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醫療.健康  > 醫療檔案 2009 年 02 月 11 日

離奇發燒3星期

從小到大,經歷發燒不知幾回,幸每次都是伴隨感冒而來,服退燒藥後,體溫一定會回復正常,再嚴重一點,大不了打多支退燒針,額頭及渾身發燙總能解決。

然而,這次蕭女士所經歷的高燒,卻一直未能對症下藥,見了多次醫生服過多種藥物都未能令體溫下降,持續發燒三星期,令她渾身不自在……

到底體內潛藏甚麼怪物,令她持續發燒呢?

盧國榮醫生表示,甲狀腺功能毛病,有時病徵不明顯,故必須從各種檢查中驗證,才能開始治療。

三十八歲的蕭女士,從來未試過這樣辛苦過:「其實自從婚後,我身體一直好健康,可能是與經常運動有關,每日練瑜伽,星期六日陪丈夫打高爾夫球,所以近幾年我很少病痛,想不到這一次發燒,竟然帶給我從未如此難受的感覺!」

婚後做全職主婦的蕭女士,去年八月開始發燒,渾身不自在,見了多次醫生服過退燒藥後,初時稍見好轉,但體溫跌了零點五度,未幾又上升至華氏一百度……如是者,她見了多次醫生,打過針服過藥,發燒情況時好時壞,卻未能徹底解決。

終於在去年九月中一次朋友聚會中,朋友建議她見相熟家庭專科醫生,經初步檢查後,發覺她有喉嚨痛、頸部腫脹,雖然抽血檢查未發現有異樣,但仍懷疑與甲狀腺有關,故轉介她往見糖尿及內分泌專科盧國榮醫生。

甲狀腺腫脹,是常見的甲狀腺疾病。

甲亢患者會有心跳快、手震等情況。 藝人張可頤於○六年間亦因甲狀腺發炎要服用類固醇,體形一度發脹,現已康復。

甲狀腺腫 指數正常

「醫生,我持續發燒足足三星期,好辛苦,渾身乏力,精神無法集中,有時還會有輕微喘氣……我之前已先後見過三位普通科醫生,退燒藥也吃過好幾種,情況時好時壞,但就一直未降回正常體溫,醫生,我會否是甚麼免疫力問題?還是身體有其他毛病?」蕭女士向醫生說。

盧醫生看過她帶來的醫療紀錄,再檢視剛才護士為她量度的體溫讀數——華氏一百零一度。盧醫生看見眼前的蕭女士,臉色明顯有點蒼白,頸部卻有輕微腫脹,於是問:「你頸部感到有痛楚嗎?」

「我發燒初期左邊頸感到微微痛楚,到這兩天,連右邊頸也痛……」蕭女士說。

盧醫生為她作臨牀檢查,發覺兩邊甲狀腺腫脹,而按壓時,蕭女士痛楚加劇。

「蕭女士,你兩邊甲狀腺腫脹,有機會是甲狀腺發炎,但你早兩日見家庭醫學專科醫生檢查時,你的促甲狀腺激素——TSH是1.53,在正常的0.49至4.67範圍內, T4雖然有16.42,稍稍偏高,但亦屬正常(正常是9.1至23.81)。不過血沉降率——ESR就十分高,去到58!」

心跳手震渾身不自在

蕭女士和很多求診的病人一樣,面對這一大堆反映身體健康狀況的數字時,感到茫然不知所措。

「醫生,那麼我是正常還是不正常,甚麼ESR好高,會有甚麼問題呢?」蕭女士問。對於這一大堆數字,蕭女士並不太了解,只知身體應該出了毛病,當下希望醫生能盡快令她退燒。

「蕭女士,除了發燒,你身體還有其他不適嗎?例如有否覺心跳過快,又或有沒有手震的情況呢?」盧醫生從細節追問,希望從中找出線索。

「唔,這陣子由於一直高燒未退,整個人混混沌沌的,看報章時精神無法集中……啊,對了,最近一星期拿起報紙時,手的確有震,我以為是發燒的緣故吧!至於心跳,好像有時跳得好大力,跳得有點急,總之就覺得渾身不自在,好煩,好……」

盧醫生點頭表示明白,向蕭女士說:「發燒有很多原因,不過從你頸部腫脹、心跳快、手震等病徵,加上我剛才檢查時發現甲狀腺較硬,我懷疑你是甲狀腺發炎而致發燒及以上各項病徵。不過,一切要等各項檢查完成後才能確定。」盧醫生說。

入院檢驗 病毒侵襲

已被高燒折磨了三星期的蕭女士,這一刻只想盡快解決問題,聽從醫生指示入院檢查,包括抽血檢驗和同位素檢查。

發燒不是病,它只是一個病徵,故醫生必須找出發燒背後的原因,才能對症下藥。

「發燒最常見有幾個原因,一是生物性感染例如細菌感染、病毒感染或有寄生蟲等,二是腫瘤,三是自體免疫病。醫生診症時,最主要看是哪一個部分有徵狀,例如這位病人頸部腫脹,從肉眼已看到甲狀腺腫脹,在按壓時發現有變硬,故多數是發炎。

不過,實際引致發燒原因,必須待驗血結果剔除其他患病可能性,以及同位素檢查確認甲狀腺發炎,才能確定。

蕭女士於是聽從醫生指示入院,期間持續發燒至華氏九十九度,護士幫她抽血化驗,包括種菌、檢查白血球數量,查看有沒有最常見的細菌感染,以及檢查是否一些自體免疫病例如紅斑狼瘡症、類風濕性關節炎等,結果一切都是正常。不過,發炎指標CRP卻是偏高,後來再驗血沉降率ESR,結果亦相當高,種種迹象顯示蕭女士身體正對抗炎症。

元兇現形 壞甲狀腺

然而,因蕭女士發燒初時甲狀腺素分泌正常,令醫生難以確定病因。

「一般甲狀腺發炎,病人的TSH會偏低,T3和T4會高,然而蕭女士九月份的檢查報告顯示三者都正常,故當時未能肯定她是甲狀腺發炎,直至她住院後,血液檢查才露端倪,第二次抽血才發覺她TSH低於0.017,T3、T4就偏高。」

為何初時檢查TSH,數值是正常?盧醫生估計初時蕭女士甲狀腺發炎引起發燒,但未破壞甲狀腺功能;其後各項檢查排除其他患病可能,加上這時甲狀腺功能開始受炎症影響,令蕭女士甲狀腺釋放大量甲狀腺素T3及T4,並促令甲狀腺激素TSH降低,這時,醫生才能確定真兇——蕭女士是患上甲狀腺功能亢進,簡稱「甲亢」。

細菌感染 破壞工廠

患上甲狀腺功能亢進,我們身體會出現哪些問題呢?

「甲狀腺就等於身體內一家工廠,分泌甲狀腺素調節細胞的新陳代謝,如今這家工廠因管理不善引致甲亢,通常是以下兩個原因:一是甲狀腺工廠加班,在短時間生產了很多甲狀腺素;二是甲狀腺生產線被破壞了,將自己貨倉的存貨全部傾倒出來。兩個甲亢情況,結果都是令身體有太多甲狀腺素,因而令細胞加速新陳代謝,故蕭女士有心跳過快、手震、心情煩躁等徵狀。」盧醫生解釋。

大部分的甲狀腺發炎都屬慢性(chronic)或無痛性(painless),不會引起發燒,患者甲狀腺不會感到有痛楚,而蕭女士所患的是「亞急性(sub-acute)甲狀腺發炎」,故出現腫脹及痛楚,這是一個重要線索,令醫生作出準確臨牀診斷。

至於急性患者甲狀腺發炎患者,亦會出現亞急性甲狀腺炎相同臨狀徵狀,但由於急性甲狀腺發炎由細菌感染引起,而甲狀腺血流量非常高,防禦細菌感染能力十分強,故非常罕有,一般只出現在免疫系統有毛病人士,或受到干擾的病人身上,例如長期服食抑壓免疫系統藥物人士。

至於亞急性甲狀腺發炎,盧醫生說原因不明,估計是蕭女士自體免疫系統過敏,因身體受到外來刺激,令免疫系統出現過敏反應,而錯誤攻擊甲狀腺。

服類固醇 治療炎症

因甲狀腺發炎而引發甲亢,之後因工廠過度加工而無力再生產,會出現甲狀腺功能減退(簡稱「甲減」),而慢性患者更難以察覺患病,甲狀腺不一定腫脹,因為病徵不明顯,患者根本不知道自己患病。

被高燒折磨了三星期的蕭女士,在醫生多番追查及求證下,終確定患亞急性甲狀腺發炎而引發高燒,隨即開始接受類固醇治療。盧國榮醫生指出,蕭女士必須確定沒有其他感染才可開始治療,否則壓抑免疫系統的類固醇會令感染病況加劇。

然而,蕭女士的康復進程不能太急,要按部就班。「服藥後會退燒,ESR亦會跌,不能過急,因為減藥過快,有機會令免疫系統再度活躍而攻擊甲狀腺,再次出現發燒症狀。」

結果,蕭女士在接受三星期類固醇療程後,終於在去年十一月回復正常體溫。

「真的沒想過是甲狀腺有事……這三個星期,身體就像烘爐一樣,很不舒服!現在終於降溫,我亦沒有手震、心跳,總算覺得自己回復正常,可以鬆一口氣。」蕭女士如釋重負地說。

不過,她稍後會出現「甲減」情況,故要長期服食甲狀腺素,以補充已被破壞的甲狀腺功能。

甲狀腺解構

甲狀腺是位於頸部前端、喉嚨下的蝴蝶形腺體,長5厘米,闊3厘米,厚1.2厘米。它是人體其中一個內分泌腺體,負責生產甲狀腺激素。

內分泌及糖尿病專科盧國榮醫生指出,甲狀腺生產的甲狀腺激素,包括甲狀腺素(T4)及三碘甲狀腺氨酸(T3),調節體重及人體溫度,控制新陳代謝,可以影響心臟、肌肉及骨骼組織。

這個腺體,可以有兩大方面的毛病,一是結構上的腫脹,即俗稱的「大頸泡」;二是功能上的甲狀腺激素分泌過多或過少,即甲狀腺功能亢進或甲狀腺功能減退,兩者並沒有必然關係。

腦下垂體分泌促甲狀腺激素(TSH),令甲狀腺分泌激素調節身體機能,包括體重及新陳代謝等。

甲狀腺功能毛病

腦下垂腺會製造一種促甲狀腺激素(TSH)的蛋白質來刺激甲狀腺分泌激素,如果甲狀腺未能生產正常水平的激素,就會造成甲狀腺功能毛病:

1)甲狀腺功能亢進(甲亢):
甲狀腺體製造過多激素,令人神經緊張、易被激怒、活動力旺盛、體重減輕、眼球凸出、心跳過快、血壓高、大量流汗等,甲狀腺可能腫脹。

2)甲狀腺功能減退(甲減):
甲狀腺製造過少激素,令人容易疲倦、沒有精神、皮膚乾燥、頭髮脫落、體重增加、感覺寒冷,並且長期便秘。

同位素檢查甲狀腺疫病

甲狀腺功能亢進
因工廠加班,大量吸收碘原材料(圖中深色位置),在短時間生產大量甲狀腺素。

甲狀腺炎(全個甲狀腺失去功能)
因工廠被破壞,不再吸收碘原材料,工廠停產,但血液內仍出現甲亢情況,因為工廠把存貨全傾倒出來。

伸延閱讀

想了解更多健康醫療資訊,請上養和醫院網站http://www.hksh.org.hk/
本網站內容僅供參考,絕非推介任何診斷/醫療方法或藥物或保證其療效,亦無意代替專業意見或諮詢、醫療診斷或醫學療程。
如對健康有任何疑問,應立即尋求專業意見以免耽誤診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