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峰」「波」情未了馮素波 2020 年 05 月 23 日

馮素波

馮素波,三歲加入娛樂圈,今年七十六歲,伶歌影視工作皆涉獵,看盡圈中人事起落,繁華滄桑。

我的兒時往事(二)

小時候的我是甚麼模樣的?三叔這樣形容:「肥嘟嘟、眼睛大大,可愛到咬你的肉也不哭,還在笑呢!」但是,三叔聞到我的頭部傳出難受氣味,所以,他試圖為我脫帽,誰知一扯帽子,我馬上哭到很淒厲,哭至幾乎斷氣的樣子。
不過,三叔仍然沉着氣,逐點逐點揭開我頭上的帽子。嘩!原來我全個頭都是爛肉,又膿又血的,臭味熏天。這一發現,三叔不准蘇嫂再用帽子掩蓋我爛頭的事,他買了當時巿值一元的「咖士咩」香梘為我洗頭,原來除頭部有膿血,我身體所有「坳位」都是爛肉。三叔平時也只用「粗」梘洗澡、洗頭,但卻用當其時被視作最矜貴的外國番梘為我洗頭、洗身,那怕我痛得叫天叫地大哭,也堅持親自為我清潔。
為我洗完頭和身之後,三叔又以鄉下人用作「消毒」的「灰錳氧」開水為我洗滌傷口。在三叔悉心療治下,我的爛肉漸漸痊癒,皮膚還長得白白滑滑,整天笑口常開,劇團每個人都疼我,因為是父母親第一個活下來的孩子,父親非常疼錫我。

相中人便是非常疼愛我的三叔。

 

童年時,我是一個可愛的小女孩。

 


最令父親難忘的是,小時候的我經常瀨尿,父母教我很多次,要小便的話,便叫大人帶進廁所,但不能瀨尿;可是,我總是重蹈覆轍。後來,父親想到一條妙計,我每次瀨尿,他便綁着我雙手,要我赤着身體,拖着我在田間「遊刑」體罰。我記得父親說是那個鄉下名「南朗」,他以為我會怕醜,會改過不再瀨尿,誰知我太聰明,沿途上不但沒有因怕醜而哭泣,反而見到路邊的人看着自己「遊刑」時,還會對圍觀者說﹕「你們不要瀨尿呀,如果唔係,你哋會跟我一樣,被爸爸綁住手遊刑。」弄得我父親笑到喘不過氣。
三叔還告訴我,在我兩歲多的時候,每日都走去他住的屋子,那屋子有一條門檻,我坐在門檻上,一直數說家中成員的名字,就是不數「三叔」。有一天,三叔跟我開玩笑說:「下次你若不數『三叔』,以後不准你過來坐門檻。」
到了翌日,一早我又走去坐在他家門檻上,第一句便很大聲地叫:「三叔。」惹得三叔笑到喘不過氣來,也成了他一生難忘的情境。
想想這個畫面,絕對肯定,小時候的我,一定是個很可愛的小傢伙。