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書寫人生 2020 年 08 月 07 日

蔡子強

時事評論員。寫了半生政治評論,自從某一個晚上開始,忽然領悟到人生應該還有一片更大的天空。

遍地開飯

上周四早上傳出消息,政府會取消剛在周三才實施,食肆在早午時段也禁止堂食。政府政策朝令夕改之快,讓人譁然。想不到,只是中午,便收到美國《華盛頓郵報》記者來電,要求我就此評論,反應仲快過本地記者,林鄭月娥和特區政府,又一次成為國際笑柄。
其實實行措施首日,不同社交媒體已經瘋傳市民因無處容身吃飯,而被迫「遍地開飯」的淒涼景況,尤其是那些雨下瑟縮街上吃飯的照片,十分impressive,一時間怨聲載道。當日電視頭條,翌日報章頭版,鋪天蓋地報道,惹來群情洶湧,就連一些親建制的報章亦鬧爆。
雖然政府當晚已經宣布翌日會開放十九個社區會堂,提供地方予市民吃午飯,但眾怒仍是難犯,結果短短兩天,便被迫宣布撤回政策。
事件顯示政府決策離地,完全與市民生活脫節,實在罪無可恕。但若然要全面理解今次的policy failure,我們可以拉闊點看看。
我跟《華郵》記者說,最先敦促政府要「加辣」,進一步全日禁堂食,其實是來自政府專家顧問、醫學教授方面的意見,在疫情高居不下的情況下,政府遂接納了專家的建議。但當然,專家的責任是從專業和衞生角度給意見,至於加入經濟和民生等不同因素,綜合考慮,這不是專家的職責,而是政府的責任,也是公共政策制訂的本業,那就是平衡不同價值、考慮、持份者利益,綜合之後,作出決定。

 

 


所以,今次policy failure,不能怪專家,政府是責無旁貸。
至於個別教授,起初力主全日禁堂食,到了民怨爆發後,又急不及待掉轉槍頭,甚至「抽水」,慨嘆「香港人做錯甚麼」,倡重開堂食,那嘴臉又實在太過難看。
此外,民意如流水,也令政府失算。我最記得,起初只禁晚上堂食時,電視新聞作街訪,市民和業界同樣「串」政府:「都唔知政府是甚麼邏輯,難道隻菌晚上勁啲?」之後我在手機群組上也不斷收到改圖:隻菌日間很瘦,晚上很肥。
我解釋,這當然不是「隻菌晚上勁啲」,而是並非每個人都可以WFH,又或者可以返家食晏,更不是每個人都有辦公室、辦公枱可以滋滋油油食飯,一旦食肆連下午都禁堂食,很多打工仔根本無地容身吃飯。晚飯不同,大家可以返家吃,事實上,晚上禁堂食,就是要大家乖乖放工後便返家,減少社交,減少接觸。所以晚上禁堂食要比下午禁合理,擾民亦較少。
但結果當然無人睬我,群組內繼續恥笑政府戇居,說要禁就禁埋下午才合乎邏輯。
但當政府頒布早午也禁堂食,「遍地開飯」慘況發生,民意卻急速逆轉,罵聲四起,且恍如失憶,當日恥笑政府禁晚不禁午戇居的人,卻再絕口不提。一葉知秋,這也就是今天民粹主義瀰漫下的香港政治生態。
《漢書.食貨志上》有云:「急政暴虐,賦斂不時,朝令而暮改」,這也是當今特區政府的寫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