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有情有性 2010 年 12 月 14 日

白韻琴

白韻琴,原籍廣西桂林,美國三藩市天主教大學傳意系畢業,三藩市州立大學進修廣播系研究院。 外號白姐姐的她是港澳及廣東沿海八到八十歲都談論的人。由她策劃主持的電台、電視節目均開風氣之先、領導潮流、膾炙人口。她主持的電台節目《盡訴心中情》,創每晚百萬人收聽,千人打電話傾訴的紀錄,是香港廣播史上空前絕後成績。 其著作數十冊,中港歐美極受歡迎,雖封筆多年,仍活躍於政商、文娛、財經界,善於妙論人生,鞭辟入裏,令你微笑、大笑。

政治雞、律師大 狀明星雞(鴨)一條菜的辛酸

廿餘歲參賽國際級運動女將,被告上法庭,原因是涉嫌勒索七旬富翁數百萬,絕招是她稱有雙方性交片段,如不付款,則……法庭上這位女將現身,素色西裝裙套裝,白襯衣,直髮素面,清純如處子聖女,如果不是警方放蛇扮中間人「講數」,證據足以起訴,光看外觀,是現代版本的孟姜女或拿貞節牌坊的貞烈婦,事實上卻是以身體與人性交換取金錢的女子,吾友邊讀報邊說:

古時的青樓名妓如圖中的蘇小小,是賣藝不賣身的;不過,現代的暗伎卻是賣身而不賣藝的。

「啊,原來這是疑似運動雞,真貼切!那時聽周大狀說這世界各行各業都有『雞』,有的『雞』、『鴨』是正業,她(他)本身職業是副業,因為做雞受惠比他正行多,提升社會地位、金錢及各種惠澤——護士雞、律師雞、大狀雞、明星雞、政治雞、藝員雞、金融雞、經紀雞、公務員雞、銀行雞、特務雞……當時我覺得很誇張及污辱女性(和男性),把人性光輝壓到最低層面,身為記者,因利乘便,便去找尋真相。」

「『雞』只是一個行業代名詞——以性行為換取晉陞,在荷蘭、德國(甚至當年台灣)這類公娼國家,妓女也是一種職業,大開大門陳列身體面相於人前,以招徠生意,受到警方及衞生局保護照顧,交稅回餽國家。並不一定是貶意。」我扮代表。

吾友記者梅誇誇談:「後來知道,名為大律師,其實和律師讀一樣多法律,只是主攻不同,專業人士生意不好或不夠(香港醫生及大狀不能登廣告),為得到多或大宗些大茶飯生意(如大企業大案件),她(或他)會瞓身給律師、師父、權貴等。醫生、護士、售貨員、酒樓、銀行、電視、電影人,甚至守廁所清潔員。各行業如此類推,他們圈子裏外,在不同層次接觸範圍,都可以做他(她)們的雞,因為,以肉體作為交換或回贈,是人人擁有人人可行,看雙方意願而已。

「最主要的,這行為並不影響表面的職業,暗中進行,神不知鬼不覺,換來金錢、物質、名譽、地位的晉陞。小者,也可以換來美食、零用、禮物,窮光棍也用幾條金魚向智障者換取性服務,我暗中觀察調查的結論,雖不是全民皆雞,可能有半數或多或少的雞,周大狀的觀察真了不起啊……」

「不光是『雞』,還有『鴨』『鵝』論。」見梅談得津津有趣,我衝着她,還要加上聲明:「嗱,這只是一個代名詞,沒有褒貶之意……」

「我當然知道!」梅接上:「『雞』是女侍候男,『鴨』是男侍候女(或男),『鵝』是男女都行。」

「是嗎?」這次是我落後了:「『鵝』這名倒是少聽。」

「你是居里夫人,當然知道得少。」梅洋洋得意:「讓我來說個小故事給你聽吧,這叫做『一條菜的鴨』,飯枱上不能講,太噁心。」

「那就別講。」我其實想聽。

「娛樂圈裏有位權勢男,要風得風要雨得雨,權勢男本來把性取向收得很緊,人逢得勢精神爽,漸漸不介意別人眼光,寵男不少,主子寵幸,臣服者也得勢,周遭的有羨有嫉,人之常情。可是男女之情比例多易得,男男之情難求,以權勢餌誘者多,家家有求嘛,但要得真情和長久侍候在側的真心愛侶則鳳毛麟角,何況權勢男的陰性取向,嬌嬌嗲嗲地找名真情俏郎君,則難之又難,無奈只得讓情郎在名聲、財富、豪華生活中能對他愛寵有加。

「我們這班八卦友(做記者不八怎行?)和寵男做了老友,知道他時時跑去曼谷,很短時間回來,有時不讓權勢男知曉,跟到寵男去泰國,竟然是去召妓(女),奇怪追問他何以如此,他氣急了,不覺自爆:

「我係直嘅呀前世,同佢搞,有一次支棍掹出來帶同一條(素)菜,想嘔咗三日,唔多啲搵女清洗下,我頂唔順o架……」

「真的?」聽這大爆料,正是行行有辛酸,我有時候幼稚,還以為睡睡覺做做愛就換取大量所需,其實是得來不易啊!

果真是:
青樓名妓賣藝不賣身
現代暗伎賣身不賣藝
富貴不必險中求
前庭後庭花菜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