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遂心如爾 2020 年 11 月 19 日

梁爾紋

我是我!我是梁爾紋!入行二十四年,由傳媒變成現任寰亞傳媒集團媒體總監。負責寰亞電影、唱片、演唱會及藝人的宣傳工作。有幸跟不少圈中紅人名導,成為好友,於人生路上,互相扶持。

步步如初

何謂最後?
順利完成Nowhere Boys《最後的搖滾The Final Moment Live 2020》後,很多人問「最後」是甚麼意思。NWB是不是不再繼續下去?這次的演唱會是不是最後一場?
由《Journey To Nowhere》至今年的《Destination Nowhere》專輯,Nowhere Boys的音樂會經歷延期又延期,再轉成網上開Live,上星期終於返回「實地現場」,於灣仔修頓場館上演疫情放緩後,首個大型演出。
網上Live跟實地現場Live有何分別?對我來說,是只有我一個尖叫跟過千觀眾一同尖叫的分別,興奮度超級爆燈。

 

 

Nowhere Boys的音樂會經歷延期又延期,再轉成網上開Live,上星期終於返回「實地現場」演出,過千觀眾一同尖叫,興奮度超級爆燈。

 


Nowhere Boys為了這個演出費盡心思,門票開賣正值限聚令,為應對「四人限聚」, 創作團隊巧妙地將《最後的搖滾》的MV概念演化成音樂會,在企位區設下戰壕與棋盤,讓樂迷「四人一組」站在不同軍事屏障與棋盤上欣賞演出,構成了最具標誌性的一幀「Band Show風景」。
社交距離並無阻粉絲投入音樂,在Nowhere Boys踏上舞台一刻,大家已隨音樂釋放「餓Show」已久的能量,揮動Van親筆畫寫的旗幟盡情狂歡。
以〈4,3,2.5〉、〈狂想曲〉、〈生死時速〉、〈小丑〉作序幕,主音Van的歌聲,震撼全場進入瘋狂狀態,結他手Ken的迷幻獨奏、鍵琴/小提琴手漁佬自彈自唱他的半生,鼓手Nate鼓聲震天,還有鮮有說話的低音結他手Hansun,細數每位隊友五年來的變化。
何謂最後的搖滾?
阿Ken說:「在台灣有位法師叫聖嚴法師。有天他帶了一班信眾上山,當大家扺達目的地後,很多人都覺得很累,但法師卻沒有太大的氣喘。於是信眾都問,為何上了年紀的法師,體力比他們好?」
法師只是輕輕地說:「只要你們踏出的每一步,都當作是你們的第一步,這樣你們便不會覺得累。」
我們繼續手牽手踏出新鮮的每一步,邁向精彩人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