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老總手記 2020 年 06 月 16 日

關慧玲

《東周刊》社長兼總編輯。

反修例一周年反思

一年前,反修例風暴演變至騷亂,令人吃驚的是掟汽油彈、破壞公物,火燒港鐵站,通街打人甚至點火燒人,這些以往只有在外國才能看到的場面,卻成為香港之日常;熟悉的香港忽然變得非常陌生。
日前和部分法律界人士傾起,話這場運動背後有不少不可思議的真人真事,說出來可堪玩味,或可以從另一個角度反思風波。
話說曾經成為扣押所的新屋嶺,由於非常隔涉,通常等律師前去保釋的時間也特別長,怪事之一,是有約六十至八十個個案,他們被帶回新屋嶺後,竟然同時有多達三個律師千里迢迢入去,說要保釋同一個人。這些後生仔大都沒有甚麼特別背景,就算有,他的家人也不會同時聘請三個律師。可以想像背後其實是一盤生意,他們背後龐大的團隊睇實電視直播,配合部分傳媒叫那些被捕人士大叫自己個名和身份證,由律師接order去保釋這些青年,只是中間溝通不足,以致會出現一個個案三個律師爭食。不少青年以為後盾堅實,夠膽去衝,不過聽說最近背後的基金已經無錢,被捕者要自行付費打官司了。

 

 


反修例風波最初好多市民參與,遊行和平而聲勢浩大,後來變成年輕人及大學生主導,蔓延入校園,部分黑衣人開始出現暴力行為,不過中大、理大兩場激戰之後,就出現明顯分別,參加騷動的人年紀愈來愈輕(見圖),最近被捕的細至十一歲都有。之前的人因着種種原因不再出來了,是誰在煽動這些心智未成熟小童上前線?他們的父母是否應該對這些小童的安危負責?
另一個值得留意的現象,是反修例一年以來,警察人數增加不多,記者卻愈來愈多,有時多到企滿成條街,大批身穿黃色反光背心的人群一字排開,他們大部分是網媒,幾個人甚至一個人都可以開一個平台,就可以擁有「第四權」,擋在警察和示威者中間。警察要推進時往往誤中副車。這名法律界人士直言,但凡專業都需經考核,傳媒這行業卻似乎反其道而行,大時代下人人指吓個鼻都可以做記者,連十二歲小童都有個記者證通街採訪,而代表傳媒的專業團體卻好以失咗聲,確是全球獨有。
反修例一周年,紀念活動想延續去年的遍地開花,不過參與者普遍少了,反而幾個去年九月食着反修例局勢當選區議員的政治素人,放下當區民生事務,跨區到處「和你乜」、「和你物」,選了他們的地區市民,有事唔知搵唔搵到佢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