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峰」「波」情未了馮素波 2020 年 11 月 14 日

馮素波

馮素波,三歲加入娛樂圈,今年七十六歲,伶歌影視工作皆涉獵,看盡圈中人事起落,繁華滄桑。

不情不義的遺憾

此時此刻,香港的道路還未有交通工具通行,父親急步向目的地「中央戲院」跑去,父親的心意是想着去向「李應源」導演問句好!行到皇后戲院,只見馬路兩邊擺滿故衣和食物等等攤檔,人山人海。心情縱有多急,父親也只得放慢腳步,緩緩前行。
在這慢行途中,父親竟然遇到諧星朱普泉的太太。朱太高興地跟我父親打招呼,之後,神神秘秘地在父親耳邊講了這樣的幾句話﹕「馮先生,聞說你在九龍當了大官,朱普泉時時對你讚不絕口,你係好人不但止,還很有義氣,馮先生,你記得睇下我哋呀……」總之是言中有物!
原來當時藝壇中已傳遍了父親已做了日本人的走狗,兼且是大漢奸,父親當時才發覺路口的人都盯着他的紅臂章,還在沉思未醒之際,不經不覺已經行到中央戲院,父親一個箭步跑到四樓,「李應源」導演的辦公室,打過招呼後,又發覺到全寫字樓的工作人員都緊盯父親的紅臂章,一種特別的眼光。當時父親的內心感覺很不是味兒,但他沒有足夠時間逐一解釋,只能找亦師亦友的編劇兼導演「望雲大哥」訴苦水。

父親與一班經常演出的愛國青年。

 

諧星朱普泉。

 


「望雲」導演聽完父親告知日寇着他修葺戲院等情況,他馬上給了父親一個勸告:「切不可替日寇粉飾太平,更不可組班演出,一定要盡快趕回祖國大後方,領到藝人救濟金方再作決定。」「望雲大哥」這一番話,給了父親一個明確的方向,他立即帶着家人離港去了澳門。又因為走得匆忙,我的肥媽子要把第二胎的「馮小鳳」交給「三婆」,讓「三婆」帶到鄉間。而「三婆」把多病體弱的「馮小鳳」放在澳門的修院門前,轉眼幾十年已成過去。
父親的沉重心情,在他吐出苦水後,即時放鬆,一直以來,他都覺得當時自己失信於「禾久田幸助」,令到「禾久田幸助」不能完成任務,以帶罪之身返回日本。他未知這位日本朋友的生死狀況,帶着不情、不義的遺憾感覺,就此過了幾十年,父親很感謝這一位異國朋友的維護,而自己卻報之以不誠。相比起自己被謠傳為漢奸,父親只覺算不上甚麼。
我繼續問父親﹕「既然『禾久田幸助』未有因為你的失信而憎恨,幾十年來父親又覺得彼此再沒有相見之期,今日可以相見了,不是恍如隔世嗎?為甚麼要拒絕見面呢?」父親這樣回答﹕「因為當年我英俊年輕,今旦歪口歪臉,也不想見到雙方年老的樣相,不如把當年美好的一切存於腦海,不要讓一切改變!」
我問高媽子,這位「禾久田幸助」如今是甚麼樣子?高媽子說﹕「禾久田幸助己經七十多歲了,仍然保持很有文化丰采,斯文得體。」席間閑談過後,任姐問及他返回日本後的經歷,他笑着說﹕「經過軍事法庭審判,所受過的一切也不堪提起,結果保到性命,入獄多年,出獄後從商,現在是布匹商人。」這次帶來的布匹就是他公司的產品,幾十年過去了,「禾久田幸助」總是忘不了與這班藝人的友誼,已是七十多歲的老人了,仍然希望能見到一個就得一個啦!估不到,在中日戰爭中,兩國人民原來竟有如此深厚交往一章!父親一夕話,就此保留了人性一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