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只能回味 2020 年 09 月 27 日

梁家權

資深新聞工作者。飲食文化著作有《尋找失落的菠蘿油》、《沒有粉絲的碗仔翅》、《食蛋撻的路線圖》、《麥芽糖的黐纏往事》、《苦路救星陳皮梅》、《當油炸鬼變成老油條》、《天橋底的牛丸》。

下巴絕不輕輕

看到老友傳來一幀照片,不禁疑惑,怎麼吃牛腩也要通報天下。那件東西看起來似崩砂腩,但怎麼油脂豐腴得似汁水一般的滲出來?揭盅了,不是牛腩,是魚。
無論從色澤,抑或肉的紋理,似牛肉多過魚肉,見識淺,應該未吃過這種魚。「不,你吃過的,而且吃過不少!」老友仍在賣關子,累得我搜索枯腸仍猜不到,無奈請對方開估。
「藍鰭吞拿!」老友揭開謎底,我直情擘大個口不能發一言,在日本藍鰭吞拿是吞拿魚之王,拍賣價曾搶到幾百萬港元一條,即使如此,的確吃過不少,但魚肉是這樣色水的嗎?況且不是生吃而似乎燒炙的,是哪門子吃法。
都怪老友一句話沒有說盡,總是唧牙膏式的吊人口胃,終極答案是藍鰭吞拿魚的下巴。三文魚頭或稍高級的油甘魚頭都吃過,吞拿魚頭卻從未嚐過,更別說牠的下巴。老友見我好奇,答應請相熟的日本料理店安排。

 

 


限聚令放寬,造就三人行,下巴是當晚的主菜,壓軸才登場,之前吃日本剝皮魚的魚肝打蓉拌剝皮魚身刺身、石垣鮮貝、厚岸生蠔、北海道牡丹蝦、當造秋刀魚,以及金目鯛等魚生,佐送精米步合達百分之七的七星旗清酒,即是用一粒米磨剩百分之七的「米心」釀製的清酒,如此佳釀,似乎應該在吃烤藍鰭吞拿下巴之前乾盡,因為此等清酒最宜配刺身。
料理師傅說,大如一百斤重的吞拿魚,牠的下巴最多可以分成六件,而為我們找來是大吞拿下巴的其中三件。沒有經驗參詳,不知道下巴哪個位置好吃,只好等命運的安排,但我有言在先要拍照,關照師傅把賣相最靚的一件給我。
好不容易等到下巴出場,才忽然想起,既然下巴也能入饌,上顎也應該像下巴一樣斬件烤焗,但師傅說未聽聞吞拿上顎的做法,也沒見過,或者吞拿魚根本沒有上顎。
日本人說藍鰭吞拿全身是寶,此話一點不假。下巴骨骼中的肉真的似牛腩,但很腍兼滑不留口,而且像大魚頭藏有不少半透明啫喱狀的寶物,一邊吃一邊有汁液流出,總怕精華流走,急不及待伸長條脷舔乾淨。
有些東西若不是有人吃過分享經驗,當有一天放在自己面前,也未必會吃。吃,的確是需要閱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