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凝仁遊訪 2020 年 07 月 24 日

陳英凝

陳英凝醫生,香港中文大學醫學院教授兼助理院長、賽馬會公共衞生及基層醫療學院全球衞生與人道醫學學部主管;遊訪全球衞生不同角落,分享人道小故事。

披星戴月

「應該跟前幾天的情況一樣,居民聽聞有女醫生到訪,便自行走來了。」我身旁當翻譯的娜拉笑說。
那夜因高山反應不能入睡,我決定清晨四時半便從山頂的營地走到直升機坪旁那組臨時搭建的醫療站寫工作報告。臨時醫療站位置崎嶇,選址純為了飛機降落安全而考慮,居民們都要步行最少三小時才能到達。清晨在山上走動雖然有繁星陪伴,但風大刺骨。最令我震撼的卻是走過山嶺後,看到有四十多人在月亮夜空下的醫療帳篷外等着。能在這個時分到達,候診者應該都是整夜披星戴月地趕路。
其實那次在克什米爾本是以評估工作為主,但廿多天內我已是第三次在沒有足夠裝備下為病人診症,只是那次海拔位置最高,女病人的比例也最多。三十多個女病人大多是長者又是文盲,一生中也沒有離開過這地區。地震後雖然有機會接觸救災到訪的醫護人員,但因文化保守的年長女性不大願意接受男醫護人員,所以一直沒機會求診。
病人大多是為了關節肌肉勞損、氣管敏感、肺炎和腸胃炎等而來,反而城市常見的三高(高血糖、高血脂或高血壓)比例佔小。儀器因山上寒冷天氣而失靈,報告和指數紀錄都只能用手抄寫。儘管設備和藥物嚴重不足,我們仍盡力地去處理各種災後外傷和骨折,就算沒有藥物可給予,仍會確保病人離開時會得到手寫健康卡以作日後紀錄。而有一位八十多歲的婆婆早上回家後,黃昏時又用了三小時走回來。她直走入診症室就只是為了親手送上自家製造的出爐麵包,還道:「醫生,沒想到在有生之年能擁有自己的病人記錄!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