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峰」「波」情未了馮素波 2020 年 07 月 10 日

馮素波

馮素波,三歲加入娛樂圈,今年七十六歲,伶歌影視工作皆涉獵,看盡圈中人事起落,繁華滄桑。

童年拾趣

由七至九歲,我混在三位母親之間,一時是高媽子,一時是親母肥媽子,一時又有媽咪,位位母親的性格和生活習慣都不同,由那時開始,我便要適應與不同的長輩親人相處。
高媽子是一位公關高手,她的朋友除了非富則貴的名太外,其他朋友都是伶影界有名氣的演員、名導演、製片等等,還有粵曲歌壇的唱家及音樂界師傅級人馬。她帶我進出的地方,也是著名的餐廳,大酒店。跟我父親深交的朋友,當然知道我不是高媽子的親生女兒,但新認識的朋友無一不說我是高媽子所生的。因為,我的面形與高媽子相似,而她也很愛護我,每日應酬完後,回到家裏,我也是跟高媽子共睡一牀。白天醒來後,高媽子會教我唱粵曲,我唱粵曲的開山師傅應該是她吧!
高媽子的唱功非常了得,出色地唱出曲意的味道,反線中板及滾花,她的私人曲譜,全部是當時得令的吳一嘯先生為她撰寫。以前我年少不識寶,現在知道則悔之已晚。高媽子所有曲譜,我連一本也沒有存下,只學會了高媽子當時最風行的一首,與張月兒女士合唱的〈賣肉養孤兒〉,可惜,在我有機會演出這首名曲時,高媽子已經聽不到了。

我(右)和五妹素雲(余子明太太)童年合照。

 

高媽子(左)和張月兒前輩合唱名曲〈賣肉養孤兒〉 。

 


我的親母肥媽子也想我得到幸福,所以,有一段日子,她把我留在外祖母處,即「十字頓涼果子廠」居住。我跟外祖母睡在店舖的三樓,有時候外祖母外出未回,我便睡在廳中酸枝製造的「槓牀」,夏天睡「槓牀」非常涼快,但「槓牀」很硬。而且,她們習慣不用枕頭,喜歡把牀的手柄當睡枕,對一個小孩子而言,真的很難適應和入睡。很多時,我只好平躺着身子,仰望牆上掛着的大吊鐘「啲嗒」、「啲嗒」的響,鐘陀左、右搖擺,全部燈火很早便熄掉,我也習慣在烏燈黑火地的「槓牀」躺上幾個小時。
有時候,外祖母會在晚飯後回家,帶同我到高陞戲院「打戲釘」。我們看過薛覺先、上海妹、盧海天、陳艷儂、羅品超、何非凡、羅麗娟等等大老倌演出。我發覺,外祖母最喜歡還是看黃鶴聲和秦小梨的《紂王與妲己》,只要上演「紂」劇,她總會早些回家,帶我往戲院去。那時代,人心很純樸,對我而言,看甚麼戲和甚麽老倌都沒多大的分別,因為,我跟外婆去戲院,內心最惦念的,只是戲院內很多好吃的食物。當時的戲院,場內是可以賣食物的,如﹕生菓、滷水鴨腎、鷄髀、花生、瓜子、雪糕等等,戲院沒有空調設備,周圍用木似「骨牌」式斜排着當墻壁,開場後,會看到很多鏡子從板罅隙伸入來,沒有買票的觀眾就憑鏡子的反映看粵劇演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