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峰」「波」情未了馮素波 2020 年 10 月 17 日

馮素波

馮素波,三歲加入娛樂圈,今年七十六歲,伶歌影視工作皆涉獵,看盡圈中人事起落,繁華滄桑。

我的契爺 謝醒伯

我有一位正式上契的契爺—謝醒伯,契爺曾問過我,有沒有想過,我父馮峰何故肯把第一個女兒「我」正式契與他?
原來我們的緣是這樣結下的。
當年日本侵華,香港電影業停頓,所有演員要便演話劇,又或是演粵劇。父親想沿「湛江」這條「水路」起班。但是,他沒有錢請花旦和劇團的工作人員,有朋友告訴父親,「湛江」一帶既講義氣,又兄弟多多的,一定要數「謝醒伯」,所以,父親便沿澳門一直打聽「謝醒伯」這名字,直至,找到「湛江」,謝醒伯聞知有人不停找他,見面後才知是一位明星—我的父親欲求他相助。父親向謝醒伯道明來意,結果皇天不負有心人,想請「梅綺」任粵劇團正印花旦,其丈夫張瑛當小生。
當時「謝醒伯」給了父親兩萬元(當時時值)組班,誰知父親一去便去了兩個多月,未有丁點消息傳返,兼且下落不明,謝醒伯只覺得被父親欺騙了。大概三個月之後,父親再臨湛江,找到謝醒伯,道出兩萬元已花光,劇團之事搞不成。謝醒伯當時真的想找兄弟教訓父親一頓。後來,聽畢父親向道出原委,怒火才平息。

一九八八年亞洲電視經典劇集,波姐飾演張保仔母,圖為此劇的劇照。

 


父親拿到兩萬元後,的確用盡方法找尋梅綺和張瑛兩夫婦,結果找到重慶才得知他們夫婦的消息。原來兩人被當地政府逮捕扣留了。父親託了很多人事幫忙,最後救出了他們夫婦二人,兩萬元因作疏通費也花盡了。
怎樣起班呢?商議之後,大家盡力拼湊,最後終於可以起班公演,新戲班由父親作文武生,梅綺任正印花旦,張瑛是小生,謝醒伯是丑生,謝太太小如珍擔二幫,謝生小姨金縷衣任三幫,其餘的問題就交由謝醒伯的兄弟去解決。
這個班一直維持着,直到我出生後,謝醒伯夫婦沒有孩子,經常聽到我在哭啼,他和太太一直忖測,我是不夠暖才會哭得這樣厲害,於是便把他身上穿着的「海虎絨」大衣除下,把我裹在大衣中,再放回衣箱上。真的,可能身體暖和了我沒有再哭,父親有感於心,亦有報恩之意,就把我正式上契給謝醒伯。戰後戲班解散,謝醒伯返回湛江,其他人分散各地,自此再未見過契爺面,但我和契爺一直保持書信聯絡,信中都是家常之語。
直至上世紀八十年代,亞洲電視往內地拍攝電視劇《張保仔》,我被派演張保仔之母,拍攝地在湛江,我便寫信告訴契爺。在湛江開工第二天,工作後回到旅社(全部工作人員也安排住在一起),同事們很緊張地告訴我,有一位老人家到來找我,並已等了六個小時,我立即跑到飯堂,一看,就是契爺謝醒伯,他老人家原來搬往廣西南寧定居了,接到我的信後,他由南寧出發,到達湛江後睡了一晚,一早起牀便過來水東灣四處打聽「亞視」在哪裏拍戲,結果,有一少年乘電單車把契爺帶過來「虎頭灘」。當年他已經八十多歲了,我既開心,也很感動,契爺對我念掛之心,當晚監製安排了我和契爺同住一房間,讓我們秉燭夜談。契爺覺得自己年紀很老了,希望我可以對他多此了解,那時他的太太已不是「小如珍」,他在廣西與另一位花旦結婚了,並育了四子,這位新契媽名林秋萍,一夜談心,之後,契爺在第二天清晨返回廣西,通信幾年後,他老人家去世了,是林秋萍通知我的,但是,我和新契媽始終沒有見過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