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門裏門外 2020 年 10 月 09 日

楊立門

楊立門,前政府常任秘書長,現任商會行政總裁、歌手及作家。

法庭如天父

「三權分立」的爭議本來十分無聊,但久不久便會有人拿出來議論一番。政治很簡單,說穿了不外就是爭權和奪利這兩件事,每逢政治事件觸碰到行政、立法和司法的關係,三方的人便會跳出來就「三權分立」重申一次對自己最有利的詮釋。
「三權分立」是一個籠統的描述,在不同國家的顯現和實踐可說是千差萬別,例如有些地方是三權之間互有制衡(如美國),有些是議會獨大(如英國),香港則是行政主導。若論香港是否設有行政、立法和司法三權,各司其職,答案當然是肯定的。但反對派認為立法和司法機關可以完全獨立運作,平起平坐,更可無視中央政府的指令,那就不對了。在殖民時期香港總督是最高統帥,固然從未有過這種「三權分立」,主權回歸後也沒有,因為基本法亦清楚說明特區受中央政府管轄,政府與立法會之間存在權力制衡,及特首擁有對法官的任命權等。我們大可不必實行中央所謂的「三權合作」,但香港的立法和司法機關希望在中央的治下完全獨立運作,就是痴心妄想。

 

 


香港的反對派及某些法律界人士(包括上任和現任的終審庭大法官)經常開腔捍衛「三權分立」,是要警告政府或中央不要做危害香港的司法獨立的事,包括近來針對某些法官的批評。但反對派永遠弄不清,司法獨立並不等於司法機構獨立。香港司法的獨立性,到今天也穩如磐石,回歸後的終審法院仍有海外的非常任法官(新加坡早在獨立後的初期已廢除這個安排);特區政府從沒有干預或企圖干預任何司法程序,自己更經常是司法覆核中敗訴的一方。但這不代表司法機構可以變成一個獨立王國,它的高層任命權仍然握在特首手中,終審庭的裁判也不能違反或偏離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的議決,司法機構(包括法官在內)更沒有免受批評的特權。反對派要拿「三權分立」來為司法機構做金鐘罩,若非無知便是蓄意誤導。
近月來一些暴動案中的疑犯在法庭獲保釋、輕判甚至脫罪,藍營中人口誅筆伐,但這仍未令我對香港的司法制度失去信心。到目前為止,這類案件只屬少數,大多數判決罪成,所以問題只出於個別法官、裁判官而不是制度性的。我一位「藍絲」老朋友曾在律政司做過檢控官,他也不滿某些法官過分輕判暴徒,但還是對我說,信任法庭就如信主一樣,只管信,不要問。可見即使在支持政府的陣營裏,我們的司法制度仍然受到高度尊重。
所以,我真誠希望香港的司法界務必珍惜羽翼,不要辜負香港人對他們的信任。面對社會上的嚴厲批評,首席大法官馬道立發了很長的聲明,只是不斷重申自己的一貫立場,最後那句是「司法機構誠然可以批評,但任何批評必須理由充分」,意思是你們的批評一律不成立。林鄭月娥是天主教徒,可能跟我的老友一樣,信法庭如信奉天主,還叫我們不要批評。這種「只管信,不要問」的絕對信任,恕我辦不到。這也許是我在教會學校讀了十幾年書,也無福分成為教徒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