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書寫人生 2020 年 07 月 11 日

蔡子強

時事評論員。寫了半生政治評論,自從某一個晚上開始,忽然領悟到人生應該還有一片更大的天空。

紅軍與紅魔 難為知己難為敵

利物浦英超圓夢,利迷固然欣喜若狂,但曼迷卻不是味兒。這也難怪,兩隊波的恩怨情仇,在過去幾十年始終糾纏不清。
有人或會奇怪,兩隊波分別來自利物浦和曼徹斯特這兩個昔日工業大城,雙方球迷既同是工人,不是該有類近無產階級意識的嗎﹖且兩城後來都經歷因英國「去工業化」而帶來的衰落,不是該同病相憐嗎﹖更何況兩城毗鄰,至低限度都該有一份鄉里之情吧﹖
以為只要同是工人階級就會團結,這種馬克思主義觀無疑太過粗糙,忽略了歷史和文化所起的作用。例如兩城結怨,始於曼市在一八八七年進行運河工程,開鑿運河之目的,就是為了要讓運輸和物流可以繞過利市,無須在其碼頭上落,不讓利市沾益。
這兩支同是出自工業城市的球隊,風格其實截然不同。兩隊波雖然都以紅色作為標記,利物浦稱為「紅軍」(Red Army),曼聯則稱為「紅魔」(Red Devils),但就是「軍」與「魔」兩字之別,便反映了兩隊波不同性格。
利物浦過去二十年來最具標誌性的球員,有謝拉特和加歷查,兩者同是工兵型球員,以忠誠和熱血見稱,「紅軍」之所以為「軍」,也就是風格和文化都樸實無華。

利物浦球迷揮舞旗幟慶祝。(路透社)

 


相反,曼聯則多少帶份「魔」性。過去幾十年,每隔若干年,曼聯就會出個帶點花俏、不羈、反叛的球星,招搖過市,像六十年代的佐治貝斯、九十年代的簡東拿,以及隨後的碧咸。佐治貝斯是足球史上第一個「足球明星」,他外形俊俏,風流倜儻,甚至被稱為「披頭五」,但卻私生活糜爛,惹事生非。至於簡東拿,他以「功夫腳」踢向對方球迷那一幕,永遠是足球史上的經典。至於碧咸如何「萬人迷」,那就更加不用我多費唇舌。
就算是領隊,曼聯一樣「魔性十足」,費格遜有句名言:「My greatest challenge was knocking Liverpool right off their f****g perch. And you can print that」,極盡挑釁的能事。
雖說是勢成水火,但英國老祖宗有句名言:「世上沒有永遠的朋友,也沒有永遠的敵人。」
利物浦和曼聯的球衣同是紅色,再加上阿仙奴,英超原本是「紅色皇朝」,而這三隊波也代表傳統勢力,但這個「紅色皇朝」近年卻飽受威脅。崛起勢頭甚猛的車路士和曼城,同穿藍色球衣,過去十年(計埋今屆),它們取得的聯賽錦標共有六次,完勝「紅色球隊」的三次。「藍色球隊」大有取而代之,改朝換代成「藍色皇朝」之勢。
更何況,那並不純然是顏色之分,車路士和曼城都是因油王入主,而可以以本傷人,大肆擴軍,建立霸業,這都讓曼聯、利物浦、阿仙奴這些傳統強隊不僅不是味兒,更覺這些「暴發戶」在改變英超生態。
利迷和曼迷,知己一定做不成,但既有共同敵人,彼此間也多了一份同仇敵愾,也就只能難為知已難為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