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時事  > 封面故事 2020 年 09 月 20 日

消費死者引發仇恨 被煽動搞黑暴惹官非 陳彥霖案300人「陪葬」

十五歲少女陳彥霖浮屍案,經過十一天的死因研訊後,上周五在死因裁判官高偉雄排除她是「非法被殺」及「自殺」的可能性下,陪審團一致裁定陳彥霖「死因存疑」。高偉雄表示對陳彥霖離世感到難過,還特別安慰在場旁聽的陳母何姵誼,希望透過裁決解答公眾疑慮,讓公眾了解真相,還陳母「少少公道」。
本刊循不同渠道追查陳彥霖案來龍去脈,以及引發出的問題,尤其是她在社會最動盪時傳出死訊,背後有人不斷消費死者,製造各種似是而非的假象,激發起一大群年輕人的仇恨心,煽惑他們上街搞黑暴,以為要為陳彥霖討公道,實際只是幕後黑手的馬前卒,結果最少三百人因而惹上官非,成為陳彥霖案的「陪葬」品。
陳彥霖母親面對失去女兒的切膚之痛,過去一年更被惡搞「遭人滅口」,即使走出來澄清,仍被指是「假老母」。隨着死因研訊結束,陳母終於回應本刊,道出她最想給女兒的說話。本刊亦獲得陳彥霖生前與筆友交往的足本書信,揭開她生前的內心世界。

陳彥霖母親(右)即使展示與女兒合照,仍不斷被網民惡意抹黑是「假老母」。

 

「我只想彥霖安靜和安息,沒有其他了……」陳彥霖的死因研訊上周五完結後,本刊透過可靠中間人聯絡陳母,獲她回覆,刻下只想對女兒說的話。
過去一年失去女兒後,陳母無端被人批評、質疑感到難過,但她強調不會評論死因庭的裁決,她說自己不需要出名,只想事件盡快完結,可以與家人安靜生活下去。
有知情人士透露,由於陳彥霖案被外界愈描愈黑,裁判官決定為陳彥霖展開死因研訊時,亦向陳母提出進行親子鑑證,「陳母起初覺得不需要,因為自己根本就係阿媽,不用甚麼鑑證,但之後她反覆思量,覺得做了可以更有力制止謠言,於是就在今年七月接受政府化驗師進行親子鑑定,結果顯示兩人DNA吻合,強烈證明二人母女關係。」
即使如此,陳母與家人首日出席死因研訊後離開法院時,仍被大批公眾人士包圍,部分人更以粗口指罵她,說她是「戲子」及「收錢扮老母」。知情人士無奈說:「佢哋失去家人已經好慘,但就因為被有心人將件事政治化,被不停抹黑,結果成為被狙擊目標。」

陳彥霖小時候是一個活潑開朗女孩。

 

赤裸浮屍被傳遭姦殺

去年九月十九日,陳彥霖離開香港知專設計學院後失蹤,三天後屍體被發現在油塘魔鬼山對開海面飄浮。屍體沒有表面傷痕,但全身赤裸,警方不排除任何可能性,將案件列為「屍體發現」。
本來是一宗屍體發現案,由於陳彥霖生前被指曾多次參與「反修例」示威,於是網上立即有大量文宣不斷消費陳彥霖,利用她「離奇」死亡的事件炒作警暴,煽動更多人上街,令「反修例」的抗爭行動保持熱度。
幕後黑手起初的故事是這樣的:陳彥霖男友被捕去了新屋嶺,她也被捉入去並遭人強姦至死,然後被自殺再棄屍大海。傳聞一出,網上即時群情洶湧,且不斷轉傳相關訊息,期間又有人加鹽加醋愈傳愈誇張。
之後網上有一宗女子跳樓斃命案,又有人把死者的照片瘋傳,圖文並茂指死者是陳母,還似層層地說陳母因為要追究女兒之死,已遭滅口。更離譜是,網上不少「和理非」即使心知該些文宣內容不實,但都留言「希望不是真的」、「但願死者安息」等,令無知青少年的仇恨心更重,種下做違法事的禍根。
直至十月十一日,陳彥霖遺體已火化消息傳出,有人將矛頭直指警方倉促處理,意圖隱瞞事實,令陳彥霖枉死,並開始以悼念活動為名,在網上煽動示威者上街。當晚有大批黑暴分別到將軍澳、紅磡及大埔等地區四處堵路搞破壞,至少四人涉嫌襲警被拘捕。
三日後,網上又以為陳彥霖討公道,號召大量人手到她生前就讀的「香港知專設計學院」圍堵校園,要求校方提供陳最後行蹤的所有閉路電視片段。結果校方在過千名學生及示威者威脅下,公開部分片段,但有黑衣人要求片段必須未經刪剪,而且必須呈交所有閉路電視片段才肯罷休。

 

去年八月陳彥霖到塘福監獄探望男友後,曾在東涌港鐵站內情緒失控、大吵大鬧,醫生確診她患了「對立性反抗症」及「急性壓力反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