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投資樂園 2020 年 07 月 29 日

林一鳴

本地資深股市及樓市投資者,重點研究波浪理論、財技和投資心理學等,擅長用故事形式比喻市況和分析經濟熱話。

零售冰河時期仍未見底

據早前報道,九龍倉置業(1997)正與旗下海港城的商舖租客「講數」,提供五月份租金折扣優惠,折扣額相當於當月四成租金,但租客要簽字承諾付清六月底前所有未償還租金和欠款,並要求延長租約期最少十八個月。據聞有一些租客,不太願意簽字承諾,目前仍在討價還價之中。
我持有多間企業的股份,非常明白經營者的心態,當公司出現資金緊缺的時候,老闆調配現金的先後次序是:(1)先用自己積蓄出糧給員工,因為每天都要面對面,唔出糧口黑面黑,做老闆頂唔到幾多日,拖夠七日後甚至告到勞工處;(2)供應商條數拖得就拖,但也不能拖太久,否則斷貨後就唔使做生意;(3)業主租金拖到最後,冇錢就暫時唔交租,就算有錢都拖住先,留些空間先處理其他問題。
其實進駐海港城的零售商,已經算是較大的品牌,對抗逆境的能力相對較強,很多個體戶的零售及飲食小店,已經出現屍橫遍野的情況,從去年六月連續蝕到今日,東主已經用盡積蓄給員工出糧,但最後都係頂唔落去,蝕哂所有棺材本再關門大吉。
上半年很多小商戶,只是拉閘停業而沒有執笠,主要是等埋政府的八萬元,但當他們收到錢後,就開始陸續關門,欠下業主起碼半年租金。在現實情況中,這些欠租多數唔可能收得番,業主也沒有太多辦法,因為租客都已經執笠,可以告甚麼呢?當業主收回這些舖位後,由於通街都是吉舖,加上目前的情況下,就算是如何勇猛的創業者,也未必夠膽在這個時候開新店,所以業主就算減租七至八成,都不一定有創業者願意承接。

進駐海港城的零售商已經算是較大品牌,對抗逆境的能力相對較強,很多個體戶的零售及飲食小店,已經出現屍橫遍野的情況。

 


我試過在銅鑼灣走一圈,粗略估計最少有一百間吉舖,最矚目是Victoria's Secret渣甸街的四層旗艦店巨舖,這個舖位本來月租700萬元,現在已經關門大吉;沿途再看SOGO後面的街道,以及波斯富街、駱克道、謝斐道、景隆街等一帶,每條街都起碼十間八間吉舖,情況非常慘烈。至於灣仔及油尖旺等地區,情況亦是差不多,基本上通街都是吉舖,特別是尖沙咀以前集中國內遊客的地區,不少國際品牌都相繼結業,有些業主就算減租八成,到目前仍未能成功找到新的租客。
近日飲食界的某位立法會議員,促請政府修例限制業主,在疫情下不得向停業或受影響租戶追收欠租及封舖。雖然聽起來好像很偉大,但傻嘅都知道政府成功立法的機會率……絕對是零!就算是共產主義的地方,都不可能立法禁止業主唔準向租客追租,香港點可能成功訂立這條法例?現在很多政府有關係機構,例如港鐵、領展、機管局等的租金都唔係減太多,連他們都唔會聽政府支笛。這位建議立法的議員,難道覺得領展肯唔去追租?
所以我在過去一年,對街舖投資看法一直都是:就算劈價大平賣的商舖,唔好見到便宜四五成就以為好抵,因為明天可能會更平、更加抵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