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峰」「波」情未了馮素波 2020 年 06 月 20 日

馮素波

馮素波,三歲加入娛樂圈,今年七十六歲,伶歌影視工作皆涉獵,看盡圈中人事起落,繁華滄桑。

我的演藝生涯(一)

一九四四年夏天,我在廣州巿素波巷裏一間留產所出生,因為身體虛弱,氣血不足經常抽筋,甚至停止了呼吸,據長輩說。每日我會「死」六至七次,當時的醫學名稱是「急驚風」,後來是因為財叔發現我由於鼻涕塞着,令到呼吸困難,用口為我吮出鼻涕,慢慢這個「急驚風」病情才隨之而逝,是財叔救了我一條小命。
一個月大的時候,我又被發現戴着帽子的頭爛到發臭,照顧我的工人也不敢把帽子脫下,這件事情又被我三叔發覺,他把我全身脫光,每日用美國肥皂給我洗身,並用中藥「灰錳氧」替我浸浴,漸漸我的皮膚才變回光滑,連一個小疤痕也沒有。雖然,有人說我的病源全因為母親饞嘴,又說是父親的桃花緣重,使到我血液不健康,無論怎樣地各說紛紜,幸好,我始終是活下來了;而且,孩童時的我甚得人喜歡。原來我不大哭泣,也不頑皮,更聰明地懂得模仿別人,猶其是對粵劇方面,大概這便是三歲定八十吧,至令我仍然熱衷當演員。

我六歲時拍首部電影《細路祥》。

 


一九四九年,高媽子帶我來到香港,住在九龍城聯合道一間三層高的房子,我們住在地下,家中有一個佣人,還是白衫黑褲的順德「媽姐」,因為父親和高媽子睡得很晏才起牀,每日早上我便獨個兒站在大門外馬路邊,我們的房子當時是在聯合道最尾的一座,前面是一幅不大的農田,每早都見到一位農夫擔着兩桶肥料,淋灑田裏的蔬菜。我總是呆呆地站上一個上午,看他們勤力地施肥耕種。中午,父親和高媽子起牀後,我便會返回廳中吃午餐,父親一定會給我一個馬鈴薯,教我用鐵匙壓爛,即是現在的「薯蓉」,再加入一塊厚厚的「大公司」牛油攪拌後才吃,非常美味。
之後,父親便會帶我到「天井」,教我捉麻雀仔,在筲箕縛上一條長長的繩,再用一支筷子撐着筲箕;然後,父親和我蹲在地上,他會把一隻手指放在唇上,示意我不要喧嘩,靜靜地等着。有時候,很快便會有麻雀飛來,有時蹲很久也捕不到,麻雀總是一群群地來了又飛去,看準時機,父親便會示意我把繩子一拉,筷子被拉落地,筲箕就會捕着麻雀,幾乎每日下午,父親都和我玩這個遊戲,這是我們父女倆相處最快樂時光,麻雀捉到後又慢慢地放走,之後又重複地再捉過,樂趣無窮呢!
一九五○年,我六歲,父親開拍了一部電影,名叫《細路祥》,由李小龍飾演細路祥,這部戲,既是李小龍首部以童星之齡當主角的電影,《細路祥》也開始了我的演藝生涯。在戲中,我飾演李小龍的妹妹「珠女」。它可說是我第一部有身份的電影,也憑着這部電影,實證了我確是以「童星」作起點,時至今日,足足從事演藝七十餘年。

「細路祥」電影劇照。李小龍喂我吃飯;而後排是伊秋水伯伯和媽咪陳惠瑜。

 

李小龍在《細路祥》電影首任男主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