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時事  > 政官莊 2010 年 12 月 14 日

破壞共識 泛民反感 大嚿追殺怡姐內情

俞宗怡不知江湖險惡,一時不慎放條路畀梁展文行,結果慘成「罪人」,要鞠躬認錯。怡姐畢竟係一個好官,立法會專責委員會不忍心落手太重,所以協議不在報告中提出要佢下台,部分委員亦指佢「罪不至死」,公開道歉已收貨啦!但政治呢味嘢,分分鐘有變,社民連陳偉業忽然表示在本周三會議上提出修訂,要怡姐人頭落地,足見政客反覆無常,連其他泛民議員亦睇唔過眼。件事背後原來有段古。

陳偉業不理政黨(包括社民連)嘅共識,突然發難要俞宗怡(左小圖)人頭落地,令泛民議員不滿。

話說專責委員會最後決定如何處置怡姐之時,多數成員都認為佢雖然有錯,但報告對佢表示遺憾已夠,毋須奪其烏紗將佢「煮死」,社民連長毛係成員之一,開會時亦冇提出要殺怡姐頭,願意接受呢個共識。及至報告出街後,怡姐企出嚟say sorry,更孭晒全部責任,連泛民議員都認為佢有承擔,準備放佢一馬。但社民連陳偉業另有想法,覺得呢單嘢有彩可攞,唔食住上就浪費大好機會,所以一個箭步標出嚟,表示會在周三立法會會議上對怡姐提不信任動議,要求佢落台。大嚿(陳偉業)仲開始為此造勢,指怡姐罪行嚴重過梁錦松買車,除咗辭職,冇其他選擇!陳偉業今次突然決定出手,事前未經社民連討論,並非party line,佢老哥只口頭問過毓民同長毛,可否由佢個人去馬,兩人都冇反對,反正砌政府乃社民連一貫立場,叫高官滾蛋只會得分不會失分,故最後亦同意大嚿代表社民連發炮轟怡姐落台。泛民其他議員對大嚿藉追殺怡姐博出位,既覺不滿,亦感無奈,一來專責委員會早有共識不置怡姐於死地,長毛亦無意見,如今社民連不理各黨共同睇法,擺明我行我素,跟你班友都傻;二來大嚿將打擊焦點集中在怡姐,客觀效果係分散咗公眾注意力,間接放生梁展文同有關地產商。究竟大嚿點解咁做,佢哋都感疑惑,唔知佢為乜!線人估計,泛民其他議員周三好可能否決大嚿嘅修訂,唔會支持促怡姐辭職。但怡姐經此一役之後,會否意興闌珊,自己走人,就要看事態發展了。

陳偉業將炮口指向怡姐,間接放生梁展文同地產商。

煲呔落注買冷馬
好彩跑唔出

煲呔周日去沙田馬場,擔任國泰航空香港國際賽主禮嘉賓,平時佢去馬場都係主持儀式打吓鑼之類,從來唔會落注,但佢今次忽然興起,話想買隻馬仔玩吓,然後攞住一百蚊行去counter,買咗第三場九號「怡勝」獨贏。究竟邊個畀貼士佢買呢隻冷馬,定係自己亂咁揀,冇人知道,但佢嘅隨從一眼「目及」到,以為有高人向煲呔提供獨家貼士,跟住買實冇死,於是齊齊買九號。到賽事開跑,大家伸長條頸睇住九號仔跑第幾,但過終點之時,隻馬墮後到冇晒影,幾嚿水全部泡湯。小弟當時剛在馬場,有八卦友知道此事後講,好彩隻冷馬跑唔出,如果真係爆大冷贏咗頭馬,煲呔嗰注獨贏派彩都好和味,到時必有閒言閒語話有大馬主「明益」特首,仲唔係官商勾結?今次煲呔「處女輸錢」,仲說明咗一樣嘢:佢真係唔識賭馬嘅!

煲呔周日破戒在沙田馬場落注買咗一百蚊獨贏,結果隻馬跑到冇晒影。

馬丁冇人情味
未去過醫院探華叔

華叔癌病惡化留院治療,黨友同各方友好川流不息去醫院探望,但獨缺一位重量嘅長期戰友,此君並非別人,正是當年與華叔齊齊創立民主黨嘅李柱銘。線人回報,近一年來,馬丁(李之洋名)未曾親自去華叔屋企探佢病,到佢入院之後,馬丁亦從未在病房現身,好似「老死不相往來」咁!兩人關係變成咁,緣於五區公投嘅分歧。當時華叔極力反對民主黨同社民連、公民黨埋堆,被人拉住個鼻走,一定要行自己條路,結果民主黨決定同中央對話,而馬丁就力主齊齊搞五區公投,反對妥協,兩人為此交惡,每次碰頭都面左左,即使民主黨開黨員大會,馬丁都故意坐開,避免交談。呢兩個民主派超級元老從此愈行愈遠,故馬丁唔去醫院探華叔,並唔奇怪。不過民主黨內有議論指,就算政見唔同,馬丁同華叔都算並肩作戰多年,點都有份感情啩,唔使咁絕吖!比較起嚟,作為多年「政敵」嘅煲呔,都探過華叔兩次,有人情味好多。

華叔與馬丁(右)自五區公投後便交惡,在公開活動面左左,及至佢老人家入院,馬丁從冇去過探病。

方國珊忽然反枱
可能加入民建聯

自由黨「明日之星」方國珊(西貢區議員)忽然反枱劈炮,黨內戰將買少見少,都幾大鑊。最慘係,方國珊好可能攞住一萬幾票轉投其他對手政黨,兩年後掉轉槍頭搶自由黨地盤,在新界東威脅多年大佬田北俊。線人指,方國珊在將軍澳區經營幾年,實力不弱,所以幾個政黨都可能向佢招手,希望搵佢加盟,在新界東搶位,其中包括葉劉嘅新民黨。呢檔新黨暫未在新界東建立勢力,方國珊一入黨就可以埋位,對葉劉嚟講,可以隨手執到件靚貨,都幾划算。不過田二少剛與葉劉埋堆,如果即刻拉方國珊過檔,必然令大佬田北俊反感,為免傷和氣,葉劉可能暫時忍手。政圈又傳來消息,話方國珊隨時爆冷加入民建聯,因為佢背景立場同民建聯幾近,加上從事地區物業買賣,跟鄉事派都有來往,埋堆一齊玩並唔奇怪。民建聯在新界東已夠票取兩席(如無意外應由劉江華及陳克勤繼續坐),如果吸埋方國珊嘅票源,有機會攞到三席。雙方打過算盤,未必唔會合作。講開方國珊退黨,○八年立法會選舉之時,佢全力幫田大少打選戰,對方就答應二○一二年畀佢在選舉名單排第一,捧佢入立法會,但最近田大少重出江湖,再踩入新界東地盤指指點點,並在內部會議批判方國珊,準備兩年後自己排頭位。方國珊一怒之下,決意一刀兩斷。

田北俊重出江湖,方國珊無地企,仲被人鬧,遂憤而退黨,但以佢嘅實力唔憂嫁。

Accum內地苦主
組團來港呼冤

上兩星期,立法會討論強積金議案,結果又引來一批投資雷曼衍生產品(如ELN)的苦主抗議,但本刊記者發現,在示威大隊之外,另外有散收收的五、六人拉住一條紅色橫額,在舊中銀對開馬路請願,雖然人數不多,但甚惹人注目。記者走前查詢,原來這批人全是來自大陸的滙豐accumulator輸家,佢哋第一次組團來港請願,原諗住在滙豐樓下靜坐,但銀行聞風先動,早已申請咗禁制令,佢哋不敢違法,惟有轉移陣地到附近。來自天津的齊先生同本刊記者講,兩年前,經紀透過長途電話游說佢購買聽都未聽過嘅accumulator,說是中度風險,結果佢總共投資咗五百萬美金,輸到攤攤腰。佢話有個朋友輸得仲勁,資金約八千萬港元,最後埋單計數,倒輸九千萬,認真慘情。

來自大陸的accumulator苦主輸錢以百萬美金計,專程組織「抗議團」來港追討。

葉劉新黨周三選舉
二少史醫生做阿二

葉劉組黨終於成事,本周三晚,新民黨將召開首次黨大會,選舉首任領導層,而人選已經內定,主席當然係葉劉,田二少做副主席亦順理成章,史泰祖醫生早就係「匯賢」核心成員,冇理由唔入領導層,故加設一個副主席位畀佢坐。政圈老友指,田二少同葉劉都係強個性人物,日後爭論難免,但強中自有強中手,葉劉夠惡,應可鉗住二少。反而史醫生夾在中間,分分鐘無地企,將來能否同二少合作愉快,等着瞧啦,在此祝史醫生好運。

史泰祖醫生與田二少,齊任新民黨副主席,將來能否合作愉快好難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