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凝仁遊訪 2020 年 08 月 14 日

陳英凝

陳英凝醫生,香港中文大學醫學院教授兼助理院長、賽馬會公共衞生及基層醫療學院全球衞生與人道醫學學部主管;遊訪全球衞生不同角落,分享人道小故事。

流離失所

「訂了距離瑞法邊界大約十分鐘的酒店,能坐巴士和火車來回會議場地。」負責住宿安排的同事作簡介。瑞士日內瓦生活指數屬全球城市最高之一,到世衞或聯合國開會住宿的費用高昂。但瑞士國家小,學術團隊一般都能在偏遠地區找到價錢較相宜的選擇以平衡開支。
那次往旅舍的路沿途雖然湖光山色,但計程車在公路上走了個多小時才看到「歡迎來到法國」的路牌,令我深感每天要花上兩三小時在路途上的無奈。雖然正如網上形容一樣,過境後多走十分鐘的邊鎮小路便到達酒店,但店裏卻簡陋得像走進青藏高原的特色民宿,跟網上資料完全不符。
但最令我們晴天霹靂的還是聽到幫助登記入住的服務員說:「網上登記時應該是錯選了明年今日。這幾天全酒店全滿,對不起。」那兩星期是聯合國及國際非政府組織開會議的旺季,我們就算願意付費也跟本沒有選擇。「莫非真的要像傳聞中那些聯合國實習生一樣要在日瓦湖旁紮營?」同事賭氣地說。事實上近年年經人和學生多次被報道在市內公園或湖邊露營來降低到當地開會的成本。經一輪掙扎和查探後,我們本打算即晚回港,但最後又竟找到因有會議被取消而放出來的機場住宿,於是大家急趕到酒店。
酒店大堂內人山人海,我跟排在前面的一位韓國科學家攀談起來,他苦笑說:「我原定網上所訂的酒店因超賣,這五天都是靠朋友收留。」而在我背後、來自非洲的教授聽了我們對話後接着說:「這兩晚我也是睡在聯合國代表的辦公室內。真正的流離失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