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峰」「波」情未了馮素波 2020 年 11 月 20 日

馮素波

馮素波,三歲加入娛樂圈,今年七十六歲,伶歌影視工作皆涉獵,看盡圈中人事起落,繁華滄桑。

曇花盛開

相識滿天下,知己無一人,用這兩句說話來形容父親於人生某一晚的心情,最為洽當不過。那晚十一點多,莫名奇妙,突然接到父親的電話,着我要立刻去他柯土甸道的家。
那年我住在黃埔新邨的,換衣服等的士都差不多要一個小時,一進門父親即說:「你來得太遲了!」原來放在父親寫字檯上的一盆曇花開得很非常薰香,真正的曇花一現。雖然曇花很美又芬芳,就是開花時間太短暫,父親說大概半個小時左右,花蕾又合上了,真是人生難得一見。之後,父親和我一齊等了好幾個晚上,卻再也看不到曇花花開了。
由於幾個晚上都聚在一起,令父親講了一段難忘的往事給我聽,父親要說給我知的是「機會」的道理。

 

 


五十年代中期,我們一班孩子已全部寄居在廣州財叔家。父親的生活雖然很苦,但他覺得,只要賣出一個劇本,有一千元港幣寄給財叔,作為照顧我們的家用,他已經心滿意足。
父親為了養育兒女,把自己的尊嚴放下,拿着手寫的劇本,天天跑去找電影公司的老闆,碰釘的機會當然多過成功,又或是價錢低到令自己汗顏。有一次,父親寫了一個由外國電影翻譯過來的劇本《荒山盜屍案》,跑去中聯電影公司的負責人「吳楚帆先生」—高媽子的舅父,我們從小都稱作楚帆舅公處求售。誰知楚帆舅父約了父親見面後,帶着《荒山盜屍案》劇本,去到旺角的一位名為「盲公陳」的算命先生處,請「盲公陳」算一算他們能否合作?「盲公陳」用龜殼一搖,說卦象不吉利於他們今年的合作,待明年再算吧!就此,父親失去一個「機會」。
父親覺得很難受,自己的才華竟連一只龜殼也不如?或者這一下也激勵了父親,他很不服氣,又跑去當時的光藝公司。當時光藝公司由秦劍先生執管,當秦劍先生看罷整個劇本時,約我父親到寫字樓談,以下是秦劍先生的一段話:「目前光藝公司的當家花旦是南紅、嘉玲、江雪,小生是謝賢、胡楓、周聰。如果,謝賢拍南紅就一定是票房的保證。謝賢拍嘉玲就無把握,但由秦劍導演,全個局面也可保障。不過,睇完你個劇本之後,我打算由你馮峰執導,演員由你自己決定去選用,因為,我覺得這個劇本你寫得很好,不應該用一千元便埋沒了你的才華。如果由我秦劍去執導呢,對你不公平,對我而言亦不是很光彩。」當時,父親聽罷這段話,內心的感動,也不知怎樣去感謝秦劍導演,結果父親要求選用嘉玲配搭胡楓,刻下秦劍導演用了一個帶有疑問的眼光望着父親︰「你竟然不選用有票房保證的演員,反而向冒險挑戰?」父親卻認為:「劇中人一定要找合適的演員,加上我執導,不能達到滿意的入座率,是光藝公司的事前預算,假如爆出個滿堂紅,就連秦劍導演也有光彩,因為,你的眼光獨到,我馮峰不會令你失威。」
就這樣,父親憑《荒山盜屍案》既賺取了劇本費,也賺到導演費,結果,此片賣座成績非常理想,打破了光藝公司不用票房保證的明星也達到的票房數字。秦劍導演給了父親一個挑戰的「機會」,也令父親得以吐氣揚眉,秦劍是我父親在黑暗時遇到的一束光。
所以,父親常常嘆息說:「在電影行業中,如果有多些像秦劍導演的胸襟的人,就更有萬丈光芒的輝煌前景。只可惜本行業的人只會互相嫉妒,以互相不信任居多,如此情況下,不但埋沒了很多有潛能的人才,不單如此,恐怕年復年後,連藝術方面也會式微和失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