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eblog >  感情動物 >  小小說: 護照的秘密

鄭雋詠

鄭雋詠 – 填詞人、小說、專欄作者,在音樂圈中游游覓覓,出版作品包括流行曲、電視劇主題曲、舞台劇歌曲等,亦曾獲CASH流行曲創作大賽冠軍。早前撰寫小說以後,發現自己變得過份感性,立願於下輩子當科學家、IT人或工程師,總之別再用感覺去摸索和思巧事情,只是,小休一段日子以後,最近又開始想寫了,要告別感性,還是要等下輩子。
小小說: 護照的秘密
發表於 02-03-2010 11:54 PM

很累,從華沙的機場出來,扛著沉重的背包,我茫無頭緒地向前走,腳尖踢到一個棗子紅色的小東西,揉一揉惺忪睡眼,拾起一看,是我的護照,何時從背包掉下來了?天呀,幸好沒有丟掉,我將它急急翻了一遍,密密麻麻的出入境蓋章,確實是我的特區護照,這幾年的青春,仿佛都消逝在這小本子裡,有時夜裡翻著它,真有點想哭的感覺。

我是一家旅遊雜誌社的記者,一年走訪數十城市,忙碌的時候,回家放下行李,睡了一覺,明天又要起程,男朋友忍受不住,一個又一個給丟了,漫長的單身歲月,我跟攝影器材作伴,路上和陌生人聊聊天喝杯酒,翌日已忘了對方的面貌。我也渴望遇上真命天子,只是無能為力。

「小姐!對不起,護照是我的。」一個男人在後面追著,說出半鹹不淡的港式普通話,以為我是內地人。

耳畔嗡的一響,我還未翻過護照內的個人資料!揭開一看,裡面貼著男人的相片,我不好意思,伸手將本子遞還,他如釋重負,有禮地回以微笑。

在波蘭的十天,我們跑到城市的不同角落,他是一家大型電子企業的推廣經理,為了瞭解新客戶的背景,馬不停蹄地走訪世界各地,他的護照也是密密麻麻的,我們同病相連,為了工作,找不著另一半。 星期天下午,我終於在聖十字教堂拍下埋葬蕭邦心臟的石柱,然後又到國王城區参觀過城堡,他就一直陪伴在旁。

大劇院裡奏完一支悠揚的交響曲,台下掌聲如雷,他卻睡得賊死。 我推醒他,睜大眼睛悄皮地笑:「走吧!其實我也不懂C大調。」

他扎醒﹕「不好意思,我的文化水準很低。」

我們還是跑到酒吧跳舞去了,舊城區早經重建,其實一點也不破爛,想不到波蘭人原來那麼熱情,繞著我們團團轉,我們卻沒有理會,只是看著彼此的眼睛,在碰杯聲和揚起的裙擺之間,我認定自己找到了。

回到香港以後,我們匆匆見面幾次,然後各自又要飛了,每次都是百般不捨。沒法子的是,大家的行程表完全沒有交叉點,在巴黎的時候,我打了電話給他:「你可以過來陪我嗎?」

「對不起,我在里斯本。」

我嘗試更改目的地,馬上到里斯本去,卻落得失望一場。「天呀!我剛飛了,在悉尼。」

他說。 最接近的一次,我在倫敦,他在阿姆斯特丹,離開英國前的一刻,他說要飛來會合,但我已在機場入閘。

緣份早應當掉,卻努力地保持連絡,聽到對方溫馨的聲音,卻觸不到彼此的手,甜甜的,也苦苦的。

一年後,我才第二次上他的家。那一天,我想告訴他自己已經離職,希望多一點相聚的時間。

他在廚房裡斟啤酒,一張凌亂的茶几上,又看到他的護照,我們的緣份,就是從這小東西開始的,我自心底發笑,將本子揭開,這一本原來是新發的,一年前開始使用,翻到另一頁,是空白的,再揭,也是空白的,我有點惶惑,將本子掃了一遍,全都是空蕩蕩的!他不是到過里斯本、阿姆斯特丹、馬德里、客爾辛基… 連孟買也去過幾趟嗎?

心涼了一截,我卻佯作鎮定,走到廚房門前,問:「除了特區護照,你還有別國的護照嗎?」

「那有,是百份百的香港人,為何這樣問起?」

我晃了晃,自己到底愛上了一個怎樣的男人?一直被他欺騙。

兩個月過去,我害怕聽到他的聲音,拒絕接聽電話,一直活在失落中。

我失業了還不夠,還加上失戀!

他托人捎來一封信: 「對不起,等不到你,我已獨自走了,想不到一切皆是白費,在同一行業工作多年,要轉職是多麼困難的事情,只是,為了你,我甘毅然放棄所有,一年前拋下工作,落得兩袖清風,無業漢的失意生活,不想讓你看見,直至數月前終有轉機,和友人經營的飲食生意,漸漸走上軌道,正想分享喜悅之際,你卻默然消失…」

不能承受的感動,叫我在紙上掉下幾吋淚,抖動的手,馬上撥了電話給他:「對不起,我誤會了,你在哪兒?我來找你。」

「我… 我… 在很遠,你還是不要來。」他仍有點窘。

「為甚麼?」

「我的餐廳在蒙古,要你離鄉背井,其實也太委屈!」

蒙古?我童年的夢想,就是到山上牧羊!

告別了房子和鄰居,我摸摸放得穩當的護照,攔了一輛計程車到機場。 要跟這個男人同步,想不到還是要再坐飛機。

閱讀(6277) 網誌分類: 小小說


昔日網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