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書寫人生 2010 年 12 月 14 日

蔡子強

時事評論員。寫了半生政治評論,自從某一個晚上開始,忽然領悟到人生應該還有一片更大的天空。

火鍋作為庶民食風

上個禮拜,氣溫驟然下降至十多度,不禁又讓人心思思,想吃一頓打邊爐。

前兩期,在《東周刊》一篇題為〈抗惡性通脹 師奶另類慳錢大法〉的專題報道中,更提到一些家庭主婦,

苦於肉類、蔬菜價格不停上漲,想出以打邊爐代替煮晚飯,隨時可以省回兩、三成的買餸錢。

文中受訪者說:「一頓三至四餸的晚飯,蒸肉餅要二十元,蒸魚約三十元,二十元買雞翼,再加上蔬菜等,已經差不多用上一百元。」若然再煲湯,則更要至少花上一百五十元。但如果換了是打邊爐:「二十元魚蛋牛丸已很多,不買肥牛改買十元雞扒,兩塊都很夠,十多元一盒水餃,再買一斤菜,十幾廿元豬紅、蘿蔔、粟米,一餐有齊魚、肉、菜,價錢不過八十元,萬一不夠飽,每人淥一個烏冬,一定飽。」她還說:「打邊爐的好處還有慳水、煤氣和調味料,連洗碗的洗潔精都用少了,年中慳好多。」

打邊爐能夠有這種另類慳家用途,倒讓自己增廣見聞。但想多兩想,憶起自己讀書時的經歷,倒才發覺這其實不是甚麼新鮮事。

回想起二十多年前,唸大學住宿舍那個年代,每逢苦苦撐過學期尾的考試以及期間的嚴冬,要想來個慶祝,因為錢銀並不寬裕,出外吃飯可免則免,於是一眾友好同學便相約齊集宿舍房間,齊齊開餐。當時的土法打邊爐,是用上一個住宿舍必備的舊式電飯煲,再買些豬、牛、魚丸,再加上蔬菜、豆腐、蘿蔔、粉絲等,煮至一鍋熟,大家便趕快下箸。當然肥牛、海鮮這些奢侈品,便無緣可嘗了。

其實,打邊爐,又或者火鍋,本來便是一種十分庶民的吃法。

根據坊間史料,最初有關火鍋吃法的書面詳細記載,出現在宋人林洪所著的《山家清供》中。那是一段關於涮兔肉片的故事。

話說當時,林洪前往武夷山,拜訪隱士止止師,頃刻間,下起大雪。林洪抓到一隻野兔,但山野中又苦無廚師可以代為烹調,止止師卻回答說,他在山中是如此吃兔子的,教他先把兔肉切成薄片,再放個小炭火爐,爐上架個湯鍋,待湯水燒得沸騰,以筷子夾着兔肉在湯中涮熟,再以辣椒、醬油、酒等作為佐料,蘸着來吃。用今天的叫法,這就是兔肉火鍋。

林洪旋即發現這種吃法,不單止方便快捷,而且與三數知己好友圍坐一堂,以此隨意取食,實乃平生一大溫暖樂事。

過了五、六年,林洪又在京師朋友家裏,再次嘗到如此美食。朋友乃嗜古學而清苦者,不是那些慣於大排筵席,珍饈百味的人,因此也以此山家之趣,來自得其樂。他並發現除了兔肉之外,豬肉、羊肉均可作為材料。

想起武夷山之行,林洪一時詩興大發,便作了「浪湧晴江雪,風翻晚照霞,醉憶山中味,都忘貴客來」這幾句詩,來紀念當時的良辰美景,更以此為這種吃法取了一個十分典雅的名字「撥霞供」。

在四十多元可以在連鎖快餐店吃到打邊爐的今天,或許這真的是讓這種庶民食風,妥為發揚光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