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峰」「波」情未了馮素波 2020 年 05 月 30 日

馮素波

馮素波,三歲加入娛樂圈,今年七十六歲,伶歌影視工作皆涉獵,看盡圈中人事起落,繁華滄桑。

我的兒時往事(三)

自一九四四年我出生之後,得到財叔、三叔悉心照料,我的急驚病漸漸痊癒,長得肥肥白白,還不止可愛活潑,跟我後面出生的弟妹們也健康成長,父母都覺得我很「旺」。一九四五年後,我們家陸續有七個小孩子,高媽子生了三個,母親生了四個,有四個工人帶小孩,馮家非常熱鬧。因為父親經常出外演戲,母親為班務及生計事也要奔走各地,不常住在家中,孩子和父母見面時間並不多。
事情發生在一九四八年,有一天,正在外埠演戲的父親返廣州找母親。在廣州,母親一向喜歡住在酒店,我的外祖母也是一樣,白宮酒店和愛群酒店是她們母女倆經常住宿的地方。這次,父親在白宮酒店會合母親,並帶同陳惠瑜(後來是我們的媽咪)住在隔離房。當晚,父親留宿於母親的房間,他向母親道出此行目的。
以下是父、母親當夜的對話,是母親於一九六八年告訴我的。
父親:「我已想過了三日三夜才回來廣州,是想跟你離婚,因為阿瑜(媽咪)話,如果我和老婆離妥婚,她便嫁給我。」
母親:「離婚?你要畀贍養費我o架?」温和帶着微笑,半開玩笑式地講。

二○年一月三日,我探望住在美國的媽咪陳惠瑜。

 

父親:「我會返鄉下耕田。」
於是,母親保持着她一貫的風度,從牀上落地,行到寫字枱,取出了一本「拍紙簿」,遞到父親面前,母親:「你要寫甚麼?你寫啦,我答應就可以了。」
父親接過「拍紙簿」,寫了幾行字,母親連內容也不看一眼,便提筆簽了名。母親:「簽咗名喇!你現在可以自由地跟瑜姐(媽咪)結婚了,祝你們幸福!」
母親沒有流過眼淚,還是保持風度,返牀上躺下,她以為父親會離去。誰料,父親未幾也躺在母親身邊,帶着懷疑口吻問:「為什麼你連想也不想一下便簽字給我?」母親答:「你已想了三日三夜,才回來決定這樣做,我何必再去想,打亂你的思緒,何況,你也會返鄉下耕田,明星都唔做,去做個耕田佬,又唔會畀贍養費我。十年以來,我在這段婚姻中,人又冇、錢又冇,我還可以說些甚麼?問些甚麼呢?除了祝你們幸福之外,我真係冇說話想講,冇問題想問。早唞啦,聽朝一早我會返香港。」
這樣靜默了一陣,父親繼續說﹕「外邊傳言你在廣州和一個便衣何X過從很密,對嗎?現在你也安樂啦!無拘束了。你自己不覺得也很幸福嗎?」母親沒有回應任何話,轉身睡覺去。
第二天清早,母親買到了一張機票獨自返香港。大概十天之後,父親到香港,他馬上約母親見面吃晚飯,飯局定在中環的「叙香園」,當晚父親也把我帶在身邊,父母對坐了好一會,還是父親先開口:「拍紙簿我撕掉了,你離開白宮酒店的當日下午,何X到酒店找過我,他叫我一定要把你接回來。我都是一時衝動做錯決定,看在仔女份上,回來啦,那晚的事算白粉筆,一掃清光。」母親耐性地聽着父親說的每一句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