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峰」「波」情未了馮素波 2020 年 08 月 21 日

馮素波

馮素波,三歲加入娛樂圈,今年七十六歲,伶歌影視工作皆涉獵,看盡圈中人事起落,繁華滄桑。

我與石燕子的故事

父親和鳳凰女後來合作拍攝電影時,有時候我也在片場,總會聽到姑姐(鳳凰女)對父親說﹕「細馮哥,唔好拍我側面噃!」原來是諷刺父親的話;不過,父親並未為此而氣怒,只是嘆聲說一句﹕「總之,佢行運就一條龍啦!」
提起父親的戲班好朋友,還有勝叔(石燕子)也讓我回憶起一段往事。
還在飛機庫居住的時候,有一日父親帶回一件薄絨、棗紅色,連帽子的鬆身褸給我穿上,跟着帶我到勝叔(石燕子)的家說謝謝。原來「勝叔」有一個女兒在美國讀書,他去美國演戲,就地買了這件褸準備給女兒作為聖誕禮物,或者勝叔已有很多年未見過女兒,又或者女兒離港時也是五、六歲左右,總而言之,子女在父母的心中永遠都不會長大和老去的。勝叔女兒當年已十三歲,長得婷婷玉立,勝叔知道尺碼不合,便把件褸收起來,並帶女兒另選禮物。

石燕子與任冰兒合照。

 


我那年五歲,後來勝叔想起我,便把這件棗紅色薄絨褸轉送給我,作為新年禮物。之後,由於我們搬離了鑽石山,大家只見了三幾次面,有一次我到高陞戲院後台找他,一直過了三十年,我在尖沙咀重慶大廈的金都城夜總會駐唱。
有一晚,宵夜時份,有一個青年鼓手過來禮貌地跟我搭訕,臨走時對我說,他是勝叔和細女姐「任冰兒」的兒子。刻下我不是很相信,後來得到行家的證實,我們第二代也有同行的緣份,可惜,只此一次便未再遇到過他。有些朋友說他已轉行了,所有聯絡都中斷了,而我也沒有再在夜總會唱歌了,只嘆了一句,人與人之間的緣,也一樣是擦身而過!
又有誰知道勝叔是一位了不起的畫家,他曾送了兩幅自畫的人像—關公及濟公給先夫,我足足收藏了三十年,先夫去世,最後,我作了一個決定,「人亡物化」,就這樣跟兩幅畫道別,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