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峰」「波」情未了馮素波 2020 年 07 月 25 日

馮素波

馮素波,三歲加入娛樂圈,今年七十六歲,伶歌影視工作皆涉獵,看盡圈中人事起落,繁華滄桑。

追尋童年回憶

伯婆為我做衣服,本來是件開心事,不過,她的怪脾氣令我很恐懼。因為,只要衣服現褶痕,我就會被伯婆罵,所以,每當穿上她縫製的衫裙,我都一直站立着,不敢坐下。
六舅母一家是虔誠的基督徒,每到星期日,我便得跟着她們去銅鑼灣大坑道口那一間禮拜堂,無論唱聖詩也好,或者牧師在帶領祈禱也好,我一定打瞌睡,伯婆覺得很失體面,她一定叫我行到外面等待。不要再進入禮拜堂,這是她唯一不固執對待我的事,我一直感到奇怪,何解每個星期日也要帶着我去呢?幾十年過去了,我也想不通這個問題!
馬寶道很多事物如今仍在腦海浮現,南洋兄弟煙草公司每天吹過來很「薰香」的煙草味,正午十二點就聽「炮響」,表示放飯,下午五點便會「鳴響」收工。馬寶道後面是渣華道,以前未發展,渣華道在大海邊,夏天,大人們會帶着我去大海邊(海皮)乘涼,到了冬天,表哥又要我陪他往釣魚。海邊圍滿鐵欄,但是,表哥一定要我陪着他穿過鐵欄,站上一塊石頭上垂釣,牢牢記得有一天,寒風凜冽,海浪沖得那手中的魚絲飄上飄落,最後釣到兩條細細的魚仔,小孩子玩得開心,從來不識危險。如今,回憶中的人物也成「千古」,唯獨我仍然在追尋回憶。
一年容易又秋天,母親把弟妹們、三婆、葵姐搬離鑽石山,安頓在石塘咀山道街巿的一間前舖後居房間。這地方由母親的女朋友作包租,她住在閣樓,前舖一邊是賣生油、醬油,一邊是賣豆腐、芽菜,有時會賣番茄薯仔等,後舖是一廳兩個板間房,前房給賣醬油的女兒住,這個姐姐比我大六年,晚上她會帶我去行西營盤,也是她教識我刺綉,尾板房則租給母親。

我的六舅父和六舅母。

 


其實,母親也不常回來瞓。天井後房間就是安頓了我們居住之所,從那段時間開始,我才跟弟妹一起居住,也有正常飯餐。早餐就沒有那麽豐富了,每早拿壹亳子,可以買菠蘿包或是豬腸粉,下午可以嘗到花生、砂糖夾餅,斗零一份。其時由三婆當家,我又要轉校作插班生,我們四姐弟都到般含道上面的「西南學校」就讀。
原來,六舅父以前是「西南學校」的舊生,可能是這個關係,我們都在這間學校上學。每早清晨,我們由山道步行至一條很斜的斜路上到般含道,行過一段短短的平路,之後要行一段短斜路方回到「西南學校」上課。正所謂天冷就非常冷,天熱就非常熱,最苦是下雨天,回到學校已全衫濕透,講真,我很討厭返學。
一九五三年,英女皇登基,舉行加冕典禮,全港學生都獲派禮物,學校給每個學生派一個「漱口盅」、一條「脷刮」,在「西南學校」讀書時,最深刻印象就是收到這份禮。之後,因為一位教地理的男老師,上課時對學生執行體罰非常凶狠,他用一扎「教鞭」向我的頭頂打下去,打得我口瞪目呆,母親知道後當然向校長投訴,又恐怕日後我再遭虐待,所以,我又被迫轉校。
這次轉到一間在山道街口的私營樓上學校「凱銘」,體育堂是在天台進行的,班主任就住在學校的後段一個小房間,所以我要問功課便非常方便。由轉到「凱銘」學校開始,因為學生也是附近的街坊,我和同學們一齊作小組温習:之後,又可以一齊用茨實養甲蟲,一齊踢毽!踢紙波,周末一齊去賣旗,每季度學校會帶我們去旅行。我總算有了一班同學和校友,也可以用開心來形容我在「凱銘」學校上學的狀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