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時事  > 封面故事 2020 年 09 月 27 日

甘老太離世 逾5億遺產惹關注 鏞記家族恩怨再起風波

有七十八年歷史的中環鏞記酒家,創辦人甘穗煇遺孀麥少珍早前離世,享年九十五歲。甘家在剛過去的周末為她低調舉殯,與甘老太已斷絕往來多年的大媳婦梁瑞群及兩名嫡孫甘崇軒、甘崇轅亦有到場送別,但全程跟負責辦喪禮的二叔甘琨禮一家人零交流。
有熟悉甘家的知情人士向本刊透露,○九年鏞記爆出甘氏兄弟爭產初期,甘老太因偏幫長子甘健成而跟二子甘琨禮鬧翻;沒料甘健成在一二年猝然離世,她跟大媳婦關係變差而落得孤苦無依。甘琨禮因一次目睹母親在寒冬下一個人到便利店醫肚,心有不忍而主動重修關係,並悉心照顧她至百年歸老。
甘老太在爭產官司後期,為保家業不惜拿出數以億計的棺材本,向長子一家求和,結果不獲領情。鏞記母公司最終被清盤,甘健成遺下的股份經清盤人招標拍賣,直至去年才由甘琨禮成功投得,令擾攘近十年的爭產案畫上句號。
可是知情人士透露,甘老太離世後留下逾五億元資產,又一次惹來兩房子孫關注,有指該筆遺產無論如何分配,只要其中一方不滿意,不排除鏞記的家族恩怨,會再掀起另一場風波。

 

 

甘老太的喪禮於上周六在紅磡世界殯儀館設靈,次子甘琨禮與一雙子女、鏞記第三代掌舵人甘蕎因及甘連宏負責辦喪禮,亦一早便到達靈堂打點,喪禮以佛教儀式舉行,場內有多名高僧誦經。而堅持將鏞記母公司清盤、導致家族分裂的大媳婦梁瑞群,亦與兩名兒子甘崇軒及甘崇轅出席喪禮。
現場所見,梁瑞群一家十分低調,幾乎與其他家族成員零交流;翌日甘老太出殯,他們也有隨同靈車送靈柩往火化後才離開。記者在靈堂外問候梁瑞群,問她是否與甘老太已冰釋前嫌?她說:「無事呀,不嬲都無事。」再問她知否甘老太的財產安排?她聽罷感到很愕然,表示不知情便急步離開。
據了解,糾纏多年的鏞記母公司清盤案,原來去年中已正式落幕。知情人士說:「清盤人決定以招標形式,找買家收購甘健成遺留的四成半股份,最終收到幾份標書,其中一份來自甘琨禮一方。清盤人權衡所有條件後,認為甘琨禮的出價及相關條款最好,結果鏞記的金漆招牌便全歸甘琨禮,保住甘家產業。由於雙方簽定保密協議,不能透露實際收購價,只能打聽到今次成交金額,較梁瑞群早年開出的十三億元為低,甚至不夠十億元。」

負責甘老太喪禮的甘琨禮,拿着母親遺照步出殯儀館,神情哀傷。

 

甘崇轅離開甘家後,與父親生前好友蔡和平合作創辦「甘牌燒鵝」,先後在海外開設分店。

 

用棺材本求大和解

一○年三月,當時為鏞記第二代掌舵人的甘健成,指自己作為股東,受到不公平損害,遂呈請法庭頒出收購令,要求胞弟甘琨禮收購自己股份,又或者將鏞記母公司清盤,自此鏞記及家族成員陷入連場訴訟。甘老太初期亦偏幫長子,並跟二子鬧翻。
及至一二年十月,官司將近公布審訊結果前約一個月,甘健成突然猝死。其遺孀梁瑞群接獲原訟庭頒布丈夫敗訴消息後,隨即代夫申請上訴,卻遭駁回。一五年初,梁再向終審法院提出「終極上訴」,結果反敗為勝,法庭頒令鏞記母公司清盤,但清盤令可暫緩執行,讓雙方有機會達成協議,商討購入甘健成的股份條款,若限期內未能達成共識,清盤令便自動生效。
當時有指甘琨禮曾向大嫂提出九億元收購價,惟梁瑞群堅持十三億元才肯和解,雙方爭持不下。甘老太自兩子對薄公堂,晚年一直夾在中間做磨心,她曾向身邊人透露,「磨得好辛苦」,慨嘆「兩個都係自己仔,不知幫邊個。」直至清盤限期逼近時,甘老太心急如焚,為保家業不惜拿出棺材本,為次子甘琨禮一方加碼,爭取雙方能達成大和解。

鏞記已故創辦人甘穗煇(左二)生前將一手創立的家業,交給長子健成(右二)、次子琨禮(左一)及幼子琨岐(右一)打理,沒料最終兄弟內訌,分家收場。

 

甘老太年輕時活躍好動,除了游水,跳舞、打麻雀外,還不時駕駛配上靚車牌的平治房車遊車河。

 


甘老太的加碼條款包括,由她拍板決定,把鏞記一批珍藏的名貴食材,以及甘氏兩兄弟在長洲山頂共同持有的一幅地皮,一併轉贈大媳婦一方。甘老太亦以兩間投資公司持有的二十多個收租物業及地舖,送贈股權給梁瑞群兩名兒子。
知情人士說:「若果梁瑞群當時願意接受加碼方案,可穩袋逾十二億元,但她卻企硬不肯,拖拉多年,最終反過來少收幾億元,可謂得不償失。」
知情人士續說:「爭家產初期,甘老太一直站在大仔一方,力撐他奪回酒家話事權,當時她與大媳婦、孫兒關係很好。直至一二年大仔猝然離世,甘老太向身邊人透露大媳婦對她的態度開始有變,長孫崇軒又不時拿英文信給她簽名,甚至一度閂埋門困住她,又經常跟她講錢,令到老人家好唔開心,但嗰時佢同二仔已鬧翻,令她無依無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