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eblog >  喜樂人生 >  我在葵涌商場變了黑仔小明

韋然

文化人、邊沿音樂人、兒歌之父、另類音樂教父、知名音樂作品有《小明上廣州》、《何家小雞何家猜》、《我向你求婚》、《搖搖擺擺》、《十二隻恐龍去野餐》等,著有繪本小說《戀愛巷》、《小孩與狗》、《綠咖啡書室》、飲食書《泰昌蛋撻》、《黃花紅酒醉龍華》、漫書集《小明探阿爺》,並譜有粵語唐詩宋歌曲三百首、廣東童謠三百首、英語兒歌三百首、少兒流行兒歌三百首...
我在葵涌商場變了黑仔小明
發表於 23-03-2014 07:39 PM
我在葵涌商場變了黑仔小明 文 : 韋 然 也許K歌3月真是歌唱比賽的旺季。大大話話,我在3月中,竟然一口氣做了四個不同界別的歌唱比賽評判,儼如「職業評判」似的。 其實,我已經很狠心地推掉了一些在「山遠水長」地區舉行的歌唱比賽評判工作,, 只出席一些人情難卻的邀請而已。 3月21日晚上舉行的歌唱比賽,是青年學院十周年歌唱比賽。 學生歌唱比賽的水準,向來不穩定。但今年的比賽,倒是令人有一點驚喜。是晚,鍾俊業同學所唱的《傷信》以及蔡瑞貞唱出的《我是一隻小小鳥》,都唱出了超水準。蔡瑞貞原是上一屆的總冠軍,今年在病中衛冕,水準打了一點折扣,加上唱歌時「入得」不好,有少許走音,但蔡瑞貞很快就「清醒」過來,越唱越好,成個台灣歌手叮噹上身,無奈起步失足,就是如此的輸了一個馬鼻子,有點不值。鍾俊棠除了參加獨唱組外,還與拍檔郭煜圻合作,以一曲原創歌曲《小伙子》參賽合唱組,但二人的合作,並不理想,闖不出成績。在Karaoke橫行之際,鍾俊棠是少有自彈自唱的隊行,是值得鼓勵的。 是次比賽,遇上了Tonick 樂隊的小龜。Tonick 是我的偶像樂隊,遇上了偶像。本應如小粉絲般尖叫,但是晚我們都是評判,就只能客客氣氣,不能請他簽名拍照留念。 比賽完畢,我們這一些「評判」,總不免要上台為參賽者說一些鼓勵的說話。但我是最後發言的「嘉賓」,想要講的東西,都差不多給小龜和另一位評判, 野仔的D.J.Pong「講哂」,只能提示參賽者在選歌之時,要棟一些適合自己聲線的歌曲來唱,絕不宜「演嘢」,挑戰自已,不要隨便學阿GEM。 意想不到的,是我竟然也有「粉絲」。臨走時,有幾個參賽者走來,說要和我「拍照留念」,原來,這幾位參賽者在少時候,都是唱著《何家小雞何家猜》長大的。 比賽完畢,匆匆上路回家。為抄捷徑,就快步登上行人天橋,再打算穿過葵涌商場前往葵芬地鐵站,突然「澎」的一聲,整個人撞在葵芳商場入門的透明玻璃上,登時眼鏡歪了,嘴和面也扭曲了,當然,少不了好不恐怖的「血流滿面」的樣子,眼角和嘴巴在流著血,天旋地轉,滿天星斗。漫畫中黑仔小明撞柱撞玻璃的經典鏡頭,就一下子由我變作黑仔小明來演繹。睇人撞板笑哈哈,自己撞板,就真是一點也笑不出來。定過神來,再看看葵涌商場在二樓大門的玻璃,竟然是沒有「紅色的警告線」或任何「警示」, 商場這樣做,唔通想「收買人命」?就在憤怒和胡思亂想、暈陀陀之際,發覺到自己就倚在這商場的《俊棠診所》大門,為完全計,就先請仍在夜診的黃俊棠醫生即時「救傷扶危」,為我這一個可憐的受害者止了血,幸好傷口不太大,不用「縫針」。在一輪小手術之後,就變成「獨眼龍」的漫畫樣子了,最慘的這兒的診金絕不便宜,塗塗消毒藥手,貼塊紗布,就盛惠$540.00元,真攞命 ! 這兒的醫生,原來是沒有「急救」這一回事,一看單據,登時痛上再加「心痛」,慘呼「天呀」,還得要乖乖的「俾錢」。錢非萬能,但在實際上,在任何時間,「冇錢」,真的是萬萬不能的。 從《俊棠診所》走出來,取出手機,到現場拍了一些「罪証」,就走到商場的管理處,找到了他們的主管,再聯同他們一起折返現場,才知道原來是這一個晚上,商場在更變復活節裝飾,而負責裝置公司的職員,在撕去紅色的玻璃警告線之後,沒有即時的放上「安全圍欄」就離開現場,可能是去取物料了,而管理員又未能即時監察到這一個「失職行動」,而我就是在這一個不安全環境中,走進商場,結果就成為「受害人」了。 如果我是要控告他們,相信我是Sure win的。但我是心軟的人,在裝飾公司工作人員和保理員的懇懇請求下,我真的心軟了,沒有再向他們追究,也放棄了要他們賠償,只警告之他們一番,請他們多多留意,人命關天。 再到洗手間看看自己扮作獨眼龍的樣子,倒也覺得「幾型仔」。在單調的人生,間中改變一下型像,也不錯啊 ! /

閱讀(3048) 網誌分類: 生活感受


昔日網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