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名人薈  > 名人專訪 2020 年 10 月 13 日

霖危不亂 張顥霖

都說娛樂圈人情紙咁薄,跟紅頂白實屬等閒,開廣告公司十幾年,憑一個「瓦努阿圖,我想住嘅地方!」的移民廣告打出名堂的張顥霖(Henry),則直言︰「呢行反轉豬肚嘅人梗有,不過,有情有義嘅藝人,都大有人在!」
跟眾多藝人合作過,今年四十五歲的他,早已看透人生百態,「幾年前一個浪,幾乎令我翻唔到身,好在有好友支持,好多謝吳國敬、范振鋒,佢哋幫咗我好多,呢幾年有好多反思,慶幸有時間追得番!」
面對逆境,他認為最重要是別自亂陣腳,只要肯面對,難關一定可捱過,「做事永遠為人諗多一步,機會自然來。」

疫市下,他推出廣告套餐,成功吸客,雖然每個Project只賺七、八千蚊,但總算大家都有工開。

 

在喬寶寶回英國前,Henry幫他搞了一次棟篤笑,跟老友謝天華一齊慶功。

 

Henry有份安排張達明接受訪問,剖白面對逆境的心路歷程。

 

Henry(左)曾為吳國敬(中)搞作品展,鄭秀文、陳慧琳等都有出席演唱吳國敬的作品。

 

始於瓦努阿圖

外形高大、官仔骨骨的張顥霖,小時候已對幕後工作有興趣,所以商科畢業後不久,便加入電台做廣告客戶經理。〇三年,三十歲未夠的他,更膽粗粗開廣告公司做老闆,首個客戶是唱片公司A Music。
「當時幫手做唱片宣傳,令我同娛樂圈開始有啲聯繫。做咗呢個客之後,就有其他唱片公司搵我幫手,慢慢建立咗啲人脈。」
公司成立頭幾年,未有太大發展,期間Henry又做過不同傳媒機構,〇八年時,曾幫英冠球會伯明翰前班主楊家誠,管理報紙雜誌及球隊宣傳。「嗰時我三十三歲,做到GM位,總算平步青雲啦,後來想集中精神搞公司,所以都無繼續做落去。」
他一直等待機會,直至一二年,其公司接了一個瓦努阿圖的投資移民廣告,為他的事業打了一支強心針。
「『瓦努阿圖,我想住嘅地方』,呢句嘢我度咗成個星期o架!」Henry笑言,回想起第一次跟客戶開會時,連瓦努阿圖的名字也讀錯,非常搞笑。「當時搵咗陳啟泰拍電視廣告,廣告入面個小朋友係我朋友個仔,佢一Take過搞掂,都算係公司幾成功嘅作品!」
其後他和TVB合作,邀得鄭伊健與林珊珊,拉大隊到瓦努阿圖拍攝《快樂地圖》,但出發拍攝前,就發生了一段小插曲。「喺香港機場出發時,同事一見到伊健,個個圍住佢,要同佢合照,伊健梗係唔會拒絕啦,但我就聽到林珊珊講咗句:『你哋影埋呢張相,夠o架嘞可?唔會再影啦嘛!』我聽得出佢唔鍾意,呢件事之後,我就叫同事開工前,唔好同啲星自拍,因為俾人感覺唔專業,呢次都係一次好好嘅經驗。」

他曾與鄭伊健、林珊珊到瓦努阿圖拍攝十四天旅遊特輯,他大讚當地風景優美,但住近活火山就有些嚇人。

 

他跟不少藝人都很稔熟,黎瑞恩是他其中一位好友。

 

他跟陳展鵬都是黑妹(李麗霞)的契細佬,經常聚會。

 

以往他常跟校長譚詠麟踢波及打麻雀,是他其中一位尊敬的藝人前輩。

 

看盡人情冷暖

很多人都覺得圈中人現實,不過,Henry就有另一番體會,更直言︰「我識好多藝人,都好重感情,好似阿敬(吳國敬),就係我其中一個好好嘅兄弟。」
他與吳國敬於一二年相識,Henry更主動提出幫對方搞演唱會,「有次飲酒識佢嘅,嗰陣時佢唔係咁好景,我就問佢有冇興趣搞演唱會,佢一口答應咗。嗰陣時我做好多娛樂嘢,係未辦過演唱會,我好多謝佢俾呢個機會我!幾年之後,佢講番呢件事,仲大爆心底話︰『呢個四眼仔,一識我,就話幫我搞演唱會,我當時心諗,真係流到爆!』」真正兄弟就是可以互相揶揄、挖苦,而不記在心。
那次之後,二人成為好友,三年後他再次幫吳國敬搞作品展演唱會,「嗰個Show我係出品人,Sammi、Kelly都有嚟,我自己蝕錢,但當了咗兄弟一個心願。我生小朋友,阿敬同女友有上嚟探B,呢啲都唔係泛泛之交會做。」
一七年,Henry搞公司上市失敗,欠債五千萬,要賣樓填數,結果用了三年時間還清舊債,直至今年年頭,才重新出發。
事業低潮期,他看盡人情冷暖,「有啲藝人朋友仲有啲人情味,有啲同行一沉百踩,反而最令我心寒!」
後來,吳國敬找他搞演唱會,他感激至今。「好事不出門,嗰陣時成行都知Henry Chang財困,水深火熱,有個朋友問阿敬:『你搞演唱會,仲同Henry夾?佢好唔掂喎!』阿敬答︰『我知呀,咁我唔掂,人哋撐我,o依家人哋唔掂,我梗係要撐番佢啦!』
「呢番說話,係同場一個朋友講番俾我聽,我係好感動。其實,娛圈好多人都講義氣,好似范振鋒,佢一有Job就會介紹俾我;仲有展鵬啦,佢都有介紹生意俾我,我哋兩個都係黑妹姐契細佬,佢結婚我都有幫手!」

跟太太結婚時,好友范振鋒是兄弟之一。

 

兒子今年五歲大,Henry最希望一家三口都平平安安。

 

一線小生擺款

閱星無數的Henry,總遇過難服侍的藝人,他笑說,年輕時性格火爆,有時都幾寸嘴,「記得有次同李思捷、單立文(豹哥)搞演唱會,嗰次豹哥話我同事一啲嘢,我唔抵得頸,喺Whatsapp group爆佢,因為呢件事,大家無偈傾,俾着o依家,就會息事寧人啦!總之大家都係做嘢,明星又唔會特別高高在上嘅,攞個平衡啦!」
這些年來,Henry參與過百個演唱會的宣傳與製作,去年,他又為盧宛茵(Madam Lo)搞棟篤笑,過程很有滿足感。「嗰次係Madam 第一次搞個人騷,佢好緊張,最深刻係我哋搵晒做過佢仔女嘅藝人拍短片,所有人都肯拍,包括古天樂、劉青雲,只得一個一線小生唔肯拍,我哋梗有啲失望,不過Madam話一早估到喎,仲叫我哋唔使咁上心添!」
在疫情影響下,Henry的廣告公司生意銳減,他就發揮小宇宙,「與其坐以待斃,我就轉攻網上直播,又開埋寵物頻道。最近我推出嘅廣告套餐,都成功吸引到啲客。」
近年專注工作的他,應酬大減,反而多了時間陪家人,他也很感恩。「我一四年結婚,個仔o依家都五歲,家庭成為我工作嘅動力。以前一星期出去飲五晚酒,最誇張可以花費五、六十萬,o依家梗係唔會咁大花筒啦!」
輸了金錢,回歸最暖心的親情,令Henry對人生,有另一番頓悟。

吳岱融往探望Henry一家,並抱着其囝囝合照。

 

去年,他幫盧宛茵搞棟篤笑,他大讚Madam疏爽,不時綵排收工後,都會請大家食飯及飲紅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