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凝仁遊訪 2020 年 09 月 11 日

陳英凝

陳英凝醫生,香港中文大學醫學院教授兼助理院長、賽馬會公共衞生及基層醫療學院全球衞生與人道醫學學部主管;遊訪全球衞生不同角落,分享人道小故事。

言語不通

「請問有沒有以下這些藥品?」既不懂英文又不諳法文的年輕配藥員,看着失聲又不斷咳嗽和打噴嚏的我趕在藥房關門前走進來,但她查看過手上的藥品名稱後,只是不斷搖頭。
多年前跟研究院朋友們到俄羅斯畢業旅行,因我是隊中唯一學醫的人,所以「被志願」成了隊醫,那次也算是我參加過最多災多難的十二天旅程。一路上厄運和病星也緊隨大隊。整個旅程中幾乎每天都有人發燒、咳嗽,事緣因出發時同行的美國同學患流感,旅程中把病菌「成功」地傳播給所有團員。旅程中有人的財物被偷去,有人扭傷腳踝,三個食物中毒,兩個皮膚敏感,染上手足口病,還有因過馬路時給單車撞到而右手肘鬆脫,更有日本同學在西伯利亞鐵路上被自己攜帶的「私伙罐頭沙甸魚」內的一條吋半多的魚骨硬到,最後幸好可以用小夾把魚骨拔掉,才避免了在當地作麻醉手術。
而那班同學們雖有豐富的旅遊經驗,但不知為何十六個團友混在一起便像失去了衞生的危機意識一樣。除了我有帶平安藥包外,全團竟無一人備有任何藥物,所以出發不到四天,團員已把我帶來的所有的抗生素、藥物、維他命和跌打藥物完全用光。最後到自己病倒時,只能走到當地藥房自救。
那時還沒手機翻譯軟件,我又不懂俄文,只可以靠在藥房「對照化學」成分來尋找可用的藥物。藥房內雖有很多不知名的粉劑,我掙扎了半小時也不得要領。最後配藥員走過來遞上兩個小香橙,再用簡單的普通話補說:「我們感冒都不吃藥。這送給你。請離開,要關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