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只能回味 2020 年 08 月 23 日

梁家權

資深新聞工作者。飲食文化著作有《尋找失落的菠蘿油》、《沒有粉絲的碗仔翅》、《食蛋撻的路線圖》、《麥芽糖的黐纏往事》、《苦路救星陳皮梅》、《當油炸鬼變成老油條》、《天橋底的牛丸》。

那晚的花螺特別好味

街市好幾個魚檔都有花螺賣,有一檔的花螺特別搶眼,不僅褐色方點與白色的螺殼對比強烈,每隻大細都差不多,難得都是比手指頭大一點而已,但飲食界前輩打個眼色,並且示意往前走去另一檔。
嘿,這檔的花螺真難看!別說褐色方點不鮮明,有深有淺,有些螺殼有破損,更甚者是有些大如乒乓波,有的小如手指頭,而且盤內只有二、三十顆,中間還夾雜幾隻淺啡色的東風螺。跟前一檔相比,觀感上輸一條街,為甚麼捨靚取醜?
魚販說,悅目的是養殖貨,養殖的花螺在穩定的環境中生活,毋須與天敵搏鬥,因此螺殼都完好無損,而每顆花螺都吃同一樣的飼料,所以成長狀況不會相差太大,市場對某種尺碼的花螺有需求,養殖業者在花螺長到這種大細之時便推出市場發售。

 

 


那檔醜樣花螺是不折不扣野生的,捕撈其他海產時一併撈獲,所以有老有嫩,而大螺的肉質的確很韌,但任何物種野生與養殖,味道有何差異已是不必細述的老生常談。別看牠們醜樣,身價比外表漂亮的高。
花螺最流行的吃法是辣酒煮,非常惹味,是冰凍啤酒其中一種佐送物,但這種烹調方法非常惹味,也最容易花螺是否鮮活貨色。最能吃鮮味的方法是白灼,醮上甜醬辣醬,風味更無以尚之。
早年在上環的大笪地或油麻地廟地的食檔,都必然有東風螺或花螺。那些年老家距廟街僅十分鐘腳程,晚上送貨到大角嘴的殯儀館之後,常跑到廟街遊逛,倘那晚仵工打賞多幾個錢,便在文明里那邊吃豬骨粥、炒米粉、炒麵、炒菜、蘿蔔糕或芋頭糕,只花一個幾毫已吃得飽飽。不過,一直覬覦對面馬路那海鮮檔的東西。
從前廟街的海鮮檔,一塊長木板排開一碟碟瀨尿蝦、蟹、麻蝦、青口,以及花螺和東風螺。碟上的螺大小不一,個子小的有十來顆,大小夾雜的話則只有十顆八顆,已忘記賣多少錢,但並非口袋裏只有丁點零錢的我所能負擔,所以永遠只是有得睇冇得食。只見檔員將客人挑選的一碟螺傾到一個小鐵籠內,將整個籠浸到翻騰的鍋中灼熟,有幾原味是可以想像的。還記得中學畢業後打暑期工,賺到些錢便到廟街大擦煲仔飯和花螺,總覺得那晚的花螺特別好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