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只能回味 2020 年 11 月 21 日

梁家權

資深新聞工作者。飲食文化著作有《尋找失落的菠蘿油》、《沒有粉絲的碗仔翅》、《食蛋撻的路線圖》、《麥芽糖的黐纏往事》、《苦路救星陳皮梅》、《當油炸鬼變成老油條》、《天橋底的牛丸》。

去海味街買臘味

這天沿上環皇后街走入德輔道西,緬懷這個仍保留上世紀香港面貌的老區,並且吸吸山珍海錯和鹹魚的鹹香,才發現臘味已上市,只見不少海味店在當眼處掛起臘腸和膶腸。
今年至今未有秋意,廿四節氣立冬之日,氣溫迫近三十度,走兩步換來一身汗,難怪忘記買臘腸回家「看門口」。以往都是吃健味豬做的臘腸、蛇王芬的膶腸,偶然來不及補貨,就近買榮華臘腸頂檔。總之,在香港生活那麼多年,從未在海味街買過臘味,只買冬菰和抵食魚肚。
經歷大時代,對香港特別有感覺,所以看到有一家店子在臘腸掛上「本港」兩個字,不自覺停下腳步。「真的本地製造?」我這樣問其實有點可笑,老實和不老實的店家答案都會一樣,對方果然提高聲量,以非常認真的語氣說:「香港製造!」
最近十多廿年,自己只買香港灌製的臘腸,坦白說全因可以放心吃,近年更灌注本土情懷的心理因素,有得揀一定支持本地產品。浮沉飲食文字多年,對香港早年的飲食歷史和文化有點認識,香港有的是寶:新界瓜菜、元朗絲苗和烏頭、馬灣鰽白、流浮山蠔、沙頭角海七日鮮……巴不得時光倒流,一嚐當年的好滋味。

 

 


女店家見我怔怔的呆着,以為要思考買幾多,卻不知我在想當年。「每種買一孖試吓囉?」她這麼一說才回過神來仔細看,竟然有十款之多!
「『二花』和『三花』是甚麼意思?」鴨膶腸外有鵝肝腸和鮮鵝肝腸,臘腸更眼花瞭亂,當中有二花腸和三花腸,是明知故問,看看店家怎樣「教育」客人。她很殷勤和有耐性,解說二分肥八分瘦是「二花」,三花就是肥瘦三七比。
或許她眼尾瞄到我的小胃腩,力銷二花腸,但我堅持買每斤貴十元的三花腸。她居然補上一句:「哈,你真識食!」她可不知,小時候我媽常買又粗又短的東莞臘腸,以今天認識的標準,應冠上五花稱號,我常用兩格廁紙包裹臘腸,用力榨乾臘腸內的油才吃,當年不識油香滋味,如今尚有條件吃肥,怎會吃加瘦的切肉臘腸!
沒想到,在海味街買的本地臘腸,原來都幾好食,但卻忘記抬頭看店子的名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