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門裏門外 2020 年 11 月 13 日

楊立門

楊立門,前政府常任秘書長,現任商會行政總裁、歌手及作家。

聲大大的寒蟬

香港電台《鏗鏘集》一名編導,因查冊車主個人資料時涉嫌作出虛假陳述而被捕,反對派政黨和記者組織齊聲譴責,說這樣檢控新聞工作者影響新聞自由,會造成寒蟬效應。有記者問涉事編導的上司廣播處長,可會暫停或檢討現時的做法,他義正詞嚴地說不會,反問這是新聞界一貫做法,為何要停止。
傳媒工作者以往可以報稱是新聞報道而申請查冊車主的資料,去年開始運輸署只容許三個特定用途,並不包括新聞報道,表面上的確有限制新聞自由之嫌。但記者明知此路不通,竟作出虛假聲明來欺騙當局從而獲取資料,便是另一回事了。記者雖是無冕皇帝,但也要受法律約束,即使認為那是條「惡法」,也不能明知故犯。香港電台大可以製作另一輯《鏗鏘集》來鞭撻它,或鼓動新聞界對運輸署的做法提出司法覆核,但作為一個公營電台的領導,處長認為下屬作出虛假聲明沒問題,便很有問題了。他是在鼓勵員工來一場公民抗命嗎?在表面證供成立,而法庭未有裁決前,部門的主管起碼有責任保護員工,要求他們暫時不要採用非法手段,避免遭受檢控。

涉事的《鏗鏘集》。

 


我同意在公眾利益前提下進行的新聞報道應得到合理保障,甚至豁免於某些法律限制。但怎界定「公眾利益」,又何謂真正的新聞報道?今天香港的問題是,誰也可以成立個網絡電台、校園日報,一件黃背心穿上去便是個記者,政府不規管,業界更毫無自律之心,叫我們怎放心把豁免私隱規管的特權交予新聞界?保護私隱,與報道自由永遠處於對立面,若新聞界真的對運輸署的做法提出司法覆核,也不是壞事,政府大可以藉此機會放寬限制,只讓符合某些條件的新聞機構取得車主資料,若法庭接納,便可有一個界定何謂新聞工作者的一致標準,一併解決了這個令人困擾多時的問題。
說回涉事的那集《鏗鏘集》,它名為「誰主真相」,試圖揭露去年「七二一」事件的真相,讓人充滿期待。可惜,它只是拼湊了一些環境證供和間接的事實(包括查冊所得的車主資料),來支持「鄉黑施襲,警方袖手」的結論。編導見到錄映中有疑似的便衣警員在場,便大做文章,咬定警方和施襲者勾結。節目並沒有探究這場衝突因何而起,因何那晚有示威者、黑衣人大舉進入元朗鄉村,他們有沒有份發動挑釁及攻擊?新聞工作者要知道,有權便有責,以「公眾利益」之名來揭人私隱,便要確保報道持平中肯,結論要有理有據,用正當的手法來證明自己的立論。
香港的新聞界長久以來都在埋怨,某個政府的政策會有寒蟬效應,某個高官或國家領導人的言論又造成了寒蟬效應。果真如是,他們到今天應該完全噤聲了,但現實卻是他們還在罵得不亦樂乎,這隻寒蟬還真夠中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