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eblog >  上師駕到 >  學邪術者自討苦吃

陳果齊

陳果齊,原名陳漢榮。曾任刑事偵緝警長,期間遇見不少奇異個案,於八四年辭職全身投入鑽研人生命理哲學、玄學,尤其是佛學。九五年間由正統藏傳佛教南卡官促法系之法系主持人吉巴活佛正式封陳果齊為「貝瑪迦密典正寧波車」之殊聖寶上師之法位。
學邪術者自討苦吃
發表於 01-06-2015 12:40 AM
民初期間,國父孫中山先生剛與義士推翻滿清而建立民國的初期,在廣州召集國會議員南來商議定國安邦大計。 趙某議員,山西人氏。當時任職於上海。由上海南下廣州需路費,因而依公例在上海有關部門領取了應要的路費,並代另外兩位議員支取路費共約三萬元。當晚領得款項後,友人設宴為趙議員餞行,並開設賭局玩樂一下。怎料趙議員手風不順,將三萬元公款全部都輸掉。剛散席,另外兩位議員同時向趙議員討取本身應有的的公款路費。趙議員一時面紅耳熱,支吾答曰明晨必付。但時已入夜怎能籌得此款項呢!自想無此款項,怎能對國家交代?自為議員竟犯國法,更有何顏面見人! 趙議員無計可施下在黃埔江邊行來行去,突然起了尋死之念,立於江邊想起家中妻兒,又不禁淚下。 正是生死關頭,去留之際,突然身邊走來一個衣衫襤褸的人,問趙議員:「先生,這麼晚了,還不回家休息,不是想找死嗎?」 趙議員望了一眼便氣憤地說:「你這乞丐,快走開,我死關你甚麼事。」 「哈哈,你有甚麼不得了的事,要去死呀,不如說給我聽,也許我同你想想辦法呢!」行乞的笑著說。 「我輸光了錢,難道你這個要飯的能幫得了我嗎?」趙更氣憤的答。 行乞者接著道:「原來你是為着輸光了錢,這容易辦,我保證可以替你找回來的,何必要死,這樣笨蛋。」 「老要飯,你不要口輕輕,我輸了三萬大元,你怎能找回來!」 趙很懷疑,行乞者立即對趙說:「你身上還有多少本錢?」 「尚有三四百元。」趙答曰。 「足夠贏回來了,你與我一同去附近賭場,到時我自有辦法。」行乞的似甚有把握的說。 趙議員到了此時亦唯有一試。到了一所賭場內,果真神乎奇技,有如玩魔術般,得心應手,叫甚麼牌便來甚麼牌,不到幾回便將三萬元全部贏回,且贏多了一仟多元。議員不敢貪心,便與這怪要飯的離開了賭場,並將多贏來的錢給那要飯的,並說:「今回得高人幫忙,救我不死,再造之恩。以後你也不要再四處漂流了,我將會待你如再生父母。我是國會議員,你先隨我到廣州,辦完公事隨我回家,由我養你吧。」 那怪要飯的聞言亦歡喜,乃隨趙議員一同到廣州去。由於趙感其恩,並向各人宣傳其有神妙功夫,因而大家都以生神仙稱之,並十分恭敬。後來他隨趙議員回至上海趙公館。 但該怪要飯之品行不正,見色生心,日久極為家人所不滿。趙議員見之亦甚為不滿,便給他一筆款項,那怪客便離開趙公館。 怪客離開趙公館之後,因他有雅片烟癮,又不務正業,趙議員給他的錢都花光了。初時則四處流浪,回到廣州,專以其邪術去騙那些烟館及飯店。起初各人不知,但經時日,各人都知其術。他的邪術就是每當吸烟後或飯後必如數付給,但晚上結算時店方總是少了錢或發現一些溪錢,這樣他終於被廣州的人捉住打了一頓。這所謂生神仙不能再在廣州立足行邪術騙人了,於是東騙不了便去西騙,這位生神仙亦遠近知名了。 這時廣州的駐軍某司令得知其名,聽說他有超人的法術,把心自想,將這「生神仙」利用去賭場贏錢,那不是大好的財路嗎? 於是他命人找到了「生神仙」。換過衣服,第一日便到一大賭場,果然大勝而回。一連兩天皆勝,司令視怪乞為上賓。 到了第三日,司令如常帶著這「生神仙」去賭場,今回加大了注碼,希望能把賭場的錢都贏了過來。坐下之後果然亦如常大勝,正在興高采烈之際,忽然門外來了一個滿面紅光、十分正氣的富人到來賭場。這人看來十分福氣,胖胖,有威。他坐下了亦一同與司令賭,怎料自這個福人坐下之後,生神仙的法術一點也不靈了,怎吹怎拍,也是不靈,「生神仙」滿頭大汗,司令官更加黑着臉不斷用手帕抹汗,不一會司令所帶來的本利全都輸光了。 司令一怒非同小可。軍閥時期的司令官真是輸不得的,立即命隨從把「生神仙」加上罪名拉至刑場鎗斃。隨員覆命,司令才下了這口氣。 到了第二日中午,司令官出外時,一望竟見到那被鎗斃的「生神仙」竟活生生未死,在街上走,立即一掌耳光向他隨從副官打去,大聲駡道: 「你說已鎗斃了他,他怎麼還可以到處走?」 「報告,我們的確已鎗斃了生神仙的,可能他有邪術鎗打不死的。」副官被打,很驚慌無奈的說。 司令更怒曰:「媽的,立即捉他回來,用繩綑起,擲他到河底裏看他死不死!」 各隨從員見司令大怒,立即上前再把「生神仙」捉住,果真縛好,拋入河裏。 但過了幾天,仍有人見到這「生神仙」安然在街上走動。這個怪「生神仙」,真是鎗打不死、水浸不死的,司令官也不敢再理會他了。此事於是街知巷聞。 當時在西關有一個叫房金標的人,是開大煙館的,「生神仙」亦是此門的癮君子,更是房金標的常客。 某日房金標結賬時,發現少了款項,不符生意應有數目,疑其妻偷用,追問其妻,因而大吵一頓。 正吵鬧時有一相熟烟客相勸,得知原因說:「你們夫婦不要吵,你一定是遇到了生神仙啦。」便一五一十的將「生神仙」的事說給房金標夫婦知。 房聽了不禁頭上噴火,恰好「生神仙」到來,房立即命烟檔的伙記捉住他,吊在後門馬棚毒打了一頓,以洩心中怒氣。怎料轉身回來,吊在馬棚的「生神仙」竟沒了踪影。 房金標心感「生神仙」的法術高超,心想不如給他一些錢學他的法術,豈不是可以變出更多錢嗎?但現在怎樣找到他呢! 過了幾天,房金標外出,行至北門,果然碰到了「生神仙」,先表面道歉一番,然後道明欲拜他為師。 生神仙聽了對房說:「你要跟我學法都可以,你先給我一個月供養費,然後再跟我學法。」 房連聲答應,立即如數付上。 生神仙又說:「你要跟我學法術,就必須有膽量,今晚十二時我們一同到北門外的刑場。」房連連答應。 到了午夜,房與生神仙兩人果然到了北門外的行刑場,當時只見一片陰森可怖,渺無人跡,吹來陰風陣陣。房金標不禁心寒得牙關震顫起來,但為了想學法,只好硬著頭皮大著膽吧! 突然「生神仙」似在作法,口中念念有詞,並在地上以劍指劃了一個大的十字,然後叫房金標站立十字中,並交一道符與房金標捧著。「生神仙」在十字的外圍,繞著燒了一圈香,口中唸唸有詞,突然用手一指,「急急如律令」大聲一喝,登時只見遍山野一陣狂風,不知從何處走出了這麼多的鬼,有的散著髮,有的捧著人頭,亦有掛著血淋淋的頭在腰間,有頭與無頭,有男有女,個個冷面沒有表情的向著房金標行近。一時不知哪裏來了這樣多的鬼,團團圍著了房金標,但個個當時沒有半點傷害之表示,反而聽訓話般的。但雖如此,房金標已嚇得渾身發抖、雙腳綿軟,手舉起靈符捧在頭上。 這時房金標已嚇得不知怎樣找地方鑽,就在這刻突然見「生神仙」從鬼叢中走過來。房以為師傅來了,怎料冷不提防,「生神仙」一手把房手中的靈符搶去,隨而用力將房金標大力一推,把房推離開了十字及香圈之外。這時果真慘了,只見羣鬼個個向着房那邊走過去,你一鬼拳、他一鬼腳的把房打得頭昏眼花。房雖想走避,卻又不見鬼的身形了。此時房被打得頭昏眼腫倒在泥地上,驚得大叫救命,狂唸喃嘸阿彌陀佛,才不再被鬼打。房立即拚命飛跑,返到店中立即暈了過去。醒後告知各人,羣情憤怒,皆大駡「生神仙」仗著邪法害人。房從此一病不起,不到一月便死去了。 後來房金標的妻兒恨「生神仙」入骨,誓要報此仇及要為地方除害,但各人商量,「生神仙」既鎗打不死,水火亦不能傷,怎麼辦呢?後來想起這害人的所謂「生神仙」,並不修正道,且好女色,於是暗中到外村買通了一個痳瘋女去引誘他。果然這所謂「生神仙」,因受美色所惑,哪怕你刀鎗水火不死,終因女色而染了痳瘋惡疾,不久亦因而死去了,這真是惡有惡報呢! 所以請各位勿貪著世間虛假的有為法,如不修正行。終非究竟的。如此之人雖學會了世間的邪法,又怎樣呢?相信不但沒有好處,死後還要受極慘的苦報呢!故凡事應以真理而求取,方為正道,何況是一個修行者。金剛經內,佛祖有云: 「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 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

閱讀(2746) 網誌分類: 靈異


昔日網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