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時事  > 封面故事 2010 年 12 月 14 日

五年「爺孫戀」秘聞 亞運前女將 孽緣大披露

前亞運划艇女將陳學殷涉嫌以性愛片段勒索X富商案,掀動全城熱話,外界除對富商身份深感興趣,這對年齡相差四十六載的男女,竟發展出長達五年的四角「爺孫戀」,亦令人嘖嘖稱奇。

本刊循多方面追查,披露X富商如何大施銀彈政策、情書攻勢,令樣貌可人、但身為人婦的昔日體壇健將,在金錢與情慾之間難捨難離,卒陷無法自拔的境地。

感情生活十分複雜的女被告,曾撰寫網上日記,細述十二、三歲便踏上崎嶇愛情路,男友一大籮,可惜嫁的卻非最愛,丈夫不但對其不忠,更疑曾向她施予暴力。

勒索案經多日聆訊,法官本周一聽畢控辯雙方陳詞,押後宣判,已為人母的陳學殷會否入獄,大除夕當天有分曉。

二十七歲少婦陳學殷,被控以性愛片段勒索情夫X富商三百萬元。

本刊取得陳學殷(左)○五年出任美心酒樓知客的相片,當時其樣貌甜美可人,並引來酒樓常客X富商的熱烈追求。

「X先生一直好關心我,真的相信他愛我、會照顧我。」香港前亞運划艇女將、現年二十七歲的陳學殷,在法庭道出對X的感覺。

已婚並育有四歲兒子的陳學殷,被控今年五月向X發恐嚇信,索取三百萬元,否則把二人性交片段公開。七十二歲的X既是富商又是社會名人,法官下令不得公開其身份,只能以代號稱呼。

太太偷漢,情夫還是古稀翁,可是陳學殷的林姓年輕丈夫卻不太在意,記者上周五向其了解,他擺出一副滿不在乎態度,「我只可以說,由始至終都不知道她另有情人,亦未見過X富商,也不知她近年何以突然富貴,總之她的一切我都不想知、不想理!」

仍與丈夫同住

林對妻子的事漫不經心,但據知案發後二人還一同居住,早前更由元朗村屋搬到牛頭角的新公屋,只是連舊街坊也形容二人絕不恩愛,終日游手好閒的林,更常在村內迷糊踱步,並常與貌似蠱惑仔的青年為伍。

陳學殷婚姻生活不理想,或與X富商有一定關係,這段「爺孫戀」早在她婚前的○五年已開始,過程不僅曲折兼胡混,還充滿金錢和情慾瓜葛。

當時二十二歲、已結束運動員生涯的陳學殷,在葵芳新都會廣場的美心酒樓擔任知客,X先生是常客,自稱某公司經理,一向給小費非常爽手,對年輕貌美的陳學殷更是闊綽。

該酒樓一名前員工透露:「X先生對Gloria(陳的洋名)特別好,每次到來,都會先給她一百元利是,還不只一次以贏麻雀為由,多打賞二、三千元。」

兩人認識僅一個月,X便採取更進取的攻勢,把一張五萬元支票連同字條「?埋一?」,塞給陳學殷,便條露骨地表白對陳有好感,想和她交朋友。陳當時雖已有同居男友,但五萬元餽贈,足足是其幾月人工,這張「友誼支票」使她欲拒還迎。

接受與X交往後,陳不斷受到對方毛手毛腳,前員工表示:「X經常在酒樓借故摸Gloria的手及肩膊,她雖然也會借故閃避,但從未試過直斥他鹹豬手。」

陳雖已婚兼有一子,卻喜歡效法時下o靚妹「玩自拍」。

陳學殷的姓林丈夫,對於她與古稀翁偷情,並捲入勒索案,顯得滿不在乎。

萬八元聘做文員

對於被「抽水」,陳表面極力迴避,卻多次向X撒嬌說酒樓工作「薪金低、工時長兼辛苦」。未幾,X再奉上一張兩萬元支票,並邀請她到自己公司做文員,以便日夕相對。

除了銀彈攻勢,X還多次寫情書給陳訴心聲,本刊獲悉,其一是關於聘請她一事,X不諱言「幾鍾意你(指陳),現在今後都不會變」,同時說出心中矛盾,既擔心陳到其公司工作,難以公開發展感情,但又怕她在酒樓工作辛苦。最後還特別寫上「看完撕掉,秘密」,明顯不想對方保留信件。

陳學殷在九九年打破拉划艇機香港紀錄,當時的她年僅十六歲,鋒芒畢露;可惜陳其後被感情生活影響訓練,十八歲便離開港隊。

另外兩封是記錄X向陳送上支票,並提醒她要多作積蓄;第四封則是邀約陳學殷到海防道新港戲院(現已結業),拍拖欣賞由鄭秀文主演的電影《長恨歌》。

陳答允到X公司工作的同時,亦要求他聘請其酒樓好友Joey一起過檔。陳在新公司的人工表面是八千元,但其實X每個月額外給她一萬元,且送贈LV手袋等名牌物品。

由於同事一開始已看穿陳與老闆關係特殊,不敢派工作給她和Joey。工作雖然欠奉,陳卻並不輕鬆,因為要忙於抵擋X的「埋身擊」,除毛手毛腳,還試過在茶水間被熊抱及強吻。直至陳學殷明言視X為契爺,對方才停止性騷擾。

○六年三月,陳發現懷有男友骨肉,X竟鼓勵她與男友結婚,得悉二人無錢,還豪贈十萬元給她作賀禮,因為怕陳「大花筒」,X把款項分作兩張支票,親手交給陳母。由此可知,陳的家人是知道X的存在。

不過,陳的婚姻生活過得極不愉快,本刊獲得相信是她在○七年寫的網上日記,陳自怨自艾說:「人結婚我結婚,男家話無錢,結到自己拎十萬出?結;男家親戚知道人情要還畀我(刻意)唔到,(只來了)十圍蠱惑仔……生仔生到男家親戚一個都未見過……唔係為?BB,我早就走?!」

婚後陳與丈夫均無工作,X富商饋贈的十萬元大部分用作擺酒,一家三口靠每月八千元的綜援過活,但幾乎全數被丈夫獨吞,加上夫家對她漠不關心,難怪陳對這段婚姻不滿。

陳學殷在同一篇網上日記裏,亦憶述錯綜複雜的愛情路,「一生中拍拖的伴侶太多了,真心愛我的有幾多……這就是我的宿命吧!或許是上天教訓我多年來玩弄感情。」

她毫不掩飾曾是「花花公主」,情史一大籮,當中十三歲認識的第三任男友,是其一生最愛,但不代表會對他專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