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峰」「波」情未了馮素波 2020 年 10 月 31 日

馮素波

馮素波,三歲加入娛樂圈,今年七十六歲,伶歌影視工作皆涉獵,看盡圈中人事起落,繁華滄桑。

不願提起的往事

我從朋友口中知道,在戲行中,曾經謠傳父親在戰時當過漢奸。我也問過父親到底是怎樣的一回事?父親道之,因為在一次鄉下演出,一向慣於早起的他,晨早到墟場飲茶,期間聽到一些村民說,有日本兵要火燒戲棚,父親馬上三步併作兩地跑到戲棚。途中,他見到一些日軍在中國漢奸帶路下,準備向戲棚點火了,父親逼於無奈,為勢所逼,惟有跪在地上求那位漢奸放過他們,最起碼也讓他把衣箱搬出來,可是未能成功,還被那漢奸踢了兩腳。跪地求漢奸,父親說這是他一生耻辱。所以,他一直不想再講這話題,直至七十年代,一個寒冷的一晚,高媽子叫我到她家,講出了她剛和任姨媽(任劍輝)、仙姨(白雪仙)食完飯,並帶給我一卷布,父親說不想要,我追問之下,高媽子說有一位日本朋友帶來送她的,不過,父親不想提起。
當時父親還有抽煙的習慣,這一晚,我們都靜靜地坐着,大家都沒有興致聊天,直至我想離去的當兒,父親卻開腔說話了。
父親告訴我們,中日戰爭時期,香港被日軍侵佔,在演員群中,父親認識了一位經濟好,學歷高,很尊重藝人,人際網絡廣的「黃先生」。「黃先生」年紀比我父親大幾年,喜歡運動。所以,父親覺得自己很幸運,能結交到一位這樣出眾的朋友。當時,他也不會去懷疑「黃先生」的真實背景。

馮峰年輕時英俊瀟灑。

 


在香港英軍與日軍交戰的日子,「黃先生」不分晝夜來父親家談天說地,「黃先生」跟父親說,英軍快將投降了,他還託父親組織劇團,在平安戲院登場,因為該院的電流已壞到不能應用程度,如要演出,趕工修理也需要時間。每晚九時後,兩方軍隊會互相吊炮,不過,在日間,九龍城街巿和一些店舖地已逐漸恢復營運。
中國人有一個共通慣性「無賭不聚」,兼且民以賭為天的念頭不會改變。在大觀片場內,一群雜役和電工乃是亡命之徒,他們決定來個趁火打劫,實行膽博膽,在片場附近租了一間吉店開賭場。一檔牌九、一檔番攤,三合會中人也不執輸,實行搞個「發財埋便」,骰是「大、小」都有,簡直與大檔無疑。而這兩個賭館的負責人,都視父親為兄弟,他們將兩個賭館的茶水檔讓父親獨家經營,兼且不收分文。
在戲班中有兩個工人—「旺姐」和「英姐」,她們都是順德人,不但懂得做「粉果」及客家之「缽仔糕」,還煮得非常美味的「臘味糯米飯」,其餘在戲班擔當的「二步針」各自分工,其中有一位「叔父」拿手沖紅茶及咖啡,他還教曉了我父親如何品嚐及炮製精美的「紅茶」和怎樣做好「茶水」。父親提議把收入分為兩份,男人到賭檔現場當值,佔一份。旺姐和阿英在家製造食物出品也佔一份,茶水檔擇吉日開張,群策群力之下,可算「生意興隆」!每日在家吃飯足有十多個人,除了日常開支之外,茶水檔還有三元(當時貨幣)利潤。賭場於七點正開始讓客人進入,旺姐和阿英必須於七點前準備妥一切,賭客和職員都很享受歎咖啡和吃早餐,當時真是其門如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