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峰」「波」情未了馮素波 2020 年 06 月 26 日

馮素波

馮素波,三歲加入娛樂圈,今年七十六歲,伶歌影視工作皆涉獵,看盡圈中人事起落,繁華滄桑。

我的演藝生涯(二)

在土瓜灣馬頭角道,當年北帝街有間「四達」片場,父親經常帶着我到「四達」。很多時候都會見到盧敦叔叔,他的外表很嚴肅,我真的很敬畏他,印象記憶深深留在腦際。我也記得女明星曾南施,因為頑皮的李小龍經常跳上跳落,弄到她頭暈眼花,所以她喜歡抱着我。還有化妝大師「謝澤源」(我稱他澤叔),他也很痛錫我。
「四達」片場門口一定有宵夜叫賣檔,遇上賣雲吞麵的,澤叔一定會買一碗餵我食,他愛把我抱坐在膝頭上吃,因為片場開工多在晚上時份,有時候我已睡着,我便邊睡邊吃着雲吞。父親很錫我,不一定在拍戲,平日也把我帶在身邊,所以,他要忙甚麽時,便會麻煩朋友(如澤叔等)照顧我。

我們居住在鑽石山,圖中大女孩是三婆的女兒,我們稱她表姨。表姨右手是我,前面是三妹施婉,左手是五妹素雲,最左是六弟自安。

 


以前片場內是沒有餐廳的,「四達」片場附近只有一間「士多」,各演員等場時,都會聚在那「士多」閑聊,因為那位老闆長得肥胖的緣故,後來也作了特約演員拍電影。老闆的名字叫「劉桂康」,在電影中經常以「諧星」形象出現。
記得當年的北帝街並沒有高樓大廈,馬路上有很多大牌檔,半夜會有很多紅星們在此吃東西,其時最多人知曉的一檔雲吞麵叫「德記」。
我也跟隨父親到過九龍城的「國家」片場,我喜歡去「國家」片場的原因,是因為有一檔擔入片場空地處賣的粥檔。此粥檔的粥很好吃,到今時今日,我仍回味着他們的「豬肚粥」,啖過後,直到現在,我再未吃到那樣美味的「豬肚粥」!
父親去了星加坡演粵劇之後,我跟母親所生的幾位弟妹便一同住在宋王臺自建的鐵皮屋,此屋地下全是沙和石,一次,我跌了一塊豬肉在地上,全塊肉竟都沾上泥沙。鐵皮屋給太陽曬着,全間屋一整天都焗熱非常。後來一家搬往鑽石山,在飛機庫房旁,沿着一條小路直行,上落幾個小丘後的屋子,就是我們的居所。
當時,父親有一位朋友是做建屋的,母親為了讓兒女住得舒服些,便斥資建了兩間屋,一間讓我們幾弟妹,還有照顧我們的「三婆」「葵姐」(後來和我五妹素雲上契)一起住;另外一間租了給別人,收租作為我們的生活費。由五歲至七歲,我就讀於太子道「潔瑩」幼稚園,每日由「三婆」送我上學,後來升讀一年班,為了交通方便些,我就在家居後面的「永康小學」讀書,每天可以自己步行上學,偶爾母親會來探望我們。
每日放學後,我都收聽「麗的呼聲」李我先生的廣播故事,又很喜歡收聽「鄧寄塵」先生一人扮演幾個人聲的廣播劇。有一次,母親到來探訪我們,發覺我的功課很差,學校給的功課,我只懂寫「九宮格」。於是,母親為我請來了一位執教於「德貞學校」的女教師,因為她是一位單身女士,所以住在我們家裏,為此原因,我便轉讀「德貞學校」。每日早上都由這位「王老師」帶着我一同上學,中午我在學校用膳,放學後,要等「王老師」下課再帶我一齊回家,晚上,「王老師」替我補習,我跟「王老師」一起睡同在一張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