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峰」「波」情未了馮素波 2020 年 08 月 27 日

馮素波

馮素波,三歲加入娛樂圈,今年七十六歲,伶歌影視工作皆涉獵,看盡圈中人事起落,繁華滄桑。

十歲這一年

十歲那年,高媽子又把我從石塘咀接到北帝街跟着她。我也很高興,因為又可以和另外的幾個弟妹聚在一起玩耍了。不過,這年有些特別事情發生了,從高媽子和蘭姨幾個人的談話中,知道媽咪陳惠瑜在月前跟父親分開了。父親將於幾日後從「北婆羅州」的「山打根」乘機回港,粵劇團也解散了,所以,高媽子很緊張,她想找好房子,接父親回來團聚。
蘭姨很不贊成,她覺得應該待父親回港後再從長計議,最重要是,當時我們家的經濟環境極之困難,只是高媽子沒有聽從蘭姨的勸告,帶着我四處找新居所,奈何經濟真的拮据,最後也找不到房子。
到了接機那一天,高媽子租了「白牌」車,到九龍城啟德機場接機,啟德機場可以行出平台,看着飛機升降,我們看着父親乘搭的那班機到達了,乘客逐個從飛機的樓梯下來,並向取行李的建築物步進。父親並不是獨個兒回來,跟在他背後的還有一位男士,經父親介紹後,才知道這位男士名「陳潤」,日後我們都稱他「潤叔」。「潤叔」在山打根的劇團擔任父親的「頭架」,他是拉「梵鈴」的。因為劇團解散了,「潤叔」照顧着父親回來,也想知道在香港會不會有甚麼發展的機會。父親和「潤叔」把行李全放到「白牌」車,他們先行離去,高媽子便帶着我和蘭姨回北帝街等候。

年輕時的高媽子張雪英。

 


等了幾天,父親終於安頓好他要處理的一切事情,之後,才接了我到他居的「九龍酒店」相聚,房間不單沒有空調,連廁所也沒有,早上起來洗面漱口等,一律要到房外面的衞生間。這間酒店最好之處,是樓下有一間小型咖啡廳,還有新鮮出爐的麵包售賣,我最愛吃「焗叉燒餐包」,大大個很美味。每個售價三角錢,以當時一毫半可買到兩個「雞尾包」計算,這「焗叉燒餐包」是相當昂貴了,父親還給我加上一瓶「牛奶公司」的鮮奶,每瓶是五毫子,飲用後的玻璃瓶可交回餐廳。
住在酒店的日子,每天早餐後,我都坐在窗邊,看着馬路口的巴士來來往往。到了下午,父親起牀後,「潤叔」會到來和父親談天。住在九龍酒店的日子不算長,後來父女倆一齊搬返北帝街和高媽子同住。再過了一陣子,石塘咀的住屋問題也解決了,幾位弟妹也搬回來,不過「葵姐」已另謀高就,「三婆」的大女兒也長大成人,帶了她回去共同生活。
北帝街成了兒童樂園,「潤叔」每日都到來,後來又多了一位粵劇丑生「文叔」(劉少文),之後更多了一位當日替我們在鑽石山建屋的「温伯」,四個男人並不是講開粵劇團的事務,而是想做一門創新的生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