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只能回味 2010 年 12 月 14 日

梁家權

資深新聞工作者。飲食文化著作有《尋找失落的菠蘿油》、《沒有粉絲的碗仔翅》、《食蛋撻的路線圖》、《麥芽糖的黐纏往事》、《苦路救星陳皮梅》、《當油炸鬼變成老油條》、《天橋底的牛丸》。

甜和黐牙

每一次回旺角老家,經過豉油街砵蘭街時,都想起從前那一列大牌檔,也記得斜對面的南華戲院散場後,整條街更熱鬧的畫面,眾生在馬路邊搵食的情境歷歷在目。

大牌檔早已被掃入歷史檔案裏,但十字街頭現在依然熱辣辣。穿着暴露的女郎在五色光管招牌下徘徊,她們也在「搵食」,真人有辦你睇,引來無所事事的男人駐足。這些麻甩佬腳骨力比女郎們更厲害,可以企足一個晚上,但只看不買,人家搵食真艱難!

有一位女郎發現我目不轉睛,展露甜甜的笑容走上來,我方才如夢初醒的耍手擰頭。其實當時我記起她站的位置,正是從前賣糖水大牌檔的所在地,少年歲月,不知在這裏吃了多少顆糖不甩,此刻想起,心頭仍然甜絲絲,一絲笑意惹來誤會。

那個大牌檔的糖水款式頗多,其中紅豆沙、綠豆沙、腐竹糖水、番薯糖水,阿媽偶爾會煲,無謂花錢買,在外面應該吃一些特別的。當時覺得最核突是黑麻麻的芝麻糊,須知平日練毛筆字已搞到雙手污卒卒,犯不着把又黑又杰的東西灌入口;揀來揀去都是糖不甩最好,把湯丸黐滿花生粒砂糖和芝麻,好玩又好食。

不過,阿媽永遠都苦口婆心勸說:「不要吃那麼多立雜東西,吃餐正經飯有益呀!」連糖水甜品也說不宜多吃,但世上很少子女會聽教聽話。

大牌檔一一拆掉後,好像糖不甩也逐漸在市面銷聲匿迹,取而代之是浸在糖薑水中有餡的湯丸,及大大粒也是有餡的擂沙湯丸,糖不甩不知何時起也被我拋諸腦後,畢竟後生仔貪新忘舊,初生之犢見識世界大花筒,總想甩掉傳統,妄圖嘗遍花巧新鮮物事。當年旺角西洋菜街的新派甜品店「燉奶佬」開業,才認識木瓜奶、杧果西米露、雜果涼粉,真失禮!

投身社會快將三十年,吃過諸多鹹苦,也敢說甚麼花款的甜品也嘗過,有一段荒唐日子,幾乎天天都走進「許留山」至少一次,直至有一天發覺見到杧果西米再無感覺才肯斷癮。

說到底,甚麼甜品都是萬變不離其宗,享受的是一份甜的感覺。人生真的需要偶然的甜來提升生活的味道。不過,悟到這條本來很簡單的做人道理時,生理上卻不容自己放肆的嗜甜,年紀老邁的阿媽不用再多言,因為人到中年,自己也醒覺須在飲食習慣上有所節制。

這天在香港仔湖北街一家新派涼茶館,與糖不甩重遇,又勾起甜甜的記憶。是當年大牌檔的好吃,還是眼前這碟好吃?一來記憶沒那麼仔細,二來我相信分別應該不會離天萬丈遠,只要吃起來甜就夠了。當然,還會黐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