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eblog >  濠飲濠食 >  我為宵夜狂(上) - 筷子基「鴻運來」

科公子

科公子,自命麻煩嗜吃人,為食絕不妥協,可以不理價格高低環境好壞,一切味道先決,心願盡嚐各國最傳統菜式。香港人長居澳門工作,再忙也好,發誓三餐不准吃得不好。
我為宵夜狂(上) - 筷子基「鴻運來」
發表於 01-03-2021 12:00 AM

宵夜這習慣全世界都有,但澳門宵夜檔文化,你在其他國家或地區很少看到:這類食店面積不大,卻接受一大班人由晚上坐到凌晨三、四點,絕不計較翻枱;任你猜枚喧嘩,更準備大量啤牌骰盅給客人耍樂,邊食邊玩的現象不止一兩枱客,而是幾乎全場如此。食物要平靚正,有時更要贈送啤酒給熟客當交際。在澳門長駐多年,我已非常投入這種文化。

 

今期介紹的筷子基「鴻運來」,是我初來澳門時最常光顧的宵夜檔,一個星期起碼兩、三晚。我有位司警好友就住在附近,找他宵夜飲酒他多數建議來此店。當時我們常點的菜式是水煮牛肉加午餐肉,以及干炒牛河加泰椒兩度菜,配搭明顯亂來,毫無章法可言,卻陪伴我們度過不少飲飽食醉的晚上。後來此店易手,我們便轉到同區其他宵夜檔打躉了。

1) 筷子基「鴻運來」,是我初來澳門時最常光顧的宵夜檔,一個星期起碼兩、三晚。後來此店易手,我們很久無幫襯。

 

2) 造訪當晚,想不到生意很不俗,我拍完這張相片不久,即全場爆滿。

 

3) 當晚麥sir認真客氣,帶來一瓶「獺祭二割三分」。清酒米香濃稠,充滿餘韻,正!多謝麥sir!

 

 

早前約朋友麥sir宵夜,他原來是「鴻運來」易手後的熟客,提議我們幫襯;久未重臨,不禁令我期待。其實此店早已改名「筷子基大排檔」,但眾所周知澳門食肆出牌難,所以頂手的經營者往往不改舖名、不重新領牌,簡單轉股份就是;作為區內宵夜老店,「鴻運來」招牌因此保住。造訪當晚,想不到生意很不俗,到晚上十一時許全場爆滿。

 

光顧宵夜檔,不是飲啤酒就是飲威士忌溝梳打。當晚麥sir認真客氣,帶來一瓶「獺祭二割三分」;雖然說用來釀清酒的米是「酒米」,米心範圍會比我們用來吃的泰國香米大,但將酒米磨到剩下最中心的23%才釀酒,仍然喝得太刁鑽。清酒米香濃稠,充滿餘韻,正!多謝麥sir!

 

當晚菜式亦由麥sir發辦,打頭陣是雙冬炆水魚。很多朋友抗拒食水魚,我沒有這個枷鎖,亦不相信甚麼行氣活血壯陽之說,就當是尋常食物,口感介乎烏雞和土雞之間,煙煙靭靭的肉類。然而,我也盛讚「鴻運來」的雙冬水魚煲——最美味的,卻不是耹貴的主角水魚肉,而是配角冬筍和冬菇!很久沒有吃過炆到如此入味、又能保持爽脆鮮甜的冬筍,就像睇《舌尖上的中國》、富有濃濃鄉土菜式的美食。雖然現時已是春天,但天氣乍暖還寒,晚上外出仍要添衣,吃這個煲暖身,沒有違和感。

 

4) 雙冬水魚煲獲得我的盛讚,但最美味不是主角水魚肉,而是配角冬筍和冬菇!很久沒有吃過炆到如此入味、富有濃濃鄉土菜式的美食。

 

5) 「鴻運來」的葱油雞,將葱段切成長條形鋪在雞件,對於極度愛吃葱的我來說,絕對合口味,儼如多了半碟薑茸蔬菜可吃,雞肉也可口。

 

6) 有雞自然有雞雜,但這度小炒無論賣相和火喉都一般,烹調方法有待再研究,畢竟粗菜精做,就是有難度。

 

7) 燒乳鴿原本是「鴻運來」招牌菜,老闆要求廚師用暖油將乳鴿由生淋到熟,保持肉汁。可惜當日大廚太忙失了手,過了火喉。

 

葱油雞也是我的推介。這度菜幾乎所有宵夜檔都會供應,但「鴻運來」將葱段切成長條形鋪在雞件,對於極度愛吃葱的我來說,絕對合口味,儼如多了半碟薑茸蔬菜可吃。至於鮮雞,也是老闆精心搜羅,以宵夜檔來說相當高質。

 

有雞自然有雞雜(聰明的讀者懂的),但這度小炒無論賣相和火喉都一般,烹調方法有待再研究,畢竟粗菜精做,就是有難度。另一度宵夜檔必賣的菜式燒乳鴿,原本是老闆隆重推介,他要求廚師用暖油將乳鴿由生淋到熟,保持肉汁。可惜上桌時,老闆看賣相就知過了火喉,做不出正常水準。請恕我對未臻完善的菜式作出批評,有意見才有改善動力。

 

8) 極度推介菜式,就是家常花甲蒸蛋,不單色水靚、花甲鮮甜無沙,其甜汁更深深滲入蒸蛋,超級美味!

 

9) 兒時討厭叫豉油皇炒麵,到現在年紀一把、反而懷念起這種無餸菜搭配,單純靠豉油、麵條和炒功結合的美食,此店做出的理想的水準。

 

10) 濕炒牛河,河粉輕微燶邊,食到最後一啖都是熱騰騰的,水準合格。

 

麥sir提早預留的菜已食完,問我想添加甚麼;我拿起餐牌掃視,看中最家常的花甲蒸蛋。一般人去宵夜檔都是點香口菜式,蒸蛋理應很少做也做不好,但我徹底錯了!該店蒸蛋不單色水靚、花甲鮮甜無沙,甜汁更深深滲入蒸蛋,超級美味!我敢講,好食過不少星級中菜館。

 

最後兩個炒粉麵,宵夜檔把它做好則是應份的,因為食客點菜機會多。記得兒時討厭叫豉油皇炒麵,到現在年紀一把、反而懷念起這種無餸菜搭配,單純靠豉油、麵條和炒功結合的美食,此店做出理想水準。至於濕炒牛河,河粉輕微燶邊,食到最後一啖都是熱騰騰的,出品合格。

 

易手後的「鴻運來」,食物水準整體上比我以往光顧時更高。最初把我帶入澳門宵夜世界的司警好友,即將又與我們聚頭。來來來!我們一起迎接一晚又一晚劈酒猜枚的寫意生活。

閱讀(619)


昔日網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