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時事  > 時事速報 2020 年 07 月 26 日

鬥買ID谷票 疑預定賽果 泛民內訌 爆初選造馬內幕

港大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打着「35+」旗號,揚言要協調民主派各路人馬,爭取九月立法會選舉搶奪過半數三十五個議席,其大計得到年輕一輩支持,本來不願參與的傳統泛民,最後無奈迫於去馬,並為協調參選名單而大搞「泛民初選」。
臨近投票日,民主黨忽然放風大數初選投票系統有問題,難確保賽果公平,被本土派嘲笑怕輸。然而最終根據戴耀廷公布的初選結果,不但民主黨輸得慘,不少人氣甚高的本土及抗爭派參選者,同樣低票落敗。
本刊循多個渠道追查這場「初選鬧劇」,有蠱惑團隊被指鬥買身份證資料,造馬谷票,而投票站人員核查選民身份證亦錯漏百出,導致有人可以重複投票。結果屬泛民政治明星的民主黨主席胡志偉和資深黨員涂謹申,得票竟然比樁腳所拉票數少三分一;而工黨多個工會全力催谷吳敏兒一人,她得票亦竟然包尾二。
有人發現官方公布的各區出選名單,出奇巧合地可以由傳統泛民、本土派及抗爭派平均分配。有參選人要求核票不獲理會,大會更馬上刪除原始數據。
初選如此黑箱作業,有政壇中人點破這只是一場一人說了算的遊戲,甚至一早內定賽果,目的是要踢走溫和泛民,確保有最激進一批人進入議會,才能按戴耀廷的「攬抄」劇本演下去。民主黨即使不接受,亦要跟貼大隊,令將來的議會變得更混亂。

區諾軒(左)及趙家賢(右)待終極結果出爐即退出初選協調工作,與戴耀廷(中)割席。

 

「初選造票太易,票站都是由各黨派認頭,自己找場地及義工來運作,基本上成個投票站都是自己人,要造假有幾難?大會派出所謂的監票員要巡查多個票站,經常走來走去,很多時都是幫手維持秩序,極少會進入票站。」一名初選票站人員對本刊透露說。
他指出:「所謂電子投票機就是由大會派發投票用的手機。一個票站有最多六部電子投票機,最少的也有二至三部電子投票機。此外,票站另設一部手機,用作協助選民投票。其實只要在投票日暗中藏起一部電子投票機,以及一部協助選民投票的手機。安排自己友在外人看不到的地方,瘋狂輸入投票資料及上載選票,就可以造票。」

民主黨涂謹申(左一)搏命拉票最後只能尾席入閘。

 

用他人身份證投票

初選電子投票系統只需市民提供身份證號碼最後四位數字、身份證發出日期和出生日期,再向票站人員出示住址證明,就可以不具名投票。「即是說,一個勤力少少的區議員,平日有搞下旅行團、替街坊申請綜援、BNO、一萬元現金發放等等,身份證副本隨手可得,利用那些副本就可以冒充選民投票。」該票站人員說。
這場在七月十一及十二日舉行的初選,決定泛民多個政治勢力出選立法會機會,由港大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及前立法會議員區諾軒牽頭統籌、「民主動力」協辦及香港民意研究所設計網上投票系統。
早在投票日前一天,民主黨選舉委員會緊急發信給戴耀廷和區諾軒,說明發現初選系統運作存有六大漏洞,包括票站人員可令市民不用到票站也能成功投票;又可虛構身份證等資料,並在不用核實身份證情況下大量投票;職員可在無監察員下投下紙張選票;職員有機會盜用選民資料投票,以及只靠身份證和住址證明,無法驗證投票者是否當區選民。
然而,民主黨卻反被其他參選人質疑其動機,戴耀廷也未有改期,選後更高調宣稱一共收到逾六十萬有效選票,約為一六年非建制派得票的一半。
其中一名助選團成員得悉有蠱惑團隊買了一批身份證資料來造馬投票,「賣資料的中介人還向他們說,有幾個參選人的隊伍也有買。估計最少十萬票是造出來的,有人甚至話部分參選人隨時有一半得票都是假的。」
可是他們發現,即使大量造票,但最後公布得票結果,竟然遠低於預期,甚至少過「造」的票數,但大會又無公布揭發假票,即是該些假票忽然消失,不知去了哪裏。

 

 

灣仔區議會主席楊雪盈(左)找來不少星級人物撐場。

 

票站缺乏監察機制,只靠工作人員自律,容易被有心人造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