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門裏門外 2020 年 06 月 19 日

楊立門

楊立門,前政府常任秘書長,現任商會行政總裁、歌手及作家。

甩鍋王講清講楚

美國總統特朗普的抗疫措施政策一塌糊塗,於是甩鍋給中國,還得到「五眼」國家的一些應聲蟲支持,要向中國索償,幸好他們的要求實在太離譜,一時間很難成氣候。香港的反對派不枉追隨了美國主子多年,也學會了特朗普的甩鍋伎倆。反對派大佬李柱銘在《講清講楚》節目上說,很不齒那些教唆年輕人爭取港獨和用暴力抗爭的人。反修例運動之所以能曠日持久,是因為反對派陣營異常團結,「和理非」和激進派一直強調「齊上齊落」,絕不割席,李柱銘和一眾大律師及法律專家率先鼓吹違法達義,也沒有站出來勸戒年輕人不要動武。不料「港區國家安全法」一出他便急忙與激進分子割席,可見世態之炎涼。
李柱銘的甩鍋還不止於此。他說香港一直沒有就基本法二十三條進行本地立法,全是政府和建制派的錯,因為立法權握在他們手上。這就好像護士勸病人服藥,但病人死命不肯,說那是毒藥,把它扔掉。之後病情惡化,不得不動大手術,病人竟反過來怪責護士,當初為何沒有逼他服藥。反對派一直視國安法為一條「惡法」,比引渡條例更惹火,他們連簡簡單單一條國歌法也不惜癱瘓立法會去阻撓,還要上演臭氣熏天的鬧劇,試問港府如果去年主動提出進行二十三條本地立法,香港將會亂成甚麼樣子?

 

 


李柱銘又說,要止暴制亂大可引用現行法例,如傷人、打砸、放火等都是現有的罪行,只能怪警方有法不執,所以不明白為何還要立國安法。早前香港大學法律系的張達明也在電台上說過類似的論點。如果我們要解決的只是本地治安問題,哪怕是比今天嚴重十倍,中央也不會輕易出手。但我們已經實實在在看到,有人不但口裏講,還在進行危險的活動去爭取港獨,嚴重程度已近似恐怖活動,李柱銘自己也公然勾結境外勢力干預香港事務。「港區國家安全法」的範圍,不多不少就是這幾項,每項都是香港現時的法律框架無法規管,也是港府沒有經驗和能力處理的事。自命熟知法律的人說出這樣的話,若不是誠信有問題,便是居住在另一個平行時空。
「港區國家安全法」的詳細條文還未公布,雖然立法有一定迫切性,但我希望中央能讓香港人有足夠時間和機會發表意見。所以在現階段,大家適宜少安毋躁,黃營的人實在沒必要,亦無理據大聲疾呼一國兩制和高度自治已完蛋,更不應鼓動在學的青少年人去參與甚麼公投、罷課;另一邊廂,藍營的人也不用急急跳出來,保證這條法例不會對我們熟知和習慣的司法制度沒有任何影響,對香港人一直享有的人身和言論自由一定沒有限制。
不論李柱銘是害怕秋後算帳還是真誠懺悔,他在《講清講楚》節目裏說爭取民主訴求必須自己站在道德高地,不能訴諸暴力。這是他說的唯一一句人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