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名人薈  > 名人專訪 2020 年 05 月 27 日

抗疫672小時 陳斯允

已故本地時裝設計師俞儷軒的二女陳斯允(Ingrid),與法籍丈夫Thierry Mandonnaud(香水連鎖店Sephora創辦人之子)於三月時先後確診新冠肺炎,丈夫被送進醫院治療時,更一度情況危殆,但她坦言:「我從來無諗過Thierry會死喎,佢喺醫院有醫護睇住,我有信心佢會好番!」
初時並未「中招」的陳斯允,原以為與兩女經過十四日隔離後,便重獲自由,誰料她在隔離最後一天卻因檢測呈陽性被安排入院,直至上月8日,她與丈夫才終於打勝仗康復出院。
抗疫廿八天後重生,他們對生命有更深的領悟,更珍惜一家人的相處時光,「以前只顧衝衝衝,擺好多時間喺工作上,呢家生活回歸原始,我哋有隻船仔,一家人成日出海探下啲朋友仔(海洋生物),又會修補爛咗嘅衫,一齊種植,好珍惜呢啲好微細嘅嘢,好想保護呢度咁靚嘅環境。」

陳斯允確診後,她的父親陳大仁和胞姊陳姿允擔心不已,「爹哋就猛話寧願有事嘅係自己,我話如果保母都有事,佢就要入隔離營做保母個位。爹哋好錫佢啲孫,又送食物送衫去隔離營。」

 

在隔離營的日子,每天有十五分鐘「放風」時間,她們在草地上跑跑跳跳,享受得來不易的自由時光。

 

肺積水危殆

訪問在陳斯允的家進行,記者在大門外,聽到屋內發出叮叮咚咚的鋼琴聲,入內看見其五歲大女Hanaé和兩歲細女Kaïa,正細心看着鋼琴書,小手摸索着琴鍵一下一下彈奏着,陳斯允笑說:「之前我帶咗個玩具琴同書仔去隔離營俾佢哋玩,返到屋企,佢哋就開始學彈琴。病癒後,我好避忌去人多嘅地方,平日多數留喺屋企。」
陳斯允一家,在新冠疫症爆發初期一直身在外地,直至三月初才返港,「我哋初時去咗加拿大探親,之後去咗法國做嘢。我想啲女陪住我,加上法國有爺爺嫲嫲喺度,於是就喺當地搵咗學校俾兩個女讀書,二月初已經開咗學。之後我喺巴黎睇時裝騷,當時全場六百人,得我同另一個日本人有戴口罩,期間大家仲周圍錫錫,不過我睇咗兩個騷就走咗。其後疫情開始蔓延,愈來愈多人中招,加上所有口罩都俾法國政府充公晒,好難買到防護用品,所以三月初就決定同兩個女返嚟香港先。」
而她的丈夫Thierry,則與朋友留在法國滑雪,到三月十三日才返港,不過Thierry返港後即有發燒、咳嗽、腹瀉等症狀,到醫院求診後翌日,確診患上新冠肺炎。「我喺屋企見佢唔妥,已立即叫佢去醫院睇醫生,因為佢坐飛機全程戴上口罩,冇諗過會中招。Thierry住院後,有段時間好嚴重,又有肺積水,好辛苦。嗰時我收到過百個短訊,朋友、鄰居,仲有好多記者搵我,好大壓力。又有啲假新聞,話佢去過蘭桂坊五間餐廳,事實係佢一落機就返屋企。最終我搵Thierry公司發聲明俾傳媒同鄰居,唔想啲人喺度驚。」

陳斯允、兩個女兒與保母在鯉魚門公園度假營接受隔離期間,四人在露台欣賞窗外景色。

 

與Thierry同機返港的好友,一齊確診,其另一半同樣被送到隔離營,陳斯允約定每朝十一時齊齊開zoom做瑜伽互相支持,好友事後將這些難忘的情景畫成漫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