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峰」「波」情未了馮素波 2020 年 08 月 07 日

馮素波

馮素波,三歲加入娛樂圈,今年七十六歲,伶歌影視工作皆涉獵,看盡圈中人事起落,繁華滄桑。

三叔的大鑊飯

在北帝街高媽子家居住的日子,每逢周六,「三婆」會送我到屈地街的電車總站,讓我上車後,她便返回家去帶我的弟妹。三婆說乘坐電車一定不會迷路,我在德輔道中「先施公司」門口下車,行過對面就是「十字頓涼菓子廠」,外祖母的舖,習慣地打開報紙看看廣告,到底「中央、高陞、太平」之大戲院甚麼粵劇團在公演中,如果是「燕新聲」,我就會帶一包「陳皮梅」去後台探訪「勝」叔(石燕子),他很闊綽,一定會給我十元作零用錢。另外便是「非凡响」,因為我的三叔是何非凡叔叔的私伙衣箱,我最開心他們多在中央戲院演出粵劇,沒有日場我便可以進場看電影。
那時中央戲院通常放映印度黑白片,我很喜歡聽那些印度音樂和舞蹈,至於劇情,我則不大明白了。看完電影我便上後台等食「大鑊飯」。那年代,粵劇班六大台柱會在後台搭起六個帷幕,伙頭將軍準時將飯菜送入帳幕內,飯菜放在一個很大的木制鑊蓋上,把它平放在地,基本上每位台柱都有三餸一湯和白飯。各個佬倌的衣箱就各自埋位吃飯,說也奇怪,凡是這些戲班的工作人員全都是痞在地上吃飯的。

後面是三叔,中間是媽咪(陳惠瑜)財嬸。

 


每次吃「大鑊飯」,三叔都會為我斬料,另加五亳子叉燒,再在我的碗底放入一隻生鷄蛋,放一些老抽,然後放入一碗熱呼呼的白飯,真是很好食,美味到難以忘記。當時錦哥也是在「非凡响」做「喎呵」,在全劇散場前,三叔一定吩咐錦哥送我出戲院門口,再找一輛「人力車」,並付車資送我返石塘咀,當時的人力車車資是五角,現在回想起來,拉車的車伕真的很辛苦,要跑那麼長的路。
要數說家中長輩對我的疼愛,真箇未能一一盡錄,但是,親母肥媽子對我之好,有幾件事我至今仍印象深刻,也成為我長大後的習慣。
例如:每逢有酒樓、餐廳,新開張,她會先去嚐試,覺得有特別好吃的東西,她一定帶我去品嚐,記得以前娛樂戲院地下開了一間西餐廳,好似是「七重天」,始創「飛碟」這款食物,當時也要十元一客;還有「紅寶石餐廳」的焗蟹蓋;「大金龍酒樓」的蝦餃;「大同酒家」開創西餐部,始創紙包蛋糕,我一口我可以吃幾個。
還有一件深刻的事,母親在「十字頓涼菓子廠」的天井叫喊我,當時我在三樓,聽見母親的聲音,開心得難以形容,飛快的跑到樓下,原來母親送給我兩個銀色的五亳子硬幣,母親說是當日新出版的,我還未睇清楚這兩個硬幣的模樣,因為的士在馬路上等她,母親又趕着離去。
其實,她一直不知道我需要的是甚麼?甚至連我自己也不知道,甚麼事物是我最想要的呢?在我的成長過程中,都是在一群疼愛我的長輩裡穿梭,正是來也匆匆,去也匆匆,甚麼是得着?甚麼叫捨得?完全不明不解,內心只覺模糊一片。
只有一件事母親最清楚我,就是我喜歡聽收音機,在石塘咀,我睡碌架床上層,母親弄了一個「麗的呼聲」收音機,每晚我聽完鍾偉明先生的「偵探故事」和光明先生的「大騸雞、牛白腩」故事才睡覺。
童年就如此經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