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峰」「波」情未了馮素波 2020 年 10 月 23 日

馮素波

馮素波,三歲加入娛樂圈,今年七十六歲,伶歌影視工作皆涉獵,看盡圈中人事起落,繁華滄桑。

爸爸的一位日本朋友

大約是一九七五年,我還住在山林道,父親和高媽子住在柯士甸道,我們時常有相處的時候。
有一晚,高媽子來電,着我過去她家,她送了我一卷布,是深藍色,白色花窄封,她說是一位日本朋友帶回來送給父親的禮物。高媽子見我之前,有一晚,任姐、仙姐為一位日本朋友接風,請他吃飯,日本朋友回禮,送她們每人一卷布。本來任姐、仙姐也請我父親出席一齊吃的,但父親拒絕了,當晚只有高媽子出席。我問高媽子這位日本朋友的姓名,高媽子說他叫「禾九田」,一個很特別的名字。我不明白高媽子怎樣和「禾九田」先生溝通?難道她聽得懂日本話?抑或席間有翻譯?原來「禾九田」先生的廣東話說得很流利的,難怪任姐、仙姐她們也能傾得投契。
對於父親不去食飯,我一點也不以為奇,因為,自從父親破相後,除了工作,他甚少出外應酬,喜歡自己留在家中看電視新聞,報紙、馬經等。不過,高媽子着我到父親家中拿布的那一晚,奇怪地,父親整晚默默坐在廳中梳化,只是抽香煙,不言不語,又不開電視,好似在沉思,又好似有千言萬言想講,又不知從何說起。坐到我發悶,時間也夜了,正想起坐離去,父親才開聲講故事給我聽。
時間回到中日戰爭時期,當時前方是戰爭,大後方仍是夜夜笙歌;香港雖已被日軍侵佔,但父親仍然在拍戲,拍的都是一些關於熱血青年,愛國、打倒日本鬼子等題材。不知何時,在他們的群隊中,出現了一位「黃先生」,父親認識「黃先生」後,經過一段時間相處,他覺得「黃先生」是一位學歷非常高,經濟也非常好的年輕人,高個子、運動出色,跟父親特別投契。「黃先生」年紀比父親大幾年,很尊重藝人,只要父親和他的朋友們有甚麼解決不到的事情,只要向他講一句,「黃先生」立即可以解決。大家感覺「黃先生」的人際網絡很廣,但完全不知他的背景,只以為他是一個年輕商人,時間令他們建立了一份友誼,「黃先生」和藝人們常常往游泳、踢足球、飲酒,父親也會相伴,「黃先生」的舞藝很超群,但跳舞父親就欠陪了。

仙姐很關心我。

 

任姐、仙姐與我父友情甚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