是回來看看兒時故居。

但她只有姐姐多年前來過拍下的相片,沒地址。

我男友一看,說大屋靠近海灘郵局,但他那天沒空,只能由我帶着老太太和兩個女兒去找。我在沿途替她們問人,找到了大屋,像無人居住,花園木門上有個繩圈,我一拉,木門背後的鎖打開,我們進去看到另一扇門,但拍門按鈴都沒人應,只好放棄退回街上。

大家有點失望,我心念一閃,跑往把一個剛好在附近倒垃圾的少女叫住了,問她認不認識對街大屋裡的人?

天,真有這麼巧的事,她聽罷看看三母女,親切地笑笑說 :「我家就住在裡邊,可以帶你們進去,要不要看一下? 」說畢領路走往大屋右邊,那兒有另一個門口,她開了門把我們請進去,原來裡面是四合院似的中間有個大花園,她指着一個個窗戶細說四周住着不同的人家。老太太聽着聽着,回頭定神一看,看到中央那高高的大樹便忽然激動起來,紅了眼說: 「原來我還記得....」她輕輕發抖,大女兒愛美莉伸手把媽媽抱住,我看她的眼神也閃過淚光。

她後來告訴我,這次旅行就像一家人去麥加,有着朝聖的味道; 她們昨天已陪着媽媽走了很久想找這老房子,找到對街郵局旁邊,很近了,就是沒過馬路走來這小街。
法國媽媽說過,只記得當年大屋裡有很多鄰居 ,她家住在一個角落,當我們隨着熱誠的女孩走向她家,跟從她家裡走出的母親和阿姨打招呼時,法國媽媽忽然低呼一下,原來女孩家旁邊一扇藍門正正就是我們要找的地方!

一個角落,沒錯,很窄的一個房子。

她兩個女兒也激動起來....

「太感謝你了。」離開大屋後法國媽媽摟着我親面 ,親完兩邊又再大力重複一次, 說 :「要雙重才夠,若不是你,我們不可能走進去。大屋外貌沒喚起我任何感覺,但一站在那花園,看到那棵樹,我小時候的記憶便回來了!大我三年的姐姐常常提起在樹下玩的情況,我們童年回憶的重心都圍繞着它。」

她們站在馬路邊打電話,其他家人馬上從我家走過來,大約十五分鐘便到。

他們這天傍晚便離開索維拉,法國媽媽說,「我可以很安心地回家了,到了法國可把屋裡的照片給姐姐看。」她用小相機拍了不少照片,還替花園拍了錄影帶。

我和她再聊天了一會兒,這才知道她媽媽是在摩洛哥逝世的,那時一家已搬到北部,也是海灘區,靠近燈塔,她們來我家前就是去了北部探墓園

我們隨着女孩從藍門進去。

 

園中大樹喚回童年記憶,法國媽媽繞着它走了一圈又一圈。

 

大家叫我留下來一起吃午飯,我說謝謝了,這個下午應只屬於她們家。

我跟三母女又擁抱了一遍,揮揮手朝民宿走。

真的是幸運啊,原來倒垃圾女孩在馬拉喀什讀大學法律系三年級,平時不住這裡,剛巧放暑假才回到索維拉來; 她英文法文都很好,又有顆善良的心,聽了找屋的故事主動要帶我們進大屋去,才讓這個尋找故居之旅寫下圓滿句號。

我跟法國媽媽說,是她和大屋有緣分,不關我的事。

走在熱熱的陽光下,感覺真好。才不過三天,那夜在呼呼大風中第一次看見她們,畫面竟像很遙遠了。

藍埕旁邊的藍門,便是愛美莉一家尋找的地方。

 

 

 

閱讀(1964)


昔日網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