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門裏門外 2020 年 05 月 28 日

楊立門

楊立門,前政府常任秘書長,現任商會行政總裁、歌手及作家。

教育指揮棒

在教育體制內,公開考試是檢驗和回饋教與學的成效的最重要工具。考試的範圍離不開課程本身,理論上是「教甚麼,考甚麼」,但因為考試成績主宰着學生的升學和就業前途,它可以反過來主導教與學,變成「考甚麼,教甚麼」。這現象在教育理論中叫「backwash effect」。教師和學生為了揣測試題,都會參考過往的考卷,看哪些是熱門課題,用哪種模式出題,或要求學生怎樣回答,教師便會「因試施教」,考試在不知不覺間變成了教育的「指揮棒」。
一位曾任教通識科的朋友說,引進這個學科的初期,不見有太多負面批評,但不知何時開始,中學文憑試的通識科考試,差不多每年都出現帶政治成分的試題。不難想像,在這支「指揮棒」下,政治成為了通識科一個重要的攻堅課題。通識科沒有固定範圍或教科書,老師的自由度極大,他們選取怎樣的教材,怎樣引導學生理解政治事件,至關重要。政治是社會重要一環,教導學生正確認識政治本無不妥,但當我們驚見有通識科老師在網上散播仇恨、全港最大的教師組織抱持極鮮明的政治立場,連教育大學(專門訓練教師)的教授也在電台發表無事實根據的仇警言論,叫我們怎能相信通識科的老師們,都可以不偏不倚、客觀中立地向中學生教授這個科目呢?

教育局局長楊潤雄要求取消應屆文憑試歷史科一條涉中日關係的必答題。

 


說到今年歷史科考試那條富爭議性的問題(是否同意一九○○至一九四五年日本為中國帶來利多於弊),也須從這個backwash的角度審視。聽說這試題的評分準則,是能答出在那段時間日本為中國帶來某些好處便能得分。若真這樣,以後的歷史科老師便會引導學生就一些歷史上早有公論的大災難,挖空心思去找些好處出來,例如八國聯軍對中國的好處,甚至納粹大屠殺對猶太人的好處等等。這樣教和學歷史,不是很扭曲嗎?據本周刋報道,考評局內負責文憑試歷史科工作的官員近年發表過「仇中」言論,並曾說「沒有日本侵華,哪有新中國」,不是和這條試題很契合嗎?興許不少在社交平台追隨他言論的老師學生,早已「貼」中這條題目了。
有教育界的人抖出史料,說毛澤東也曾不止一次感謝日本侵華,共產黨才可以奪取天下,所以這試題不是沒有討論空間啊。難道毛澤東真的認為日本侵華,目的是要幫助共產黨取得政權,而不是想佔領中國?共產黨要感謝日本的話,為何不讓日軍長驅直進,而要與他們經年苦戰,犧牲無數?若毛在七○年代接見日本訪問團時說了這樣一句風涼話,也可用來作為歷史辯證,我真的無言以對了。
話雖如此,我卻不贊成把這條試題取消。學生是無辜的,調整分數技術上雖可行,對個別學生難免有不公,會為當局帶來不必要的怨憤和申訴。政府應做的是怎樣在制度上避免同類事情發生,例如動用《考試及評核局條例》下的權力,委任教育局的官員參與個別科目的擬題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