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醫道 2020 年 06 月 23 日

岑信棠

港大醫學院臨床腫瘤學系榮譽教授,腫瘤專科醫生,行醫四分一世紀,親眼見證科技進步,癌症由不治之症,至大部分都有得醫。

窮途末路?

荷爾蒙治療可算是標靶治療,因為它針對和影響癌細胞特有的新陳代謝而令癌細胞死亡,減少正常細胞受到的影響,副作用也較少。如乳癌和前列腺癌等源自受荷爾蒙影響的器官之腫瘤,荷爾蒙治療通常都是其有效治療方案之一。過去十年,荷爾蒙治療在治療乳癌及前列腺癌方面,都有突破性發展。前列腺癌的第二代及第三代荷爾蒙藥物愈趨有效,乳癌方面則是近八年有標靶藥物能與荷爾蒙治療產生協同作用,達致更好療效。自2012年,陸續有mTOR抑制劑及三款CDK4/6抑制劑獲批准與荷爾蒙治療一併使用來治療乳癌,而針對這三款CDK4/6抑制劑的研究發現,無論乳癌病人在收經前、收經中或收經後三個階段使用CDK4/6抑制劑,都一樣有效;轉移腫瘤生長在任何位置,包括骨、肺、肝等都對CDK4/6抑制劑同樣有效;使用CDK4/6抑制劑最快可八周後見效,令腫瘤無惡化中位數延長一倍,亦可改善整體存活率。
研究又發現,三款CDK4/6抑制劑的療效相似,但副作用各異,包括造血功能受抑制、肚瀉、心跳紊亂等,所以選擇治療方案時腫瘤科醫生會考慮病人身體狀況和相關副作用而作出決定。使用CDK4/6抑制劑的臨牀經驗愈多,腫瘤界對此的認識也愈深,首先是CDK4/6抑制劑會抑制造血組織,雖然機會少,但仍有百分之一病人可因白血球低而出現感染,需要減少藥量,或在四星期用藥周期中作出調整,如延長休息時間或縮短用藥時間。感染風險較高的病人如長者,可考慮用藥提升其白細胞或血小板量。

 

 


未來,CDK4/6 抑制劑的主要研究方向是找出生物指標,以預計病人會否對藥物有效或產生抗藥性,亦會研究CDK4/6抑制劑與其他藥物配合以增強效果,還會了解CDK4/6 抑制劑用於ER受體陽性以外的其他乳癌之可行性,包括HER2陽性病人、三陰性乳癌病人等。
美寶於六年前患上乳癌,她先接受手術,經病理檢查發現她腋下淋巴受影響後,再用輔助化療,然後一直使用荷爾蒙治療。不幸地,一年半前她的腫瘤復發,肺部有多處轉移腫瘤,以及中隔淋巴受影響,當時她使用芳香酶抑製劑加CDK4/6抑制劑,初時反應良好,但在九個月後腫瘤惡化,遂轉用肌肉注射之雌激素受體下調劑,惟四個月後再度惡化,只好轉用荷爾蒙治療加mTOR抑制劑,可惜病情還是走下坡。
當時腫瘤科醫生認為美寶還可暫時使用荷爾蒙治療,而美寶再向另一位腫瘤科醫生尋求第二意見,那位醫生建議美寶可考慮轉用化療,因為她對荷爾蒙治療的抗藥性顯示其腫瘤產生進一步基因突變,刺激癌細胞生長。目前醫學界仍未找到相關抗藥性的確實成因,但醫生建議她使用化療,因化療藥物不論腫瘤是何種基因突變,都能把癌細胞殺死。借鏡肺癌使用標靶藥物的經驗,如癌細胞對EGFR標靶藥物失效,也是改用化療大量殺死癌細胞,然後剩下的微量癌細胞便有望重新對EGFR標靶藥物有效。希望化療對美寶的抗荷爾蒙治療乳癌細胞也有類似效果。也就是說窮途未必是末路,成功真的在於嘗試。荷

本網站內容僅供參考,絕非推介任何診斷/醫療方法或藥物或保證其療效,亦無意代替專業意見或諮詢、醫療診斷或醫學療程。
如對健康有任何疑問,應立即尋求專業意見以免耽誤診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