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峰」「波」情未了馮素波 2020 年 09 月 25 日

馮素波

馮素波,三歲加入娛樂圈,今年七十六歲,伶歌影視工作皆涉獵,看盡圈中人事起落,繁華滄桑。

一點記憶 父親的點滴

在上世紀八十年代的某一天,父親告訴我:「澳門現在可以回去內地,而內地的人也可以去到中山……」沒頭沒尾的,是甚麼事兒?一時令我摸不着頭腦,父親究竟要我搞甚麼事?後來耐心聆聽清楚,原來父親想我陪他由澳門過中山,之後回我們的鄉下,再去廣州,還要趕上中秋節之前起程。
出於好奇,我也想知道父親何解突然有此決定?原因何在?當年中國內地初開放,要辦手續也不易,不過,父親的每一個決定,我都一定會照辦,之後便整裝出發,先和父親去澳門住了一晚,第二天早上再過關去中山。
在海關內,也曾出了個少許驚慌小插曲,因為父親多帶了一隻舊手錶在口袋,卻沒有報關,給海關員搜出來了。這件帶錶事件,父親沒有在事前告訴我,我過了關,等了很久仍未見父親出來,我很擔心,回頭直闖海關找父親,當時父親正在接受審查,原來父親想帶隻舊錶回去送給一位親友,幾經懇求下,海關員看見真是一隻舊錶,而父親亦不像走私,我又跑到旁邊求情,海關員也就決定小事化無,把我兩父女放行。
我和父親出到閘口,租了一部汽車,直趨只有父親才知道的地址,一間位於石歧與中山之間的酒店(旅社),父親和我到達大堂後,問我是否見到契爺謝醒伯?哦!原來父親是約了我契爺謝醒伯。

波姐的契爺謝醒伯。

 


我和謝醒伯完全不認識,也不知旅社大堂內誰人是契爺,正在尋找當兒,迎面有三個人走上來,跟父親招呼,並向着我,自我介紹是謝醒伯(我的契爺)。契爺個子很矮,人很和藹,他還一併介紹他的兒子「桂生」和媳婦「冰」,他們也是演粵劇的,契爺有四個兒子,只有「桂生」夫婦演戲,上一代已經年邁,他希望我們做演戲的第二代能互相認識,並將關係連續,更希望我們將來能夠友誼長存,藝術長傳。
當晚我們一行數人往石歧食乳鴿,我還是第一次到石歧,第一次吃到非常美味的乳鴿,契爺和父親一直講着往事,兩老有說不完的話題,父親破相之後,能聽他盡訴心事的人就算是契爺了,而契爺亦經歷過文化大革命,大家能再聚一次,能在石歧食乳鴿,感覺也是開心,惟是景色依舊,面目已全非。
日子晃眼過了數十載,父親和契爺也成為老年人了。
第二天,天剛發亮,我們兩家人一同起程回父親故鄉中山二邑上隆亨村,我終於親眼觀賞到父親童年時嬉戲的地方,村口的大魚塘,父親說他兒時經常在這魚塘游泳,回到父親祖屋,那放了先祖神主牌的房子,一些破爛的「吉地」,父親還在此告訴我,當年他衣錦還鄉,是怎樣把外婆那副「壽」送入祖屋的故事。過往所有情境,此時此刻,全部在父親腦海中一一浮現。
幾個小時內,父親不停訴說往事,只有契爺跟着興奮不已。我和桂生夫婦在烈日當空下,行走了幾個小時,卻巳有些疲態。
現在回想起來,真有後悔與遺憾之感,年輕時不懂得珍惜,如果我再留心聽,父親的故事我一定知得更多,只可惜,當時的我和其他的年輕人沒有兩樣,沒有好好地和父母分享他們的過往,現在只能憑着一點點的記憶,寫下他們的點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