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凝仁遊訪 2020 年 08 月 06 日

陳英凝

陳英凝醫生,香港中文大學醫學院教授兼助理院長、賽馬會公共衞生及基層醫療學院全球衞生與人道醫學學部主管;遊訪全球衞生不同角落,分享人道小故事。

蟲草採集營地

「到我家坐一下吧!」那寒冷的清晨,在川藏中路遇上因摩托車汽油不足而滯留的中年男子。替他解決了問題後,我們應邀到他位於兩小時車程外蟲草採集營地的臨時住家探訪。
蟲草是蝙蝠蛾的幼蟲在生長過程中被草的菌侵入後所形成的一種季節性藥材。在海拔三千米以上的高原地帶,積雪融化後的三十天便是短暫的採挖季節,整個青藏高原地區在那二十天的時間往往像停頓了一樣,學校也會放特有的「蟲草假」來配合。居民會總動員帶着採挖工具,開着各式各樣的車前往山上。事實上那幾天我們走過的縣城都是空蕩蕩的,藏區內都只有漢人剩下來,旅館多被收購蟲草商人承包了,要找住宿極為困難。沿途還有多個由民眾自設的臨時蟲草檢查站,藏民會帶着腰刀守着嚴查,提防不法分子偷採蟲草,途經人士要帶着「蟲草採集證」才能通過。
那個營地有數十個室內擺設大同小異、沒有廁所或自來水供應的臨時帳篷。「請進。」中年男子帶我們走進他家中。那住處中央放了木茶几,帳篷牆上掛着保平安的唐卡、地上擺放了白酒和啤酒的矮木櫃和一座保財產的鐵夾萬,上面還放了神壇。帳內兩旁有數張摺疊牀,有三個小童在堆滿了紅綠毛毯的牀上跳來跳去。
戶主太太送上酥油茶時,一個大約十歲的男孩拿着鋤杷走進帳篷內。他的上衣和褲都給擦破了,額角還流着血,我連忙走近為他檢查膝蓋和手肘。戶主倒不以為意,接過孩子手中緊握着的那幾條草狀物體,驗查後大喜地說,「這幾條小草足夠幫補他來年的學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